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知因识果,走向光明——我的学佛历程

知因识果,走向光明——我的学佛历程


  •  文章来源:《净土》 作者:果标 编辑:心与莲花随

  •   堕胎的果报
      
      我是安徽蚌埠市人,一九九四年结婚时,没有及时办理结婚证和准生证,妻子怀孕三个月时,被迫去医院做了人流。
      
      人流后的第二年,妻子就患上了多种慢性妇科病,痛苦不堪。从那以后,我们一家就不断辗转各大医院,家里中药、西药成堆。几年间,家里的所有收入几乎都送进了医院,但病情却没有明显好转。当时我还没有接触佛法,根本不知道堕胎竟然有如此严重的果报,现在回想起来非常惭愧和后悔。
      
      妻子的病总算治好了,日子渐趋平静。可是不久,妻子又开始生事,每到夜里便提起陈年往事,不断指责和抱怨我与我的家人。说得久了,我就忍耐不住,跟她争论起来,她则哭闹不止,直到天明,弄得我和儿子次日都无精打采。如此连续了十几天后,我再也无法忍受,每到夜晚就在大街上游荡,等天亮以后妻子上班了,再回家睡觉。
      
      大冬天的寒风刺骨难耐,我又舍不得住一晚五六十元的旅馆,网吧有空调,很暖和,通宵只要五元钱,我就在网吧里看电影。渐渐地,我学会了用QQ聊天,认识了许多异性网友,每天在网上和她们打情骂俏,虚度时光。由于好奇心和淫-欲心的驱使,我居然去外地见了网友,并且和她保持了三年的不正当关系。我还结交了一些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损友,学会了去色_情场所,当时不以为耻,反而以此为荣。
      
      有一天,妻子在买菜的路上被一辆车从后面直直地撞倒在地,造成尾椎骨折。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她住院期间,我的母亲也因为脑血栓病发住进了医院。母亲和妻子同时住院,加上处理交通事故事宜,把我逼得焦头烂额,每天疲于奔命。那些在医院来回奔波的日子,对我来说真是人间地狱,苦不堪言。
      
      因果真实不虚,不敢妄为了
      
      二〇一三年四月,偶然得到了一本《心上莲花次第开》,我如获至宝,越看越欢喜,明白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道理,更记住了一个词:因果报应。回想以前种种的厄运,没一件事不在因果之中。流产是极重的恶业,导致妻子得严重的妇科病,家庭经济连续几年陷入困境;流产不仅损害健康,更直接影响夫妻关系,所以病刚治好,妻子的负能量大爆发,对我和我的父母无休止地抱怨,让感情降至冰点,逼得我在家里没办法安生而出轨,她自己则遭遇车祸——正如书中所说,“心中多一分正能量,就多一分福报;多一分负能量,就多一分灾祸”,天天在负能量中打滚的人,哪能不招灾祸?我的出轨与邪淫,更导致这么多年,将家庭生活过得一塌糊涂,麻烦不断。可以说,整个前半生都是稀里糊涂地活着,稀里糊涂地承受果报现前的苦难,几十年的混乱人生,真是不堪回首!
      
      二〇一三年十月八号,我在附近的栖岩寺皈依了三宝。皈依后,我对佛法的认识还是非常肤浅,也没有把佛法落实到生活中。十二月份,我承包的一户新房装修工程完工,业主以质量问题为由,找各种借口克扣三分之一的款项。实际上,他家的造价,是低于市场行情的,这样的价钱只能做出这样的质量,但是他就是以质量为借口,不付钱。后来我想想,在以前的工程中,我也曾多算工料,收了一些不该收的钱。这大概就是佛法说的因果报应吧。想开了,我也就释然了,这都是因果,就当是消业吧。
      
      还有一次,我替业主买了一挂鞭炮,本来是十五元,我却问人家要了二十元,并顺手把钱装在口袋里,等中午吃完饭付钱时,钱却没了,口袋里面有一个洞。生活中种种这样的小事,仔细观察与体会,都能发现因果不虚。从那以后,我在生活中处处小心翼翼,不敢妄想,不敢妄为,一切尽量以五戒十善为标准。
      
