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校尉李山龙还魂记【转】

       


  唐朝左监门李山龙,冯翊人氏,在武德中期,突然急病而死,可是心口如巴掌大的地方还有热气,于是,家人不忍将他殡葬。到了第七天,他竟然复活了。他自己说:“死后被冥官收押在册,到了一个官府,大堂很宏伟,庭院也相当宽敞。庭院中有数千名囚犯,有的戴枷锁,有的带着手铐,面朝北立,站满整个院子。”


  差役将李山龙带到大堂,一名大官坐在高座上,两旁侍卫多如帝王。山龙问差役:“这是什么官?”差役说:“是大王。”山龙走到台阶高座下叩拜,大王问到:“你生平做过什么福德的事情?”山龙回答说:“乡里有人设斋或讲经,都随喜布施。”大王说:“你自身修了什么善业?”山龙说:“读过两卷《法华经》。”大王说:“很好!请到高阶上来。”


  上到高阶后在大堂东北面有一个高座,看起来像讲经的座位,大王指着座位向山龙说:“请上座诵经。”山龙尊奉王命,到座位旁。大王立刻站起来说:“请法师升座!”山龙升座后,大王面对山龙坐下。山龙诵到:“《妙法莲华经》序品第一。”大王说:“请法师停下来。”山龙从高座下来,又站到台阶下,环顾四周,囚徒一个都没有了。大王对山龙说:“你诵经的功德不但利益自身,而且是满庭院的囚徒都因为听经而得到解脱,实在是太好了!现在放你回去。”


  山龙礼拜后告辞,走了几十步,又被大王叫回,并对差役说:“带领这个人到各个地狱去参观一下。”差役便带着山龙往东走了百多步,看到一座非常广大的铁城,上有屋顶,城墙上有很多小窗,有的大如小盆,有的大如碗盘。看到男男女女从地上飞进窗里,就不能再出来。山龙好奇地问差役,差役说:“这是大地狱,狱中分割成许多不同的区域,刑罚各有不同。这些人会随着自己的业力,到地狱去受罚。”山龙听到后,既伤心又畏惧,因此念了一声“南无佛”,请差役带他离开,来到庭院的门前,看到一个大锅,火势猛烈,锅里沸汤翻滚,锅旁有两个人坐着睡觉,山龙问他们,他们说:“我们的罪报是投入热汤中受苦,蒙您念一声‘南无佛’的功德,地狱中所有罪人都能够休息一天,因为太累了,所以就睡着了。”山龙又念了一声“南无佛”。差役对山龙说:“官府法规文书各有不同,现在大王放你回去,可以请大王给你下个手谕,否则恐怕其他官员不知道,又再追捕你。”山龙即拜见大王请他下手谕。大王叫人拿纸来。写了一行字,交给差役说:“协助他拿到五道的署文。”差役领命,让山龙越过和冤亲债主辩论的程序。各个厅堂的侍卫也都这么做。大王派去的差役拿齐了署文,上面都已经写了一行字,然后交给山龙。


  山龙拿着署文走出门,有三个人对他说:“大王放你回去,多少也要赠送我们一点礼物。”山龙还没说话,差役对山龙说:“大王放你,他们没有办法,可是这三个人是之前收押你的使者。一个是绳主,应该用红绳绑你的;一个是棒主,应该用棒子打你的头;另一个是袋主,应该用袋子吸你的气。知道你可以还阳,所以乞求礼物。”山龙很惶恐,向三人谢罪,说:“在下愚昧不认识你们,请让我回家准备礼物,但不知道要送到哪里?”三人说:“送到水边的树下。”山龙答应后,向差役告辞回家。看到家人正在恸哭准备殡葬的器具,山龙走到尸体旁,人便苏醒了。


  第二天,将纸箔冥及酒食,亲自送到水边火化。忽然看到三人来到谢说:“承蒙你没有失信,重礼相赠,真是受之有愧。”说完就不见了。(这是山龙亲自对总持寺的方丈说的,方丈转述给我听的。)


  节选自《冥报记》


  附:原文故事


  二十九、校尉李山龙


  左监门校尉,凭翊李山龙,以武德中暴病亡,而心上不冷如掌许;家人未忍殡敛,至七日而苏。自说云:当死时,被冥官收录,至一官曹,厅事甚宏然,其庭亦广大。庭内有囚数千人,或枷锁、或杻械,皆北面立,满庭中。


  吏将山龙至厅事,一大官坐高床座,侍卫如王者。山龙问吏:“此何官?”吏曰:“是王也。”山龙前至阶下,王问曰:“汝生平作何福业?”山龙对曰:“乡人每设斋讲,恒施物同之。”王曰:“汝身作何善业?”山龙曰:“诵《法华经》两卷。”王曰:“大善!可升阶。”


  既升,厅上东北间,有一高座,如讲座者,王指座谓山龙曰:“可升此座诵经。”山龙奉命,至座侧。王即起立曰:“请法师升座!”山龙升座讫,王乃向之而坐。山龙诵曰:“《妙法莲华经》序品第一。”王曰:“请法师止。”山龙下座,复立阶下,顾庭内,向囚已尽,无一人在者。谓山龙曰:“君诵经之福,非唯自利,乃令庭内众囚,皆以闻经获免,岂不善哉!今放君还去。”


  山龙拜辞,行数十步,王复呼还,谓吏曰:“可将此人,历观诸狱。”吏即将山龙东行百余步,见一铁城,甚广大,上有屋覆;其城傍,多有小窗,或大如小盆,或如盂椀。见诸男女,从地飞入窗中,即不复出。山龙怪问吏,吏曰“此是大狱,狱中多有分隔,罪罚各异。此诸人者,各随本业,赴狱受罪耳。”山龙闻之悲惧,称“南无佛”,请吏求出,至院门,见一大镬,火猛汤沸,傍有二人坐睡,山龙问之,二人曰:“我等罪报,入此镬汤。蒙贤者称南无佛,故狱中罪人,皆得一日休息,疲睡耳”。山龙又称“南无佛”,吏谓山龙曰:“官府数移改,今王放君去,君可白王请抄,若不尔,恐他官不知,复追录君。”山龙即谒王请抄,王命纸,书一行字,付吏曰:“为取五道等署。”吏受命,将山龙更历两曹,各厅事侍卫亦如此。王之遣吏,皆取其道署,各书一行讫,付山龙。


  龙持出至门,有三人语山龙曰:“王放君去,可不少多乞遗我等。”山龙未言,吏谓山龙曰:“王放君,不由彼;然三人者,是前收录君使人,一是绳主,当以赤绳缚君者;一是棒主,当以棒击君头者;一是袋主,当以袋吸君气者。见君得还,故乞物耳。”山龙惶惧,谢三人曰:“愚不识公,请至家备物,但不知于何处送之?”三人曰:“于水边、若树下。”山龙许诺,辞吏归家,见正哭经营殡具;山龙入至尸傍,即苏。


  后日,剪纸作钱帛,并酒食,自送于水边烧之。忽见三人来谢曰:“蒙君不失信,重相赠遗,媿荷。”言毕不见。(山龙自向总持寺主僧说之,转向临说之云尔。)


  《法苑珠林》卷二十八


  《法华传记》卷六《太平广记》卷百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