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开心的心开师父——与东林寺护生会一起放生(配图)___《虚空放生》系列20

                                                                    
                                                              ——龙树初发心

2011年3月2日,农历正月28,地藏斋。上午接到一外地电话,号码显示是江西九江,开始以为是外地师兄打来咨询放生事宜,只是有点诧异,因为我手机号外界知之甚少。电话接通,对方自称是东林寺护生会,不由肃然起敬……

净土祖庭东林寺护生会,成立于2005年观音菩萨成道日,由大安法师发心创建,几年来秉承佛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精神,实践净业三福之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外解众生于倒悬,内消虚妄之贪嗔,足迹遍及全国各地,法音散播四面八方,解救物命上亿条,放生善款数千万,德被苍生,人神共钦,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放生护生组织,更是末法时期无数苦难众生的最后依祜!

与净宗祖庭东林寺结缘始于2009年底,当时东林寺《净土》杂志编辑觉民居士与我联系,希望采用《虚空放生》系列文章“天鹅的眼泪,像珍珠一样”一文。《净土》杂志由大安法师主编,东林寺净土文化研究学会编印,是第一本全面介绍推广净土法门的刊物,在国内外佛教界享有很高声誉,我当然完全同意并深感荣幸,后该文发表在《净土》2010年第三期(69页)。东林寺护生会法师们的放生理念与我们非常一致,后来觉民居士更亲自到山东淄博对拔众生苦放生会做了实地采访,准备适当时候连续报道。

2011年三月,东林护生会准备来山东巡回放生,经觉民居士介绍,护生会会长心开法师找到我,联系到淄博放生事宜。电话中心开法师听起来很年轻,语气谦虚,声音清越,还没见面就让人顿生亲近之感,最后商定3月4日在淄博大放生。

3月3日下午四点,心开法师一行抵达淄博,因为路上堵车,接站时以迟到十几分钟,一到车站广场,透过车窗望去,只见三位僧人已在那里等候,其中一人身材瘦高,肩背挺拔,面容清秀,神色泰然,一袭黄色僧袍,在熙攘人群中卓然而立,矫矫不群,躁动的人流和嘈杂的环境仿佛因他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不问便知,此人定是心开法师了。

赶紧上前接过行李,寒暄几句后带师父们到达慈音念佛堂,随行的还有东林寺德愿法师、圣解法师和一位北京张居士。德愿法师祖籍东北,长相敦厚,不苟言笑,圣解法师则是我们山东老乡,菏泽市人,性情开朗,说话风趣,又是老乡,几句家乡话一说,气氛融洽不少,三位师父都是言行谦和,态度严谨,一见面就让人领略了东林寺的高峻门风,不愧是千年古刹,净土祖庭!张居士正在东林寺实习出家,三个月后将正式剃度,修行之精严比三位师父有过之而无不及,心开法师对其甚为倚重,此次放生专门带他随行。

一见念佛堂善学法师,张居士立即跪拜顶礼,神态恭敬,不由让我大感惭愧,因为我自己还没向三位远道而来的师父顶礼,对三宝的恭敬心未免大大不够……简单参观佛堂后,送三位师父到宾馆下榻,宾馆经理也是虔诚佛弟子,一切费用全免,当晚并设精美素宴为师父们洗尘。

席间,心开法师大概介绍了东林护生会近年来放生护生的情况,从2006年三次前往河南商丘艾滋病村看望艾滋病人,组织他们集体念佛并给予补助,到2008年深入四川汶川地震灾区第一线救灾,到 2009年在辽宁省大石桥市南楼镇西江屠宰场内救下38头待宰老牛(为救老牛,东林寺师父不惜向屠宰户下跪),再到2010与亚洲动物基金合作赴山东一家养熊场拯救数十头取胆汁黑熊……

我则将拔众生苦放生会的缘起和现状向师父们做了汇报,其实我们的宗旨完全一致,都是力行并大力宣传推广戒杀放生,吃素念佛,度化无量众生往生极乐世界!就发展程度而言,东林寺是净土祖庭,国内外随喜放生的善款众多,所以他们实际放生的数量要远远大于我们。但从宣传推广角度看,我们则走的更远。放生会编印的《戒杀放生》、《虚空放生》等善书已达50万册,流通全国各地,广受欢迎,供不应求,所到之处带动无数人开始戒杀放生,进入佛门;网络宣传方面,我们创办的“拔众生苦放生网”和“龙树初发心的博客”发展迅速,影响所及早已远达海外,截至目前世界各地已有近20个国家的海外佛子随喜过我们的放生和助印善书;我撰写的《虚空放生》系列文章更是通过善书和网络广为传播,使无数佛子知道了放生功德,明确了放生意义,消除了放生疑问,坚定了放生信心,在各地掀起了一股戒杀放生热潮……