      佛菩萨的加持护佑不可思议
      
      二〇一四年六月,我感觉左腿有些酸疼,后来逐渐变得麻木,我以为是经常骑摩托受了风寒所致,便自己买了一些膏药治疗。过了一段时间,不仅没有效果,连走路都觉得有些困难了。西医让我开刀做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我拒绝了医生的建议,找中医进行牵引和推拿,当时感觉好了一些,过几天又不行了。我又去针灸了两个星期,当时效果显著,过后却麻木酸痛依旧。我彻底失望了,便放弃了治疗。听说大悲水可以治很多病,但是我又对自己还没有足够的信心,担心自己学佛没多久,没什么修为。我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试试看。我跪在观音像前上了一炷香,请了一杯大悲水,喝了下去,第二天又请了一次服用。很快竟然发现左腿有所好转,于是我信心大增,坚持每天都请大悲水服用,直至腿疼完全消失。我非常感恩观世音菩萨的慈悲怜悯和护佑,激动地在西方三圣像前恭敬地磕了几十个头。
      
      念佛得离病苦,终则安详往生

      
      今年十月份,我姐姐打电话告诉我,在老家的母亲最近声音嘶哑,连说话和吃饭都困难,已经治疗了很久,却没有任何效果。医生建议母亲来蚌埠做进一步检查。十一月五号,我把母亲接来,去医院做了CT和透视,结果让我大惊失色。医生告诉我,母亲是肺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各处,建议立即办住院手续,准备开刀治疗。考虑到母亲已经八十岁,担心她身体承受不住手术之苦,而且医生也表示回天乏力,不能保证她能否下得了手术台。再三考虑后,我拒绝了医生的建议,把母亲从医院接了回来。
      
      由于母亲胸腔积水严重,又不能抽取(即使抽取,很快又会有),导致神经被压迫。母亲说话声音变得嘶哑,坐着还好,只要躺下,呼吸就会极为困难,憋得面色乌青,每天只能从天黑坐到天明。我眼睁睁看着母亲如此痛苦,却无能为力。我想让母亲念佛来解脱痛苦,但母亲却是一个受洗了三十多年的基督信徒,我不知道该不该劝导她。十二月七号,母亲告诉我,她实在无法呼吸和睡眠,不想活了,求我给她买老鼠药实施安乐死。我没有同意,我说:“你就念佛吧,佛一定会救你的!”我又问母亲,以前是否习惯杀生?母亲说,以前每年都要杀十几只鸡鸭或者兔子。还有两次,在冬天把没有满月的小狗扔进粪池中淹死了,共十几只。我劝母亲:“晚上向被你杀害的所有生命道歉和念佛忏悔吧。”
      
      庆幸的是,在病痛无休止的剧烈折磨之下,母亲很配合,立刻真诚地忏悔,并在睡前念了几十声佛号。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能看出她的诚心。第二天,母亲高兴地告诉我,昨晚睡得很好。我感到十分惊奇,鼓励她继续念下去。
      
      我父亲中年早逝,是母亲艰难地把我们兄妹七个抚养成人。如今母亲年岁已高,没有享儿女一天清福,却要不久于人世,并且临终受此痛苦。想到这里,我悲从中来,哭着为母亲读了两部《地藏经》,并在佛前发愿,愿意代替母亲承受痛苦。从那以后,我每天为母亲读经、念咒、念佛,连续二十多天。在这二十多天里,我有十六天都是在呼吸困难、发热和咳嗽中度过的,去大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肺炎,天天输液却收效甚微。即使如此,我每天依旧读经念佛,没有中断过,硬是在疑惑与恐惧中坚持了下来,后来我的病慢慢好了。同时,我发现母亲的脸色从最初的黑青变得红润,她每天剧烈的腹痛也在逐渐消失,平静地走完了她的人生最后阶段。要知道,为了减轻母亲的痛苦,我一直都给母亲服用进口止痛药,而且剂量一直在不断加大,即便这样也几乎没有了止痛作用。念佛之后,竟然不疼了,我实在觉得不可思议!
      
      母亲重病期间,我为母亲念诵了几十部《地藏经》,母亲深生信心,一直念佛不辍。前几天,母亲往生时面色红润。在冰棺里存放了四天后,火化那天,脸色依然跟生前一样,像睡着了,所有的亲戚都感到十分惊奇。这种瑞相,显示母亲至少是往生善道了。
      
      佛弟子果标,在此感恩佛菩萨对我的慈悲护佑与教导,更感恩那些帮助和伤害过我的一切众生!我愿意放下一切恩怨,用慈悲心对待法界所有众生,努力修行,精进念佛,以期早出轮回,早证菩提!

      《净土》杂志2016年第1期  文/果标

  • 3718780_8.jpg
    2017-8-25 09:11

愿结交天下佛缘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