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对中华传统文化道德讲堂学员谈话【转】

  诸位老师、诸位同学,大家好。康老师要我给大家说几句话,我也很难得看到同学们这么样的认真努力来学习,学习什么?学习传统文化、学习佛法。那先说什么是佛法。佛法真正要把它说清楚、说明白,佛法是佛陀的教育,这是真的,不是假的。


  我在年轻的时候,也对佛法有很深的误会,认为它是宗教,宗教的意思就是迷信;迷信,怎么能够跟它学习?我在二十六岁的时候,跟方东美先生学哲学,老师给我讲了一部《哲学概论》。我们的课不是在学校上的,是在老师家里上的,每个星期天上午九点半到十一点半两个小时,每个星期一堂课。他老人家为我讲《哲学概论》,分作四个单元,从西洋讲起,再讲到中国、讲到印度,最后讲到佛经。最后一个单元「佛经哲学」,我感到很惊讶,我说佛教是宗教、是迷信,它怎么会有哲学?世界上很多宗教崇拜的是一个神,创造宇宙的真神,那佛教是多神教、泛神教,多神、泛神意思就是低级宗教,怎么会有哲学?老师告诉我,他说你还年轻,你不知道,「释迦牟尼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我们学哲学,「佛经哲学是全世界哲学的最高峰,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在这个单元讲完之后我明白了,佛法很了不起、很伟大。


  正好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朋友给我介绍认识了章嘉大师,我学佛第一个老师是他,这是密教里头上师。中国的密教分为藏传,还有蒙古,西藏跟蒙古,四大活佛很多同学都知道,西藏,前藏是达赖,后藏是班禅;内蒙、外蒙,外蒙是哲布尊丹巴,内蒙是章嘉。我们四大活佛没有缘亲近,遇到章嘉大师,他非常慈悲,也像方老师一样,每个星期给我一个小时,我学习遇到困难,他帮助我解决。跟他三年,我佛学的底子扎根是在章嘉大师座下,以后大师圆寂了,我跟李老师,李炳南老士。


  李老师的因缘是早年我开始学佛的时候,我认识一位老先生,朱镜宙老居士,他是章太炎先生的女婿。我们现在这边的文字学班几位老师,都是章太炎的后代,大概是第四代了,章太炎的第四代。我年轻的时候,有缘跟章太炎的女婿做了朋友。他年岁跟李老师同年,大概大我三十九岁,祖父辈的。他的学识非常丰富,也是民国年间很有名的人。把我们当作孙子看待,孙子辈的,所以我们常常去看他,没有事情去看他,他给我们讲经、讲学、讲故事,特别是因果报应的故事,完全是他自己一生亲身的经历。


  学佛这桩事情他原先也不相信,后来他是怎么相信的?在四川的时候,他做税务局局长,好像是两个省的税务局局长。晚上跟朋友们一起打麻将,打到深夜,大概夜晚两点钟才散会,散会就回家。那个时候没有交通工具,要走路,虽然有路灯,那个路灯很远才有一个,二十烛光,所以只看到一点灯火,实际上起不了照明的作用。回去这个时期,前面有一个妇女在前面走,他在后面,也没有感觉到什么诧异。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忽然想起来了,怎么可能有个单身的妇女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出来?这一想的时候,满身起鸡皮疙瘩,大概是遇到鬼了。真的,一点没错。再仔细一看,前面这个妇女有上身没有下身,看不到腿,这吓呆了,这一惊吓的时候人就不见了。他说我从这里就开始知道,佛教讲的鬼是真的,不是假的,从这里开始真信了。所以他跟我说,他说那个可能是观世音菩萨示现的,来接引他;要不然,他要不是亲自看到,绝不相信。