心开法师对我们的善行很是随喜,并表示他们也想编辑一本关于放生的善书,只是缺乏资料也缺少这方面的僧才,须知编辑一本成功的善书需要方方面面因缘具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说明天立马给您发两包书,如果需要其中的资料尽管用,其实之前早有江西居士发心将书放到东林寺流通,只是师父常年在外放生没有注意而已……

心开法师1976年生人,祖籍浙江温州,江浙男子多数个头不高,他却是个例外,身高足有一米八以上,挺拔瘦削,再加上皮肤白皙,眉目清矍,说话声音极富磁性,可以说是典型的南方帅哥,而且是超级帅哥!本来不管男女,只要太过俊秀,就不免容易让人产生情执,但心开法师却是满脸肃穆,满目慈悲,沉静如山岳,大悲若观音,尤其是头上清清楚楚的12点戒巴,更是让人只感亲切仰慕,而没有丝毫贪着之念。心开法师的头型是典型的鹅蛋型,所以虽然是光头濯濯,却让人感觉难以名状的高贵,说不出来的帅!不由想起曾经一起放过生的密宗大德索达吉堪布,堪布给人的感觉除了庄严肃穆,还有深深的敬畏,其眼神仿佛可以洞彻人的心肺,而心开法师却让人感觉莫名的亲切,坐在他身边很想摸摸他的黄色僧袍,又很想全心全意的为他做点什么……

吃罢晚饭,送师父回房间继续深谈,对这样一位帅哥怎会断欲出家不免大感兴味,心开法师恒顺众生,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家庭情况和出家因缘。师父年轻时患有严重神经衰弱,经常心情烦躁,彻夜难眠,某日偶然随朋友去附近一寺庙散心,寺僧观其宿有佛缘便相赠一本《无量寿经注解》,师父回家后信手翻阅,顿觉眼前一亮,仿佛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更令他惊奇的是,因为神经衰弱,之前任何书他都看不进去,总是翻几页就心烦意乱,扔在一边,然而这本佛经注解他一路看来非但没有任何烦躁,一口气看完之后反而倍感轻松,身心舒泰,对极乐世界的向往油然生……

以此因缘,心开法师渐生出家修行之意,以后除了遍读佛经更参访了很多寺院。忽一日,造访净土祖庭东林寺,一进山门,顿生回家之感,前生后世如同一瞬,烦扰俗事尘念尽消,就此决定削发为僧,出家修行!也许确是宿缘深厚,出家后师父持戒精严,修行精进,一心求生极乐世界,再加上文化水平高,口才便给,办事勤恳,因此深受东林寺主持大安法师信任和器重,先后担任过东林寺寺斋堂“典座”(餐饮部主管)、东林大佛工程财务总监等要职,后来心开法师有感于末法时期杀业如山,导致天灾人祸不断,众生苦不堪言,于是发大愿力行放生,解救物命,以期解众生于倒悬,消灾难于无形,同时也因为不愿再过多接触钱财,于是要求调到东林护生会专门放生!

从此开始奔波各地,日夜操劳的放生生涯……

2011年3月4日,阴历正月三十,地藏斋。一大早,放生会十几位居士便和东林护生会一行就来到本地海盛水产批发市场,随缘购买泥鳅1031斤,七斤大甲鱼320只,大闸蟹30斤,各种鸟类1093只,獾4只,野猫2只,野狸1只,善款共计186003元。心开法师提议现场念诵放生仪轨,为物命做皈依,因为此次虽然救命不少,但相比市场内成万上亿正在或即将被屠戮的生灵,仅只是九牛一毛!而现场做仪轨,授三皈,整个市场的亿万生灵都会沾到法益!我完全赞同,因为放生会每次购买物命后多数也是在市场内念诵仪轨,以利益更多众生!(如果条件允许,希望各地放生组织和个人都在市场就地做放生仪轨,功德无量!

于是开始到处借桌子,来摆放菩萨像和香炉,找了一圈也没借着,最后卖泥鳅的老板提供了一个装鱼的大红塑料箱,上面盖一块泡沫板,放上佛像,燃起檀香,一个简单的香案就做成了(见图)。陈设虽然简陋,法会却是一丝不苟,所有居士站列两排,圣解法师敲木鱼,德愿法师击引磬,心开法师唱念仪轨,从开始的祈请观世音菩萨到最后环绕物命洒净,整个过程秩序井然,庄严肃穆……

念到“请圣”一段时,心开法师在佛像前虔诚跪拜,为苦难众生祈请诸佛菩萨加持,当真是悲天悯人,大慈大悲……那一瞬间,他身上散发出的大悲心的气息仿佛扑面而来,穿越时空,充满整个虚空法界……

市场上的屠宰业户,贩夫走卒听说有“和尚做法事”,都纷纷赶来看热闹,整个法会现场足足围了上百人,和所有物命一起听闻佛法,皈依三宝……此时更明白了心开法师要在现场做仪轨的用心……

