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觉缘,惊邂于命运的十字关口【转】

  【作者按】人生如梦,悲喜无常,充满着无数的偶然和巧合。一年来,黄师兄一波三折、生死逆转的奇异经历就再次验证了佛法不虚、因果不爽。也许是宿业成熟、果报现前,他总在特别的亲人忌日和阴事关口,遭遇冤亲债主的纠缠和病魔死神的考验,直到命悬一线的危急关头,又神奇地绝处逢生、转危为安。耐人寻味的是,这灵光乍现的转机,又往往适逢佛菩萨的一些殊胜纪念日,不禁令人扼腕叹奇。看来,命运中所有或明或暗、山重水复的因果凸显,只有神圣的佛法义理能够圆满概括、诠释明析了。


  今年七十四岁的黄师兄原是一家大型国企的主要负责人,为人豁达、正派,工作钻研而尽职敬业,在同事、亲友的印象中颇有口碑。92年12月,因爱人成居士的一段佛门机缘,他也心血来潮地在洛阳白马寺随同皈依,法名刚悟居士。作为六十年代毕业于省化校的专业知识分子,黄师兄的性格既有那个时代特有的正直、善良,也有着与生俱来的古板和偏执,虽然儿女在其老伴影响下一心向佛,但黄居士一贯恪守“人死灯灭”、“眼见为实”的传统思维模式,人虽皈依,却好似事不关已,对诵经礼佛的家人既不反对,也不支持,甚至对布施捐助的行善义举也时有微词,故而,他骨子里并未确立对佛法的正知正见和正信。


  说来话长,黄师兄这段一波三折、逢凶化吉的经历缘起,早在2 002年就已埋下了伏笔。一次单位组织体检时,黄师兄就被发现肝部有肿瘤,只因当时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症状,故他从未吃药,亦不以为意。这十二年里,黄师兄生活、健康似乎无异于常人,肩扛重物、爬高探低地不输一些身边的年轻小伙子,无人会想到会有什么大的“劫难”降临他的头上。


  “劫关”叠现, “女菩萨”三次适缘救度


  2014年端午节当天,正是黄师兄的弟弟忌日。早餐时,黄因贪吃甑糕而引起胃底不适,沉积多年的原发性肝癌直接导致主动脉血管破裂,顿时,殷红的鲜血似醉酒呕吐般地大口喷射,情况万分危急。老伴正手忙脚乱之际,刚好大儿子七点提前来家,故火速送往急救中心输血抢救。适巧的是,省医科大二院一位女专家正被他人邀约来院,经在医院上班的儿媳紧急接洽,当天该专家即亲自救治,有效止血,六天后脱险回家。随后经运城市中心医院、传染病院多家确诊,黄师兄肝部有一大四小共五个瘤子,家人遂即陪黄师兄又来到北京301挂专家门诊。陌生的医院人山人海、举目无亲,王跃武专家挂号窗口前人头攒动,一家人心急如焚。似有佛菩萨加持,一番周折辛苦,居然幸运地挂到当天的第98号(出诊当天只挂100个号)而顺利就诊。专家仔细审看了运城带去的片子后决定住院手术,并对其儿子叹道:“你父亲病情如此严重还能来到这里,真是奇迹!”因病床奇缺,院方让先回去等候消息。就在一家人无望地返回临时住所的半路竟接到医院的电话通知,让速来办理入院手续。肝部片子拍出,果不其然,一大四小瘤子次弟排列赫然在目。随之转入新成立的介入科准备手术治疗。几天来的连番颠簸劳累,黄师兄深感身心苦不堪言,想想平日里一家人安宁和乐的情景和此刻一窝蜂似地揪心忙乱,无助的黄师兄蓦然对这无常的娑婆世间升起强烈的厌离心。望着床头柜上供奉的西方三圣庄严法像,他泪如雨下,开始拖着病怏怏的身体一遍遍拜忏,祈求菩萨解脱病苦。第三天,进手术室前,黄师兄在老伴提醒下连诵 “南无观世音菩萨”祈求庇护,面对其他病友的质疑眼神也毫不松口。但神奇的是:介入手术开始后,医生在其肝部仅仅看到一个大瘤子,而其余四个小瘤子竟遍寻无踪。这才只短短三天哪,简直不可思议。大夫只好把剩余药物全部喷洒肝部进行封闭。手术宣告成功,黄居士自始自终毫无痛感。


  阴历十一月十七,阿弥陀佛圣诞,又恰逢黄师兄父亲周年忌日的前一天。成居士外出参加寺院法会,一向在老伴监督下饮食有所忌口的黄师兄无所顾虑,与儿子在家饺子、牛肉的大快朵颐,再次引发大吐血。万分幸运的是,那位省城女专家又恰逢受邀在运,复次得救。


  腊月初八,成居士赴三大寺参加放生。独自在家的黄师兄业障现前,竟又难以自制地再次贪食牛肉,当晚即感身体不适,初九大吐血,顷刻染透衣裤。凑巧的是,还是那位省城女医生公干运城,及时解难,鬼门关上再次挽回他的性命。


  耐人寻味的是:初九这天又是全家原定初十上坟计划的前一天。这次入院到出院长达二十多天,因病情反复无常,黄师兄度日如年、倍受折磨,甚至在极其虚弱的状态下看到了一些无形众生。唉,即便是“三净肉”,黄师兄大病初愈也该遵守医嘱,何况近前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尤其作为皈依弟子,黄师兄无视因果戒律,在一些重大日子也无所戒行而重蹈覆辙,实在令人惭愧痛心啊!他深谙佛法的老伴就怨叹地说:“这是他福报有限,无始劫来的冤亲债主找来了,他自己还嗜肉暴食、加重业力,孽障啊!”