  以后,他的故事很多,都是非常精彩,都是亲身经历的。他在老家,二十几岁的时候,年轻的时候,老家有一个举人,非常孝顺,中举之后没有出去做官,非常孝顺父母。有一天,有一个人敲门,中午睡午觉的时候,他睡著了,有人敲门,他起来去开门(实际是作梦,梦中),这个人送了一个请帖,说是他们大将军请他。他说我一生,虽然中举之后,跟官场的人物,文官武将都没有往来,他说你是不是也许有同名同姓的,你找错了人?这个当差的来,一对他的名字,「我没有找错,你就跟我去一趟好了」。他牵著马,请他上马,感觉得这个马不是在地上跑,在空中飞行。一会到了一个衙门,办公的地方,很多人在那里交头接耳,好像讨论什么大事情一样。他就打听,这将军是谁?人家告诉他岳飞。他一想,岳飞早就死了,是宋朝的人,岳飞来召见我,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他说这个不可以,我的妻子还很年轻,小孩还很小,父母都在,我不能到这个地方来。过了一会岳飞升堂,召见他,告诉他,他们现在讨论什么?讨论北伐,就是大金,金兵,金兵就是满清。你看在辛亥前半年,前半年我们人间战争还没有爆发,那个阴间已经打仗了,鬼道里头,岳飞已经军队要发到东北打金人,就是满清政--府。


  他对岳飞非常佩服,死了以后能够追随岳飞也是很荣耀的事情,很光荣。他说我现在不行,现在家里事没人管。他说没关系,我放你回去,送你回去,我们出发还有六个月,还有六个月出发。他把他送回去,他回去跟他爸爸、妈妈讲,「你胡说,你作梦!梦哪有当真的?」他说跟真的一样。等到六个月之后,约的日期到了,果然来了。来了父亲不答应,「我就这么一个儿子,靠他养老,他的媳妇还很年轻,小孩很小,你不能让他走」。结果他很聪明,他劝他爸爸,人总归有一死,死了能够追随岳元帅,这是很光荣的一桩事情,求他爸爸答应。他爸爸吭了一声气,「好吧!」他就断气了。这桩事情,他们都住在乡下,隔一个村庄,他亲自去看到的。类似这些事情,他也见过有附体、有走阴差的。到以后的时候,所讲的事情统统兑现,这是真的,不是假的。


  老居士跟李老师是老朋友,他们同年,年龄相同,晚年都学佛了,所以也是老同修。我到台中去见李老师,拜他为老师,跟他学教,是朱镜宙老居士介绍的,他写的介绍信让我到台中去见老师,所以他每到台中,他来看我。佛门稀有的大善知识,现在像这样的善知识没有了,好的法师也都往生了。


  我到这边来看到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我受戒的时候寺庙里面照的,他们洗了这一张放大的送给我。我很仔细的找了两天,我两个老同参找到了。我们三个人,明演法师、法融法师、我一个,三个人同年,而且算命都算我们三个人过不了四十五岁,这个我都很相信,寿命只有四十五岁。我三十三岁出家,出家就开始讲经;三十五岁受戒,我还讲了两年经才去受戒,受戒那一年是民国五十年,我三十五岁。寿命只有四十五岁。


  我跟章嘉大师,那时候没出家,我向他老人家请教,将来我从事哪一个行业比较适当。老师告诉我,章嘉大师告诉我,他说你出家最合适,鼓励我出家,而且要我学释迦牟尼佛。你学佛,你不认识释迦牟尼佛,你走偏了、走岔路了,大陆人说走弯路,你自己不知道,这样子绕很多圈。最怕的是你走到邪路,把路走错了,那个麻烦就大了。所以教我读《释迦谱》、《释迦方志》,这两本书《大藏经》里头有,我看到好像已经有印了单行本,释迦牟尼佛的传记,都是从经典里节录出来的,这个书看了之后,对释迦牟尼佛就有认识。