这些以杀生为业的屠户可说个个都是杀业如山,而且因造重业故终其一生都极难有听经闻法的机会,他们命终之后的去向当然也不问可知……然而通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缘,他们得以皈依清净三宝,相续中种下解脱种子后,解脱轮回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做完仪轨后,三位师父又将随身携带的佛法善书、念珠佛像等亲自分发给现场众人,很快就被哄抢一空……

法会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因为正处“两会期间”,空气紧张,而现场聚众太多,附近派出所民警闻讯后立即赶来过问,作为“地头蛇”,我赶紧上前说明情况,警察一看确实没什么违法行为,随即撤走,我松了口气,转头看看心开法师,依旧在专注唱念,对周围一切恍若未见……

做完仪轨,众人上车,拉着物命一起直奔一百公里以外的“商厦放生湖”。未出正月,天气依旧冷冽,前几天又刚下过一场小雪,车行渐远,进入深山,路上积雪未净,好几个地方车辆打滑需要几个人下来推才能通过,沿着盘山公路走了近两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这是一片高原平湖,夹在两山之间,面积虽然不大,但湖水深达几十米,容量却不小。因为地势很高,所以没有任何污染,水质清澈,几可见底,夏天经常可见“桃花水母”游弋其中,这种水母对水质要求极高,在全国多数水域已极为罕见。

本地某大型商业集团老总也是虔诚佛子,对放生一直很支持,有感于现代社会很难找到合适安全的放生地点,于是出面将这篇湖泊承包下来,承包期50年,专门用于放生,名字就叫“放生湖”!放生湖边盖有宿舍食堂,排有专人负责管理,湖边设有摄像头,24小时监控,以防有人前来捕鱼,因此水族们到了此地,尽可安享天年,绝无笼网捕捞之忧。

(有师兄曾在我们网站和博客留言,对我们放生预告中说明放生地点而且每次放生数量巨大表示质疑,问会不会招来捕猎者?在此一并说明:一、我们是最专业的,最负责的放生组织,之一!哈哈,谦虚点。二、您从网站上看到的每次放生明细只是简单的几行字:物命种类、数量、善款数额、照片视频等,但在这些简单的明细背后,您知道有多少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师兄在幕后长年累月,默默无闻地护持吗?!比如说完全义务提供这片放生湖的老板,比如说所有任劳任怨出钱、出力、出车、出时间参加放生师兄,等等等等……所以既然敢公布放生地点,就说明这个地点是安全的;既然参与我们的善行,就尽管放心!我们对放生各个环节考虑之细致要远远超出您的想象!)

深山之中,气温很低,湖面还结着一层厚厚寒冰,几位壮年居士抡镐挥锤,很快破出一块两平米左右的冰面,将泥鳅、大鳖、螃蟹等水族倒入其中,隔着冰层看不到它们的反应,但从血腥遍布的市场地狱“移民”到水质清澈的放生湖天堂,它们的欣喜一定可想而之……放完水族,继续沿着山沟深入其中(这一整片山地都已被承包下来专做放生之用),找合适位置将所有鸟儿放掉,最后放獾(关于放獾情况,详见拙作《无辜的獾》),心开法师虽然放过多种物类,但獾还是第一次见,更是第一次放。眼看着这些小兽四处飞窜,逃出生天,大感兴味又欢喜无限……

回程天色已黑,吃过晚饭,我想让师父们休息一晚,次日再启程到下一站寿光市放生,但心开师父不放心,坚持连夜赶往寿光,提前了解一下情况,跟那边师兄将一应事宜谈好,明天一早就去买物命。别的事他很恒顺众生,但关于放生却有点“固执己见”,用他的话说:“我们不是出来玩的,是出来救命的!”只得由他,紧急征用本地张居士的商务舱(张居士将车加满油最快速度送了过来),一行七人,连夜赶往寿光市。

寿光市联系人小李年纪不大,放生却很精进(目前各地很多年轻人开始修学佛法,很是令人欣喜),初相识是在2010年某日,他打电话来说已经在网上看我的放生文章很长时间了,那几天他们单位组织旅游,他却想趁这几天功夫来淄博跟我放生,而且要求非常强烈,非要在淄博住一个星期,天天跟我放!因为是初次接触而且他对放生的态度太过迫切,怕他着魔就没让他来,后来数次接触逐渐熟悉,对他也越来越了解,才发现这个小伙其实真的修行很精进,办事也很得体,可堪重用!目前拔众生苦放生网“站务管理”版块版主“饮水思源”就是他!

连夜开车赶到寿光,和小李见面后定好次日放生种种细节,到宾馆房间时已是午夜,大家都很疲惫,次日凌晨四点还要早起去市场买物命,心开法师问我能不能起得来?我说够呛!果然,第二天睁开眼时已是早晨七点多,爬起来转一圈,心开师父不到四点已经跟小李他们走了多时了!

