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感人至深的因果故事【转】

  我出生于黑龙江省双鸭山。十一岁时父母离异,童年是在泪水与痛苦中长大的,内心埋下了恨的种子。


  2008年5月6日,我的大儿子生病了,发着高烧,带他去打针,退烧之后过了两三天,儿子说头很疼,我就带他去做CT,在威海的一家大医院。诊断的结果是:左脑蛛网膜囊肿。我的儿子才十二三岁,我痛哭流涕,内心很难过,把这个消息告诉丈夫,大家都非常痛苦。向医生了解病情,医生说这个病的病因不明,可能是在怀胎时带来的,位置正好压迫孩子的肢体,走路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担心有并发症,他肢体的感觉和别人不一样。接着我们去了威海最好的医院做CT,检查出囊肿有鸡蛋黄大小,我们的痛苦担忧无法形容。


  我们学佛已经二年了,公公婆婆信仰基督教,他们年纪都大了,我们不敢告诉两位老人。后来我认识了一位朋友,他说:“孩子在十二岁以前,所有的病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头上的病是源于不孝父母。” 我就去向母亲忏悔,痛哭流涕。我和丈夫商量,要给孩子放生四十九天,诵《地藏经》四十九天,在三时系念法会立了牌位。丈夫拿了五千元,我把自己所有的金器都变卖了,卖了二万元,为了救儿子。我天天去放生,又念了四十九天的《地藏经》,又去做三时系念法会。


  2008年7月份,我去汤池,在庐江文化教育中心学习了几天,认识到自己的刚强难化,心特别地硬特别地狠,除了两个儿子以外,谁也没有放在心上。我对父母也没怎么照顾过,我开始认识到自己的不孝,向父母道歉,去看望父母。


  我哭得鼻子直流黑血,掉到地上成条状,黏黏糊糊的,特别地黑。我的儿子坐在远处,似睡非睡地睡着了。我觉得很纳闷,善人跟我说:“你儿子的病应该好了,你回去做个CT吧。”我没敢去做,怕受打击。


  2010年初,我带着儿子去医院做CT。下午四点钟,风刮得特别地大,我去看检查报告,结论是:未见异常。我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儿子一切都正常,没有任何病兆。还是在原先那家威海最好的医院,去找主任医生,把原先的病历拿出来,医生特别惊讶:“脑部的囊肿真的没有了,恭喜你。这个病(蛛网膜囊肿)没听说有好过的,我从医四十多年,第一次见到能好的。”这位教授非常开心。我告诉医生:“我的儿子能好,是因为我学佛,以后如果有人再有这个病,一定要告诉他学佛。” 我又哭又笑,跑回去告诉丈夫,那天七、八级的大风,也不觉得寒冷了。我告诉所有的家人:公公婆婆、大姑姐……我掉下了眼泪,是佛菩萨把我儿子的病给治好了,我们应该要报佛恩。


  因为我不孝父母,及我们家选择的行业不正确,儿子才得的脑瘤。儿子得病时,我曾经请教过净空老法师开游戏厅的果报,老法师在《佛学答问》里慈悲为我们做了开示,说开游戏厅,果报在下一代孩子身上:


  问:请问开游戏厅,就是电动玩具场所,做这种买卖,对自己、对家人的果报为何?


  答:这个果报不要细说,果报都在地狱。为什么?害自己、害小孩,这个钱不能赚,比开赌场的罪还重。在佛法里面讲,你杀人身命罪不重,断人慧命罪重,你这是断小孩的法身慧命,果报在地狱。地狱、饿鬼、畜生,你统统都要受,受完之后,你到人间再得人身,生生世世愚痴,没智慧,你就可怜!所以图眼前一点小利,不知道苦难的果报是生生世世都报不完,你说这个多可怕。”


  儿子生病的时候,我跪在佛前痛哭流涕,我觉得如果我的儿子得了脑瘤,我都没法活了。儿子的病能奇迹般地好转,真是佛菩萨慈悲,列祖列宗慈悲,是公公婆婆孝顺、积德行善的果报。


  我们家最初开游戏厅是从1990年开始的,我嫁到这个家庭是1995年,当时亲戚们已经开了十多家的游戏厅,很多孩子都去玩。1995年,我们家投资一百多万,开了一个大型赌场,上下二层,当时我刚刚怀孕,国家明令不允许赌博,所以我们的一百多万就打水漂了。开游戏厅和赌场,有的孩子成夜玩游戏,有的人赌博,把成千上万的家产都赌进去了,甚至倾家荡产。当时我们并不懂因果,但也想到会影响人家的家庭,只留了两间大的,正好家里又生了四个男孩,也想给孩子积点德,所以我们全家就搬走了。(阳光师姐编注:游戏机的很多内容是意念杀人和其它众生,使人生嗔恨心,使人沉湎于杀念中,荒废学业事业,毁坏断送人的慧命,因此果报严重。)


