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小姑子之死【转】

  在我的老家有一个人尽皆知的故事,这个故事让一些有思想和有善根的人,开始相信因果报应的存在,今天写下来,也希望所有看到的人深信因果,断恶修善。


  村里有一户人家的女儿叫芝,嫁到十几公里以外的一个村庄,嫁过去几年,丈夫经常喝酒回来,一个不高兴就对她拳打脚踢,她经常被打得浑身青紫、头破血流,最后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只好离婚回了娘家。她的父母都已经年迈,哥哥又娶了一个强悍的大嫂,嫂子一过门就当家作主,什么都是自己说了算,哥哥有点“妻管严,”公婆也不敢多言。嫂子后来又生了一男一女,自觉很了不起,就更加嚣张,在村里是有名的悍妇。小姑子离婚后回到娘家,自知脸上无光,也有寄人篱下之感,因此只要求住在楼上最小最黑的一个房间,每天起早贪黑地帮助家里干活,以弥补自己心中的缺憾,同时也希望哥哥嫂嫂能善待自己。她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做早餐,打扫卫生,然后下地种菜、浇菜、煮饭,喂鸡猪,晚上忙到深夜全家人都睡觉了,她才上床睡觉。每晚躺在床上,摸着自己浑身的伤疤,想着自己的艰难处境,总是伤心叹息、泪流不止。


  家里有了她,大嫂就落得清闲,每天提着毛线箩东家走走,西家串串,到处唠家常说是非。她去找的也都是一些臭味相投的农村长舌妇,有人劝她把小姑子赶出去,她也就对芝越来越恶劣,时不时讽刺打击,但芝自知无处可去,只好一直忍着。有一天,芝在菜地里忙活忘记了时间,匆忙赶回家来准备做饭,大嫂回来见还是冷过冷灶,一对儿女又嚷着肚子饿,她就破口大骂:“你这没人要的二手货,离婚婆,嫁出去咋不好好呆着?回来又偷奸耍滑不想做事,这么晚还不做饭,要饿死我们吗?你怎么还有脸回娘家来,要我换了你这样早就去死了!”


  这几句尖酸刻薄的话,犹如尖刀一般,重重地刺在芝的心上,让她原本已经伤痕累累的心灵再次受到了重创。父母听了很不舒服,也过来劝大嫂积点口德,但是越劝大嫂就骂得越凶,两位老人只好沉默了。看到女儿泪流满面,年迈的老母亲也跟着偷偷抹眼泪,安慰女儿了大半夜,才去睡觉。她也许不知道,婚姻的失败、丈夫的家暴、村里人异样的眼光加上嫂子的辱骂,是这个二十多岁的农村女子无法承受的痛苦,她已经彻底对这个世界绝望,一心求死。待老母亲离开她的房间后,她蹑手蹑脚找到家里买的一瓶农药,毫不犹豫地喝个精光,然后跌倒在床上,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第二天一早,当大家像往常一样坐到餐桌前准备吃她做的早餐时,才发现厨房冷锅冷灶,父母跑到楼上看时,昨天还活跳跳的女儿,如今已浑身僵硬、脸色青紫、口吐白沫了。


  面对这样的惨状,二老一下子晕倒了,两个老人一醒来就哭喊着扯住大嫂让她还女儿来,一直“妻管严”的哥哥也忍不住打了大嫂一个耳光,这下可不得了,大嫂跑回娘家搬来自己的父母兄弟,硬是把公婆和丈夫骂到狗血淋头,撕撕扯扯闹作一团,妹妹已经没了,男人怕再出人命,只好委屈求饶,大嫂才肯罢休。


  家人在沉痛中,把芝草草埋葬了,之后谁也不愿意多说话,除了院子里经常听到鸡猪狗叫以外,一家人沉默得就像呆子和哑巴。只有大嫂比较得意,觉得自己很有本事,谁也不敢惹她。但是因果这种东西,谁也逃不掉,而且往往是换着让人意想不到的方法来报,正所谓“人恶人怕天不怕”,世界上再强悍的人,总有一样东西可以制服她。小姑子的事过去没有多久,大嫂一直当宝贝一样呵护的儿子,突然有一天放学回来,到家门口时大叫一声:“鬼来了!”然后双眼上翻、脸色紫红、口吐白沫,浑身颤抖不止,嘴里发出一种阴风惨惨的怪声,吓得谁也不敢靠近。他爹一把抱着他又掐人中,又胸口也无济于事。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后,这种症状终于停止了,儿子倒在地上浑身大汗,软弱无力,像一摊烂泥。


  自从那天以后,儿子每隔十天半个月就要发作一次,一次比一次时间长,一次比一次恐怖。从此以后,这个孩子就没有再上学,大嫂开始带着儿子辗转于各大医院看病,市上的医院看不好,就到州上,州上医院看不好,就到省上,每次都是开一大堆检查单子,拿一大堆药,但是无论去哪里看,吃什么药都无济于事,儿子照样发病,家里仅有的积蓄花光了,就到处借钱,渐渐地家里债台高筑,她开始以泪洗面,哭爹喊娘。这种病在民间称为“羊癫疯”,医学名叫“癫痫”,医学解释为脑部兴奋性过高的神经元突然过度的重复放电,导致脑功能突发性、暂时性紊乱。但是以佛法的眼光来看,却是一个活生生的因果报应,村里人都说是小姑子的冤魂来报仇的,大嫂在求医无效的时候,也到处求神问卜,得到的答案众说纷纭,各种解决方法都用上了,除了掏空口袋以外,儿子的病情没有任何好转。


  如今,这个儿子已经三十多岁了,仍旧时不时发作一下,一直都没有娶上媳妇,除了吃饭睡觉和发呆,也不会做任何事情,不死不活地在家里养着。她的女儿嫁到回族家中,因为生活习惯的不同,听说也过得很不如意,一直回家来诉苦。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就是因果,没有一件事是无缘无故的,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因果。大嫂虽然没有用刀子杀人,但是语言有时候比刀子还锋利,能刺伤人心。小姑子的死虽然是自杀,但是与她的挖苦讽刺有很大的关系,因此她也是间接杀人。她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从来没有想到,在村里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会遇到这样的灾难,更不知道这是自己一手造作的现世花报。但愿有一天,这个强悍的嫂子能想明白,自己当初不该挖苦讽刺小姑子导致她自杀,一切的痛苦都是自己行为造作的结果,然后幡然悔悟,改恶向善,学佛念佛。也但愿小姑子的亡灵能放下怨恨,解开冤结,一心念佛,求生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