2011年3月5日,阴历二月初一,地藏斋。上午十点,寿光弥河河畔。

弥河古称“巨洋水”,发源于沂山天齐湾,全长206公里。河道蜿蜒曲折,先流向西,折而北,又转东北向,经临朐、青州、寿光三县市,至央子港口,流入渤海湾。民间谚语云“弥河九曲十八弯”,又谓“临朐至九山,弥河过九遍”,弥水水流湍急,水质尚好,比较适合放生。

寿光同修听说庐山东林寺的师父前来放生,都纷纷赶来一睹净土祖庭高僧的风采,法会足有数百人参加。心开法师看来也见惯了大场面,当众侃侃而谈,为众生广做法布施。放生物命包括鲤鱼、泥鳅、鳖龟等各种水族,几百人一起上阵抢着干,很快放完,整个过程非常顺利,圆满结束。

初春时节,弥河两岸一片静谧,空气还有些冷冽,但草木已经微有绿色,阳光明艳,环境宜人,期间心开法师在河边一片草地上双腿盘坐,幡然入定……仙风道骨,宝相庄严……恍若唐玄奘重生,又如观世音再来……那一刻,时空仿佛瞬间定格……(见图)

下午三点,继续兼程赶往第三站烟台,到达时已是晚上八点,此时北京两位师兄也赶到和我们会合,住一晚后次日在烟台某水库放生,正值密宗宁玛派昂江扎西活佛也在当地传法,两位师父一起主持放生法会,显密结合,别具特色。

因为师父行程安排很紧,当天下午我们又马不停蹄从烟台赶往青岛,准备次日的海上大放生。那天是周日,第二天我得老老实实回单位上班了,所以无法参加青岛和再下一站聊城的放生,将师父们放在青岛高速路口等青岛师兄来接,我们则准备掉头赶回淄博。连续几日朝夕相处,已经和师父们建立了深厚感情,临别之际,不胜依依……

放生会摄影“阿诺”的单位领导是位大老板,佛弟子,也是位大善知识,对放生会一直很支持,出钱出力不说,还外带出人!阿诺领着他的薪水,干的却是我的活,小姑娘很想跟着师父们再放几天,我便替她请好了假,一来多跟师父们接触,有助修行。二来,下一步我们也准备到沿海城市放海鲜,让她在青岛跟着放一次先探探路,积累积累经验。

临行之前,圣解、德愿两位师父分别对我嘱咐一番:“除了利益众生,广做功德,还得严格持戒,闻思修心……”,其意殷殷,倍觉温暖……心开法师仍是一贯的淡定,只说让我放心把阿诺交给他,一定会照顾好她,如果她愿意,跟着回东林寺都行……再就是随时欢迎我去东林寺念佛,东林寺长年打佛七,保证去了就跟到家一样!最后突然说:“东林护生会很缺善写会干,能组织能策划又懂网络的僧才,你有没有兴趣出家?”闻听此言,不禁愕然,笑着对师父说:“让您失望了,福报不够,暂时还办不了这业务,哈哈……”

大笑声中,依依而别……

本次山东巡回放生,连续三天,辗转淄博、寿光、烟台、青岛四地,行程一千多公里,除了放生,就是赶路,拼最后一丝力气回到家,往床上一倒,只觉四肢百骸,精疲力尽,很快便沉沉睡去……

与东林护生会别后,因为诸般杂事纷扰,写此文时已是五月中旬,回想此次三地放生,期间经历趣事很多,颇堪玩味:

一、关于心开法师

1、因为与心开法师一见如故,颇为仰慕,到寿光当晚,便单独拉师父到一房间想皈依他。因为2006年索达吉堪布来淄博放生时曾皈依过他老人家,堪布可以说是密宗放生第一,而东林护生会无疑是显宗放生第一,两位师父都皈依一遍,也是人生乐事之一。心开师父对居士们一贯慈悲,有求必应,没想到这次却婉言拒绝。他说自己修行尚浅,还没资格接受别人皈依,真想皈依还是到东林寺皈依大安法师,大安法师德高望重,是真正的三宝福田,虽然远隔千里但言下对大安法师极为恭敬!

看看所求不成,也无计可使,只得掏出几千块钱想供养师父,没想到这位老大说:“我们都持金钱戒,不摸钱,心意领了,钱不能收!”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客气,没想到推搡再三,往他口袋里硬塞了几回,仍是坚决不收,钱最后还是没送出去,此时才相信他是真的持金钱戒,绝不会为钞票所动的!

当下大为折服,五体投地,对东林寺师父们的敬仰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因为学佛十余年,见过显宗密宗出家师父无数,心开法师是第一个不接受钱财供养的僧人!