  我读了这个书之后,我感觉得佛教不是宗教,是什么?是教育。释迦牟尼佛一生教学,跟中国孔子非常像;孔子是在家身分,释迦牟尼佛示现的出家身分。他是一个好学、多才多艺的年轻人,十九岁放弃王位的继承权(他要不出家他做国王),放弃继承权,出家修道去了。好学,跟我们现在知识分子一样,喜欢读书。印度当时是宗教之国,有很多种宗教,还有十几种学派,哲学之国。这些宗派、宗教他统统去学过,学了十二年放弃了,认为解决不了问题,什么问题?生死轮回的问题。所以放弃了,放弃之后修定,在毕钵罗树下参禅,开悟了。这一开悟之后,所以佛家的教学,终极的目标是要开悟,开悟就成佛了。成佛是什么意思?佛陀教育里头最高的学位你拿到了。所以佛门里面,佛陀、菩萨、罗汉是三个学位,罗汉好像是本科,菩萨是硕士,佛是博士,是三个学位的名称。所以大乘经上才有「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一切众生都能成佛。这跟一般宗教不一样,一般宗教上帝只有一个,不能有两个;神只能有一个,也不可以有两个,你永远做神的学生,不能够成为老师。佛法不一样,佛法是肯定把你从这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教学成功。


  释迦牟尼佛开悟之后就在鹿野苑讲经,讲阿含,小乘,就是小学,办小学。小学里面课程的标准多半是伦理教育、道德教育、因果教育,再就是佛菩萨的教育。小学办了十二年,我们今天小学六年,佛教的小学十二年。小学讲完了之后讲方等,方等好比是中学,八年,也比我们长,我们初中、高中加起来六年,佛是八年。这些都是预备,扎根教育,把你的根基养清楚。佛的期望是大学,大学是菩萨,教什么?般若,就是智慧。由这里可知,小乘重视戒定,但重视戒的成分多,定的成分少;方等重视定;到般若的时候,因定开慧。所以小悟,阿罗汉小悟;权教菩萨,这菩萨就大悟;佛是大彻大悟,大彻大悟是佛,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所以般若这是大学,讲智慧的,二十二年。释迦牟尼佛教学四十九年,般若占去将近一半的时间,二十二年,大学。二十二年之后,还有八年讲《法华》,叫「成佛的《法华》,开智慧的《楞严》」。我们这样看起来就晓得,释迦牟尼佛这个学校它是有次第的,它是小学、中学、大学、研究所,法华是研究所,最后的八年。真的是搞教育。而且上课没有听说哪一天放假,没有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上课,没有放假的。学生,我们推想应该有三千人,经上所记载的那是常随弟子,也就是跟释迦牟尼佛,不离开佛陀,是这种情形,不离开佛陀。除这个之外,一定还有临时参加的,譬如到佛那里去住一个月、住个半年、住个三天五天,这一定很多,这个没有记载在经里头。统统合起来,我相信夫子(孔子)的学生三千人,我们相信释迦牟尼佛的学生大概也三千人左右,不会少过三千人。


  所以你看他所教的,一个阶层一个阶层,先小乘,小乘毕业之后就是中学,中学毕业之后大学,大学毕业之后研究所,到研究所的时候帮助你,帮助菩萨成佛,也就是大彻大悟、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是教育。而且没有这些经忏佛事,经上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经忏佛事是后来祖师们他们搞出来的。什么原因搞出来的?我在学佛的时候就很怀疑,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我请教道安法师,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大专佛学讲座,道安法师是主办人,他邀请我去做总主讲,我在那个讲座里讲了四年,在台北佛教会。道安法师告诉我,他说这桩事情应该是唐明皇他提倡的。唐明皇跟杨贵妃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几乎亡国了,有一批将军把这个动乱平定了,郭子仪是最重要的一个人。平定这个动乱,死伤的军民很多人,唐明皇在每一个战场、杀伤的战场,打仗这些地方,建立一个寺庙,就好像我们现在忠烈祠一样,纪念阵亡将士,都叫「开元寺」。所以开元寺,台湾也有开元寺,就是开元年间,他的年号叫开元,开元年号,发生的这个战乱,请法师在开元寺做超度的佛事。他这么一做,可就带动以后在家信徒都请法师为亡者诵经忏悔,应该他起头的。传到现在,这是本末倒置了,现在佛教道场全都是法会、经忏佛事,讲经教学没有了。章嘉大师那句话我就记得很清楚,释迦牟尼佛一生教学,没有做过其他事情。所以佛门讲佛事,佛事是讲经教学的这样的会,才是叫佛事。


