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这是一个关于黄鼠狼的真实故事【转】

      大家一定都不能想象黄鼠狼遍地成灾的景象,那是很惊心动魄的,这件事情就发生在那个时候,大约是一九八几年吧。


  外婆村那年黄鼠狼与人分庭抗礼,记得秋天收的玉米杆子捆了站起来,两天后就骚不可闻,黄鼠狼一边撒尿一边捉迷藏,有人轻轻摇一下,里面就突拉拉跑出一群来,黄的灰的,大大小小蔚为大观,来不及撵就没了影。黄鼠狼多了,庄稼很受影响,但是有些人相信黄鼠狼有“灵性”,不敢打死,于是越蓄越多。


  老魏家的田地在高岗上,地头有一个小屋,是避雨雪的,废弃一段时间,里面也是骚味冲天,老魏下午搬了播撒麦种的农具、绳子和石盘等要放进小屋,一开门,好乖乖,玩的睡的吃喝拉撒的一地都是黄鼠狼,一见老魏,吱吱吒吒乱叫,四散逃窜,老魏堵住小门,和跟来的赔军尽情猛打,小的看见门被堵住,不敢过来,老魏搬了石碾子碾了几个来回,碾到一屋子都是黄鼠狼的死尸才解气,两人把农具放下,门锁上,回家吃饭去了。


  月亮升的老高,老魏和赔军才来上活,天气凉快,安静,两人播了一个来回趟,坐地头歇息,抽旱烟袋。老魏突然听见小屋旁边好象隐约有哭声,赔军悄悄站起来,走过去,只见月光下,小屋背面一个妇人一样的人背对小屋,手蒙上脸,伊咿呀呀的哭泣。赔军问那是谁个,那人好象没听见,只顾哭着。赔军走回来,老魏开玩笑说莫不是黄精(黄鼠狼精怪)吧,我去看看,手提了抽牛的鞭子走过去,仔细看,果然是只肥大的黄鼠狼,两个前蹄举起,背对小屋伊咿呀呀,仿佛哭的很伤心,因为坐在地上,乍一看像个受气的妇女。老魏蹑手蹑脚走到背后,大喝一声:“什么东西作怪?!!”话没落音,左右开弓,两道鞭子抽到身上,那黄鼠狼惊吓至极,疼痛难忍,惨叫着逃窜了,后影一蹦一跳,把赔军吓了一跳。


  第二天下午,老魏觉得头重,没有吃饭,睡了半天就发起寒热,吊水的针头一拔,体温就升高,没几天就瘦下来了,经常昏迷,那天晚上说胡话,大家都在,魏三奶奶丢了活计,斗胆上前说:“你到底是谁啊?”老魏变了强调叫到:“他打死我孩子!他打死我孩子!”三奶奶吓了半死,只顾作揖:“是他的不是•••,俺给立长生碑,要钱给钱,要衣裳给衣裳•••,你孩子死了,也不能复生,只求你退了他身吧,啊?”老魏嘴里还是尖叫:“他打死我孩子!”可怜魏三奶奶半夜带了大家到高岗上小屋前,又是烧纸又是祝告,糊了几身纸衣服烧了,哭哭啼啼回到家,只指望老魏就好了,那知没多会儿老魏开始翻腾跳跃,气喘吁吁,嘴唇青紫,眼看不行了,魏三奶奶赶忙撵了儿子去找看风水的赵先生,赵先生跑了来,叫人把老魏捆住,拎了牛鞭上来,喝骂道:“打死你孩子那是他不知道,现在要钱给钱,要衣给衣,还要怎样?你再赖着不走,我照样拿鞭子抽你!拆了你的大庙,不信你不走!”老魏突然尖叫:“我是黄三仙!我是黄三仙!”围观的有人窃笑,赵先生对着老魏没头没脸的抽了四五下,老魏安静下来,只听他仿佛自劝自说:“别打别打”,过一会,老魏昏厥过去,第二天醒来,什么都不记得,只觉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