心开法师曾数次去海城大悲寺与妙祥老法师一起放生,对老法师和大悲寺僧众持戒精严,虔修苦行十分赞叹,其实天下的真修道场和真修佛子都是一样!

2、庐山东林寺是净土祖庭,在海内外佛教界享有盛誉,因此世界各地随喜放生的善款源源不断,仅2010年一年,东林护生会放生各种物命的善款就达600万元。尽管“救命不差钱”,但师父们对善款的使用却是十分谨慎,百分负责,有时甚至到了让人难以理解的程度!在寿光放生时,因为不能随身携带大量现金,所以要去当地银行现提,师父问我能不能找个当地的工行卡,我问干嘛?

他说他的卡是外地的,跨省提现要交手续费,最好将钱从他的卡转帐到当地的卡上再提,可以省下十几元手续费,还能多放点物命!当时眼就湿了,这就是东林寺的出家师父,一年过手善款几百万,为了省十几元手续费,还要大费周章借别人的银行卡!

我说师父咱别麻烦了,手续费我出,而且再出一部分放生款。师父说这不是谁出的事,因果不虚,取舍谨慎,来自十方的善款每一分钱都是一份慈悲心,能省一分算一分啊!

淄博站放生时,心开师父就一再问我“秤”的事,据他的经验,很多卖物命的业户都会在秤上做手脚,尤其是售价很低的时候!我说这个你放心,关于秤的问题,我们也有大量经验,在《戒杀放生》一书中,我还专门用了一个章节揭露各种缺斤少两的伎俩和对治办法。买物命过程中,看到我们这方面很小心,师父才放了心。

寿光站放生时,心开法师大清早跟小李一起去买物命,当时鲤鱼要五块多一斤,师父提出用我们自己的秤称,鱼贩子马上将价格提到了六块多!最后还是把鱼拉到现场,用我们自己的秤过了秤,少花了不少冤枉钱!烟台一站,师父跟当地师兄提出最好我们自己买秤称量物命,他们感觉很惊奇,因为时间仓促没能成办,但因为不放心,烟台站放的物命是最少的!

本来自认为拔众生苦放生会的放生就是最专业最认真的了,没想到东林护生会在各个细节上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3、到达烟台当晚,烟台居士安排我们和昂江扎西活佛住一个酒店,听说有密宗活佛在,心开法师放下行李后顾不上休息,先去参见。尽管活佛比他年轻许多,但一见面师父还是先给活佛磕头顶礼,态度非常谦恭!对出家师父这样,对在家居士同样如此,师父对身边所有居士的态度都很谦和,几乎有求必应!在寿光站时,他把身上带着的三串佛珠都送给了我们,还有位居士没分着,因为佛珠质量很好,又是心开法师亲自送的,不免大为遗憾,过后也就忘了,没想到第二天师父把行李包翻了一遍又找出几串而且专门给那位居士送到手里!感动得他不知说什么好……

师父说:“出家人的生活靠十方居士供养,所以对所有居士都要心存感恩,否则就不是佛弟子了……”他说得好,做得更好!

4、初春时节,师父身上还穿着厚僧袍,前襟上打着的两块补丁非常醒目,不但一点不显寒酸,看上去反而更帅!其实他的生活很简单,在庙里时晚十点前睡觉,早四点前起来做早课,日中一食,其他时间就是念佛、做佛事。出来放生,为了恒顺众生,为众生种福田,也会接受居士供斋等。南方人喜欢吃米饭,每次吃完,师父都要往碗里倒点水,连同里面的米粒一起喝下,一粒不剩,惜福到极点!我座在旁边看着,不由大感惭愧,也不得不赶紧将碗里的剩饭再吃一点……

心开法师祖籍温州,家境殷实,排行老小,哥姐都已移民欧洲,如果不出家其实是典型的富二代,但就是这样一位既帅又多金的青年才俊,现在却穿着补丁衣服,一天吃一顿素饭,完全远离花花世界,过着节俭朴实的生活,而且甘之如饴,乐在其中!

后来跟其他师兄谈及此事,大家都很感慨,多数人,尤其像我们这样的,越是手里没几个钱,却越是蝇营狗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越是像师父那样不愁钱财的却越能看破放下,一心向道,潇洒自如……

难舍能舍,难忍能忍,真大丈夫也!