  佛讲经,小部经有一次、两次,有人来问就讲完了;也有很长的,讲几个月的,甚至於讲几年的,像《大般若经》,那就很长,《大方广佛华严经》也是很长,论亦如是。所以我们要把它搞清楚、搞明白,就不会迷信。终极的目标,教学目标都是开悟。老祖宗传给我们,「读书千遍,其义自见」,自见就是开悟。所以我们要想,释迦牟尼佛一生讲那么多经典,这个经典全到中国来了;我们有法师到印度取经,印度的法师到中国来,把经典带来送过来的,比我们到印度去的人多,送到来中国干什么?翻成中文。为什么翻成中文?他们知道,中国的文字、文言文超越时空,不受时间影响,也不受空间影响,是世界上唯一最完备的文字,外国找不到。原文,经典原文是梵文,梵文是拼音文字,拼音文字二、三百年音变了,没人看得懂;把它换成中国文字,可以流传千年万世,它不会变。我们今天读《论语》、读《孟子》,二千五百年前的人,看得懂,不会看错意思。外国文字没有这个能力,梵文也做不到。所以把经典统统送到中国来,用中国文字来做载体,这个经典就永远传下去了,道理在这里。


  大小乘经都送来了,小乘经也翻得很完美,但是唐朝中叶之后,我们中国祖师大德提倡大乘,小乘不要了。所以中国原来有两个宗,成实宗、俱舍宗,这都是小乘两个宗;一共是十个宗派,大乘八个宗派,现在大乘八个宗派在,小乘两个宗派宋朝就没有了。这个我们要晓得,你明白这个道理之后,祖师们不用小乘,用儒代替小乘,用道代替小乘,就是孔孟老庄。所以在过去,出家人,唐以后的,没有不从这下手,从四书下手,从老庄下手,老子、庄子,用这个来代替小乘,直接入大乘,比小乘经还好。我们晓得,隋唐宋元明清出了不少人,祖师大德出了很多,证明这个方法正确的。我们现在大乘没人学了,甚至於找不到老师;小乘还有,南传是小乘,藏传里面还有小乘。再有,中国的儒跟道逐渐逐渐也在滑坡,也走下坡。我们就想到,十年之后怎么办?我们要拯救,就在这个十年,为什么?还有几个老师。我回到台湾来,就是找文字学的老师,现在在学会那边开课,在极乐寺那边开课,很难得!这些人是章太炎的传人,章太炎是民国初年文字学家,非常有成就,他们现在这批老师是第四代,现在学的这些学生是第五代。要认真,好好的把这个传下去,不能断掉;如果断掉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没有根,没有根的文化顶多两百年就亡国了。


  英国汤恩比,这是个专家,他告诉我们,全世界在历史上有记载的,曾经出现过二十多种文明,最后都没有了,剩下四种,叫古文明。这古文明现在,其他的三个没有了,就剩一个了,就中国这一个。中国这个,如果我们把文字学丢掉了,文言文丢掉了,我相信二、三十年就衰了。中国文字看不懂,《四库全书》没人读了,我相信顶多一百年,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断掉了,这个很可怕。政权丧失不可怕,元朝,蒙古人做皇帝,到中国做皇帝;满清,满洲人到中国做皇帝,文化在,没关系,结果满、蒙都被我们同化了。如果文化丢掉了,那是非常非常不幸,不仅是我们对不起祖宗、对不起后代,也对不起全世界的人民。