  奇梦兆吉,“贤内助”暗施善德加持


  一次次血淋淋的生死教训,身心俱焚的黄师兄终于开始醒悟。并至诚地持诵佛号,为累世累劫的所有冤亲债主回向忏悔。


  腊月二十三那天凌晨,适逢农历小年。黄居士在病床上做了一个奇异的梦:他迷迷糊糊走进一个荒凉的墓园,见到一个高大的坟墓枯草凄凄,从坟头砖砌的小门进去,惊讶地看到墓室迎面的棺材里,半躺半卧着一个穿着古装红袍的男人,嘴上的八字胡清晰可辨,而另一个灰衣男人沉脸坐在棺木一边。就听红衣男子对黄师兄说:“这里还没你的位置,过三、四天再来吧”,遂不解离开。即日复去,见仍是二人在里,甚觉恍惚。遂蹒跚离开墓门斜穿到墓园一侧,似见一热闹集市,一根横木上坐着不少男女。一熟人从中站起对他招呼道:“这地迟早是你的地,但现在没位,七、八天后过来看看再说!”……黄居士大惊而醒,与家人说起此梦,忽悟当日为农历小年,似乎冥界一天应为人间一年,隐约感觉话题似乎与延寿有关,但对梦境仍困惑不解……


  一向虔诚向佛、善根深厚的成居士,听了黄师兄的梦境描述,长舒一口气,立即跪在随带的佛像前叩首拜谢。其实,在黄师兄三次发病期间,心如刀绞的成居士看到相濡以沫的老伴痛不欲生的样子,她就每天在佛像前至心祈祷,且多次广施善缘,供奉三宝,虔诚回向病情危重的黄师兄。


  去年五月初一,她听说一位来自法门寺的悟吉师父,行脚途中病滞运城急救中心,就先后供养师父3300元;黄师兄在北京看病期间,又为《运城佛教》杂志助印,捐献1000元;当临猗佛友为西安居士结缘三十台念佛机,委托她经手办理时,又索性出资1000元全部捐赠,并连同240元运费也一并承担。而所做这一切,都处于黄师兄对佛法的懵懂甚而抵触的考虑,悄悄进行的。


  今年二月初八,成居士来到万荣龙华寺参加祈福延寿法会,特为黄师兄捐立了消灾牌位。觐见师父时,刚报上黄师兄姓名,那位慈悲的东北师父眼泪竟漱漱而下:“大灾已过,但清明最好别外出”。做法事时,师父还特意为黄师兄设立一个香堆。然而,当五个香堆同时点燃,惟独黄师兄这堆总是熄火。直到师父指点成居士祈祷礼拜后,香堆又火焰复起,旺过其他四堆,且为白灰。顿时,成居士心里一阵颤栗:“老黄有救了!”


  慧命重生,菩提路夫妻喜乐同行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黄师兄一次次起死回生、化险为夷,病情和精神日见好转。他的一位老领导感叹地归结为三点幸运:一是儿子有车,送医及时;二是儿媳医院工作,延医有利;三是夫人长年礼佛,阴德加持。其实,黄师兄心里有数,这一年来每每逢凶化吉的神奇经历,无论天时、地利,还是机缘巧合,都是佛菩萨点化其慧命的善巧安排啊!他对佛菩萨的佑护和关爱,感恩之情溢于言表,更对不可思议的佛法升起前所未有的诚心和信心。他一改过去疑惑甚至不屑的消极应付,开始励精图治地虔诚修行。每天佛号不离口三千句以上,也与老伴一起参与各种法事和随缘放生。两儿一女的三个家庭无论事业还是生意,均风生水起,蒸蒸日上,祖孙三代其乐融融,平顺安宁,真正成为名符其实的佛化家庭。


  黄师兄不可思议的生死经历震动了周围的许多亲朋好友。起初,看到一向为人处世口碑颇佳的黄师兄病情反复、痛不欲生,一般常人甚至身边的邻居亲友,都感到凶多吉少,生机渺茫。连远在天津的一位朋友都以为黄师兄已经作古,特来电安慰。大家除了稀嘘叹息外更觉疑惑不解:不是“好人有好报”吗?而后来黄师兄的奇迹般康复,更让许多人惊叹命运的神秘无常、深不可测。其实,我们应该知道,大道至简,纷纭世界所有的因缘巧合和善恶逆转,每一件事的发生都是众多因果关系共同作用的结果,更是每个人无始劫以来业力牵引、自作自受使然。不论善缘恶业,不论时隔几世、几百世,它不会错漏,更不会消失。’黄师兄此生际遇恶报,也正是因缘成熟、果报显现的结果。正如楞严经所曰:“假令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实乃不幸中大幸的是:曾徘徊生死边缘的黄师兄能够命运逆转、死里逃生,将往昔的因果一举改写,皆是他幡然醒悟,虔诚忏悔、洗心革面的必然结果。他通过自身或亲友诚心回向,清净恶业,广施善缘,积功累德,修持正法,精进戒行,从而重罪轻罚,迎来了觉悟的崭新人生。而这一切,也是我等凡夫俗子受现有认知能力的局限,所不能洞悉渊源而了然于胸的。所以,面对包罗万象、复杂深奥的无明尘世,我们探求真理须怀抱一颗敬畏、纯朴和虔诚的初心,精进学佛,依教奉行,透视无常,谨慎做人,不要被五欲六尘等表相所贪染、迷惑,更不要轻易妄自菲薄、无视因果而错失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