宁不愧煞我等乎?……

(从青岛回淄博路上,老婆很郑重地要跟我谈一谈,我问谈什么?她说跟心开师父呆了几天你觉得自己身上有没有需要反省的地方?我问怎么了?她狠狠地说:“怎么了?浪费!你想想你平时是怎么浪费的?!”想想也是,平时除了衣食住行不够节俭外,很多生活细节也很浪费,比如用水,我喜欢水流大大的,用着过瘾;比如用电,我喜欢晚上家里亮堂堂的,所以所有灯都要打到最亮,为这老婆没少跟我吵,我就是不改,有时急了还训她一顿,看看人家心开师父,想想自己确实做得不对,于是向老婆承认错误,发誓一定痛改前非,她这才有了笑脸……)

5、在寿光时,我问师父有没有存储我的手机号?他说还没来得及,我说那赶紧存,以后给你打电话别再忘了我是谁!他便一边问我名字一边往手机里输,当时他嘴里重复着我的姓名,感觉好亲切……仿佛前世就这样叫过我似的……

师父的手机号最后四位数是5544,我说这号码也太不吉利了吧,不行换一个,没成想这哥们说:“印光法师教导我们‘但将一个死字,贴到额头上,挂到眉毛上’,时时观想,才能看破放下,修行解脱,我用这个号码也是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听得我目瞪口呆,心中只有一句“I服了YOU!”……

五体投地,甘拜下风!

6、此次山东巡回大放生,我只参与了其中淄博、青岛、烟台三站,三天之内,马不停蹄,长途跋涉一千多公里,虽然没开车,但光坐在车上三天下来也累得浑身散架,回家后好几天才休息过来。而心开法师却是长年累月在全国各地奔波劳碌,广度众生,其工作强度和劳累程度可想而之!

从山东放完回东林寺呆了两天,法师一行八人又接着赶往海口和三亚放生大海龟等水族,行前他打来电话,问我海口和三亚有没有放生如法又有经验的居士,我向他推荐了海口潘师兄和三亚日日放生组的陈师兄,据后来的反馈两地放生都很圆满……

因为长年奔波劳碌,心开法师的身形十分瘦削,身体也不太好,但就是那样一具瘦削的躯体中却蕴含着无穷的力量,无尽的悲心……

从烟台赶往青岛的路上,说起要写一篇关于心开法师的文章,师父一听,连连摆手,说千万不要写我,千万不要……写此文章之前又专门给他打电话,想问他一些更详细的个人情况,没想到师父竟然说:“真的别写我,拜托你了……”(莫非传说中的真修行人都是这么低调?!)当时虽然嘴里说好的好的,但还是写完了这篇文章,虽然对师父没有信守承诺,但只要能利益众生我想师父也不会真的怪罪……

将一个堪为世范的出家师父的言行写出来为所有行人做个榜样,又有什么错呢?!

其实关于师父的细节还有很多,因为他的坚持,只能写这么多……

心开师父,不要太谦虚奥……

二、关于圣解法师、德愿法师和小张居士

到寿光当晚,我咽炎发作,咳个不停,圣解法师叫我去他房间,变戏法似地从包里掏出了4个罗汉果,象小西红柿那么大,这是我第一次见罗汉果!师父说那是他去广西放生时当地居士供养的,泡水喝治咳嗦很灵验,他一直没舍得用,现在随行的的居士一人发一个!谢过师父,赶紧泡上,“农夫山泉,味道有点甜”,疗效管然不错,咳嗽很快轻了许多!

从点滴细微处,时刻不忘利益苦难众生,这就是东林寺的出家师父!

到烟台时因为天已很晚,和当地来接的师兄通了数个电话,就是找不到约好的地点,不免有些心浮气躁,双方说话的语气都有点烦躁。最后终于接上头,然后一起去酒店,那位女师兄说正好她们的上师昂江扎西活佛也住在那里,大家可以去拜见一下,为了缓和气氛,我随口问了一句:“师兄你是修密宗的?”没想到这姐们劈头盖脸就训了我一顿:“什么密宗显宗,不都是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分那么清干嘛?”等等等等,好一顿上课,听得我目瞪口呆,脾气皆无……大概她认为我跟着东林寺师父来,肯定是修净土的,可能对密宗有偏见,其实多年以前我就修学过很多密宗法们,皈依密宗上师无数,其中索达吉堪布正是让我发愿终生放生的直接源泉,我又怎会误解密宗呢?!

莫名其妙挨了一顿训,虽然很不爽,主要是太无辜,但师父们在身边,为了保持形象也不便发作,身边的阿诺却有点愤愤不平,嘴里小声咕哝道:“也不打听打听龙树初发心是谁……”

当晚睡前,德愿法师见我还是有些不快,便说:“学佛怎么修忍辱?就是在平时的生活细节上,这点小事过不去还能修行吗?再说能忍辱才能增福报,你应该感谢那位女居士才对……”说的我讪笑几声,这才释然……

从点滴细微处,时刻不忘教化刚强众生,这也是东林寺的出家师父!