  你看英国汤恩比博士,二战之后,他一心一意就在想,如果三次大战爆发,地球就完了;三次大战是核武战争,他不愿意看到。如果这个战争爆发,人类集体自杀,愚痴到极处!那怎么办?他是历史哲学家,肯定他对中国历史很熟,一定是知道夏商周,夏商周的统一好,那是人的理想国。夏商周的统一不是政治统一,中国政治统一是秦始皇,他统一的,他统一十五年就亡国了,汉取而代之,汉有四百年,东汉、西汉,这才真正进入中国传统文化。他主张,这个世界要变成一个国家就不会打仗了,不会有核武战争,人类才能够活得下去。谁来统一全世界?他说中国人。中国人统一全世界,全世界的人都有福了,为什么?中国人统一是文化统一,就是文言文、汉字的统一,全世界的人都学汉字、都学文言文。


  现在西方,英国已经带头真干,我去看过,英国人现在是国家提倡,也补助很大的经费,全国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所有的学生都要学中国文字,这个影响会很大。他的校长,皇家大学的校长,我们在英国碰到了,谈得很投缘。他把学校的领导人,他自己带了个副校长,还有学校董事会的主席,这三个领导人到香港找我,在我那里住了五天;五天,我们就正式谈了三天,谈得很投缘。到英国去办汉学院,这个汉学院是古汉语学院,就是我们四个学系,第一个汉文学系,汉文就是文言文、汉字,要学这个东西,现在在此地学的有十个学生,他们在这里奠定根基。第二项就是文言文,我们现在要编一套教科书,选一百篇古文。过去李老师告诉我们,能够背诵五十篇古文,就有能力读文言文,读没有问题;能够背诵一百篇文言文,就能够写文言文,不难!一个星期学一篇,一年五十篇,两年就完成了,《四库全书》的钥匙就拿到了。很重要,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在英国,我们定名是「英国汉学院」,这个汉学院设在威尔斯大学里面,是大学里头的一个学院,等於是古汉语学院,专门学中国的古籍。将来我们这边,这十几个学生都会到英国去,预定今年九月开学,开学之后可能就上课。你们这边九月份的课程能不能学完?到八月中,那好,那就赶上了,九月开学的时候,统统到那边入学。入学,有些英语差的,我们在那边开英语课程,补英语。我们上课,百分之八十是用汉语上课,就是我们老师没有问题;百分之二十是英语上课。英语将来著重在研究生,如何把中国这些古籍里面最重要的,唐太宗编的《群书治要》,怎么样跟西方社会能够联系、能够落实,做这个研究工作,让这部书在外国每个国家的人都学习,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统一全世界。所以我跟外国人讲,大家放心,中国人不会报仇,过去两百年欺负我们太严重了,我说不会报仇。我说中国人统一不是政治统一,不是军事统一,也不是经济贸易,也不是科学技术,是唐太宗编的这部书,《群书治要》统一全世界。现在这个书已经有八种语言,翻成外国语,有英语的、法语的、德语的、西班牙语的、俄罗斯语的,在东方有日语的、有韩语的。所以希望将来每一个国家不同的语言,统统都翻成他们的语言,全世界人共同来学习,共同努力创造世界和平。汉学院就负这个责任,培养老师,把它翻成外国文字,我们做这个工作。


  这门在中国、在台湾都属於冷门,很多人不愿意学,学了之后找不到工作,到哪去找工作?我们现在跟学校签了约,签了合同,我们的师资班,我选了五十个人,这五十个人毕业之后,学校聘请为汉语终身教授,这个问题就解决了。终身教授,你一生在国外、国内都可以教汉语,因为我们相信将来全世界人都学汉语,不学汉语就吃亏了。我在这个地方顺便把这个信息向大家汇报,这个地方他们在上课的时候,你们有兴趣的可以去旁听。汉语如果你真的入门了,会非常欢喜,这个里头每一个文字都含藏著高深的智慧,你愈学愈欢喜。要重视,现在外国人开始重视了,中国人不重视,将来要向他们请教,这就很难为情。现在时间超过了一点。谢谢大家!


  摘自:对中华传统文化道德讲堂学员谈话  (共一集)  2016/6/7  台南极乐寺
有缘念佛归西去,莫于苦海甘沉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