东林护生会的小张居士,当时正处在出家考验期,三个月后就将正式剃度。他刚满三十岁,北京人,戴副小眼镜,一口地道的京片子,很好听。小张的家境也不错,但在一位善知识的接引下,其宿世因缘成熟,还是下定决心出家为僧!这次跟着心开法师出来是专门学习放生经验的,他随身带了个小本,没事就不停的记笔记,异常认真。小张负责填写放生明细表,东林护生会的“放生明细表”是打印的,一张小纸,但上面的明细项目却很清楚,包括物命种类、数量、单价、总钱数、大小写等等,跟我们每次发在网站和博客上的放生明细差不多,但更详细。

每到一地放完生后,小张都会认真地把表填好,并由当地的居士签字确认,回寺后报账。

旅途之中说起出家感受,三位师父异口同声:“唯一的遗憾就是出家太晚了!”问他们真的有那么好吗?心开师父说:“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从点滴细微处,时刻不忘接引沉溺众生,这还是东林寺的出家师父!

近日跟师父通电话,他说护生会原来管网站的王居士刚刚也出家了,让我推荐这方面的人才接替,很是纳闷,难道周围的人都出家了?!据说很多东林寺的常住居士后来都出家了,海城大悲寺也一样,前一阵放生会的“鹿野苑”师兄去大悲寺干了一周义工,据他说,很多师父见到居士到会问:“准备出家了吗?”

前天跟放生会会长常净法师吃饭,师父也说:看看现在的自己,看哪哪好,没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出家真好!旁边一位师兄逗我说:“要不你也出家吧,以您龙树初发心的号召力,肯定徒弟众多!”我说:“可别,我老婆得杀了我……”

其实还是福报不够,贪欲未除啊,好在还在做点真实利益众生之事,聊以自慰……

三、放生过程中遇到的居士

此次放生过程中遇见很多居士,形形色色,也很有趣。像上文提到烟台训我的女居士,在他们那个圈里是大姐大,后来放生过程中我们两个没再说话,这姐们对师父比较恭敬,但对我们这些随行居士却几乎没拿正眼看过,哥们也只好敬而远之……

现实中这样的师兄不在少数,对出家人十分恭敬,对同修居士却很冷漠,其实已经离道远矣!当然,我自己这方面做得更差,我慢心越来越炽盛,恭敬心越来越淡薄……以人为镜,改正自己吧……

同样在烟台,放生那天现场很热闹,到了数百人,干活的很多,我闲来无事就站在水库边看风景,老婆突然过来叫说有人想见我,过去一看,也是位大姐。她见我老婆总跟师父们在一起,便随口问是不是东林寺来的?老婆说不是,我们是淄博的。大姐立即问:“淄博有位龙树初发心师父,听说过吗?”老婆说:“不但听说,还很熟,他也不是师父,站在那边的就是。”大姐竟然很激动,说我能见见吗?老婆于是过来喊我,走到近前,她开始有点错愕,大概看我既非出家师父,也不怎么仙风道骨,反而两手揣兜,晃晃悠悠,很难相信此人就是传说中的龙树初发心……

聊了两句确认后,却竟然要给我磕头顶礼,吓了一跳,赶紧拉住,还是硬给我鞠了好几个躬才罢休!据她说,《戒杀放生》一书在烟台流传很广,很多居士都是流着眼泪看完的,今天能来参加放生就是受那本书的影响,看完之后他们全家不但开始放生,而且都不再吃肉,她老公爱好钓鱼多年,怎么说都不听,看了里面钓鱼恶报的故事,再也不敢钓鱼了!说完她又很兴奋地叫了其他几个同伴过来,听说是《戒杀放生》的作者,其中一位戴眼镜的年轻姑娘也很兴奋,她说拿到《虚空放生》后,她从九点开始看,越看越过瘾,一直到凌晨两点才一口气看完,看得眼泪哗哗的,第二天早早起来就去海边买命放生,已经放了好几个月了!并且曾两次汇款助印我们的善书……一群人叽叽喳喳,都夸我编印流通了这么好的善书,救命无数,功德无量!

同样是烟台居士,之前还被人训的狗血喷头,转眼间又大受表扬,好评如潮,我一下还真适应不了,随口敷衍几句,赶紧躲上车,过了好一会放生快结束了,一回头那位大姐还在看着我,满脸仰慕……赶紧转过头来,不敢再看她……其实自己到底修行如何,心中绝对有数,面对这些诚挚的面孔,尤其是那些对佛法仍怀有极其朴素极其纯净信仰的同修,很多时候我真是相形见愧,无颜以对……

到烟台后,有两位女师兄从北京专门赶来与心开法师会合,她们和师父是老相识,很熟络,其中北京孙居士放生多年,非常专业,在烟台市场买鱼就是她一手操办的。从烟台赶往青岛途中,她和师父聊的很欢,也没怎么注意我们,后来谈起网上有人写了本专业放生的书:《虚空放生》——龙树初发心文集,广为流传,大受欢迎,她们都看过……心开法师扭扭头说,作者那不就在你旁边坐着吗?我也没客气,接话道《虚空放生》就是不才我写的,请多指教!孙师兄操着一口京片子说:“原来你就是作者啊,大名鼎鼎,大名鼎鼎啊……”后来谈了很多,她还给我介绍了一位北京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专家,说以后可以跟她合作做些这方面的工作……分手后又跟孙居士通过一次电话,她邀请我去北京参加一场关于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国际论坛,本来打算去,后来因为琐事未能成行……

从青岛回家的高速路上,车上只有我和老婆两人,她上下左右打量了我半天,笑眯眯地说:“行啊,龙树(身边的人经常这样叫我,简洁),这二年都有粉丝了!”我作得意状道:“那是,你以为呢,也就你拿村长不当干部……”

截至目前,“拔众生苦”系列善书《戒杀放生》、《大悲神咒》、《虚空放生》已印刷五十万册,流通全国所有省份(包括海外),从江南到塞外……从哈尔滨到海南岛……从寺庙家庭到市场监狱……从僧人居士到各行各业……这些善书乘车坐船,翻山越海,随着时间,四处蔓延……

从无数双不知姓名的手中辗转传阅而过……

让无数双渐渐冷漠的眼睛重又流出热泪……

不知道接引了多少众生进入佛门……

不知道挽救了多少生灵免遭屠戮……

仅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还是做了一点真实利益众生之事……

至于些许虚名,我却真是从不在意,甚至畏之如虎!因为稍具正知正见的佛子都明白:名之一字,最易损人福报,本来还有点善报的却往往因为出名而消耗殆尽!尤其是名不符实的情况,非但无益,反足招祸,种种事例,不胜枚举……

幸好“龙树初发心”只是个网名,否则知道的师兄越多,就越够我一受的!

也曾有师兄劝我:只管自己放就行了,没必要把干的事都写出来公诸于众,积阴德才能倍增福报!尽人皆知福报也就没有了!

可是我鞠躬尽瘁去做这一切,为的仅仅只是一点福报而已吗?

可是我即便放光身上所有钱财,就能救遍天下所有苦难众生吗?

在多数世人还不知道杀生恶报和放生利益的情况下,我真的能只管自己戒杀消灾免难吗?

在末法众生杀业如山招感地震战争天灾人祸不断时,我真的能只管自己放生独善其身吗?

大乘佛法,从不考虑私利,只为利益众生!

时值末法,灾难深重,“众生被困厄,无量苦逼身”,所以尽管福薄德浅,依旧当仁不让!

从烟台到青岛路途漫长,也是那天陪心开法师走得最后一程,途中谈起索达吉堪布,他也十分敬仰,说很想有天能去西藏和上师一起放放牦牛,我说我的理想也是怀揣二百万,驱车奔喇荣!谈起放生数量,我说东林护生会每年的放生善款可能没有堪布放的多吧,师父说他们去年放了近六百万,应该比堪布放得要多,而拔众生苦放生会2010年放生善款是东林寺的一半,在民间组织中可能也是数一数二了!师父说除了我们,台湾海涛法师也很推崇放生,放的量也很大,可能是海外第一了!

突发奇想:未来某天,若能将密宗放生第一索达吉堪布,显宗放生第一东林护生会,海外放生第一海涛法师,还有我们拔众生苦放生会,聚在一起放一次史无前例的大生,那才叫快慰平生!

最近一次给心开法师打电话,他正在东林寺,并未在外奔波,电话那头,师父依旧谦和,他说寺内正打佛七,三千人一起打佛七,一天念佛十五个小时,感觉好极了!问我什么时候去,我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暂时休息了,而我从上次正月陪他进山到现在一直未停……

每次进山,眼看着草木丛林一点一点由黄变绿……从寒冬的枯枝败叶到初夏的郁郁苍苍……从三月的春寒陡峭到五月的暖意融融……

就是这样越过春夏秋冬,踏过千山万水……

一直放生下去,永远没有尽头……(全文完)

淄博海盛水产批发市场现场做仪轨


893964526035012066[1].jpg
2011-5-15 20:33

洒净
3339700598672883155[1].jpg
2011-5-15 20:29

心开法师亲自放鸟

798544508930094903[1].jpg
2011-5-15 20:28

山中放獾

3274961354030237142[1].jpg
2011-5-15 20:29

寿光弥河放生现场
1910089191960737491[1].jpg
2011-5-15 20:29

弥河岸边,幡然入定

2333427556932064767[1].jpg
2011-5-15 20:29


烟台放生现场
1460010704200166195[1].jpg
2011-5-15 20:28

烟台放生现场

1983835635858555506[1].jpg
2011-5-15 20:29

显密五位师父合影

1922192615959255662[1].jpg
2011-5-15 20:29


查阅龙树初发心更多文章请登录
   
龙树初发心的网易博客:

http://bazhongshengku.blog.163.com/

拔众生苦放生网:
http://www.bazhongshengku.com/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