  后来我们又投资了五十多万,在天津开了一家香肠厂。丈夫说,去买肉的时候,都很不忍心。被宰杀的猪都不大,用自来水管插进猪的肛门,用高压水打进去,所有的猪都疼痛而死,全身浮肿,别的猪看了吓得都直哆嗦。一般的香肠厂在香肠里头放防腐剂、香味剂不说,很多便宜的香肠,里面放的都是鸡皮、鸡骨头、面粉、猪下水、有病的猪肉、猪的淋巴……里面其实没有肉。我们从不这样做,家人说不做这种昧着良心的事,我们制作的都是好香肠。但是这也是杀生的行业,所以我们干了三年,赔了三年,五十多万也是血本无归。


  就这个问题,我们也请教过净空老法师,老法师在《学佛答问》中也为我们作了慈悲开示:


  问:弟子的丈夫前几年开过香肠厂(这是做腊肉的、做香肠的),才知道厂商大多数是用废弃的骨头,和动物的内脏磨碎,再用香精和其它化学品制作。请问开香肠厂的果报是什么?现在社会如何选择谋生的行业?


  答:总而言之一句话,决定不要做杀生的行业,你做这些腊肉、做香肠,都是属于杀生这个范畴之内的。而且这是非常不道德的一种行为,用什么?废弃的骨头跟动物的内脏磨碎,来装在猪肠里面做香肠,你这不是害人吗?这叫谋财害命。你提出来很好,人再不敢吃香肠了,再不敢去吃腊肉了,这些香精美味都是化学品,所以你吃了就得病,大概在将来大瘟疫的时候全部都收走了,逃不过!善因善果,恶因恶报。


  净空老法师在讲解《太上感应篇》时为我们开示:“我们在社会必须要有正当的营生事业,凡是杀害众生这些事业不能发财。所得的这些利润,绝不是因杀害众生才得到的,我们的财运是前生修布施所得来的。佛讲得清楚,修财布施得财富,修法布施得聪明智慧,修无畏布施得健康长寿。所以我们营生的行业要选择,决定不能干杀害众生这种行业,这种行业对自己决定不利。眼前所得的利润,决定不是因为这个行业而得到的。这个行业往后的果报有得受了。”


  我们到威海时,几乎是身无分文,后来家里有了一点积蓄,又拿去炒股,最后也以赔本告终。这都是因果,用不正当的谋生方式,得到的果报就是如此。因果点滴不差,我们家的报应为什么首先表现在大儿子身上?因为他是我们家的长孙。因果报应丝毫不爽,感恩佛菩萨、老天爷、老祖宗的保佑,否则不孝父母,开游戏厅、香肠厂,哪一个果报都不轻。警惕世人一定要断恶修善,深信因果。


  我没学佛前,总是想要自杀,我心灵的痛苦、空虚,一直很难自拔,姐姐和姐夫帮助我很多。我从小就怕黑,不能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29岁之后身上有一些病痛,常常淌黑血,可能与我打胎有关,身体一直不适,常常做恶梦。2005年7月15日,我梦见两个人拿着牌子,写着我的名字喊我。我藏了起来,还见到了铁狗、铁树。当时姐夫和姐姐都学佛了,有一天我到姐姐家里去听经,听了十多分钟,感到佛经特别有加持力。


  有一年我们送姐夫到了天目山,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的生死表,说我的寿命原本有五十三岁,但是在三十五岁的那一年,会得一场病去世。生死表后面写:“如果你行善积德,寿命可以加长。”我在梦中和母亲、姐姐三个人都哭了,我跟姐姐说:“姐姐如果我死了,你要好好的超拔我。”


  醒来之后,我打电话给姐夫,帮我请教齐居士该怎么办。齐居士很慈悲说:“她很有善根,赶紧放四十九天的生,读四十九部《地藏经》,并做三时系念佛事回向。”我依教奉行,开始放生,诵经,做三时系念。我在读诵《地藏经》时,感受到地藏菩萨的伟大,救度自己的母亲,以及“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大愿。


  当时威海下了一个月的大雪,我迎着风雪,天天都去放生,买了蛤、鱼各种海物。天经常打雷,黑呼呼地,大雪片铺天盖地地下,风大得不得了。我恳求佛菩萨慈悲加持,结果风慢慢就停了下来,我们皈依回向,再往海里放,等到放完了之后,风突然大得人都站不住了,佛菩萨真是有求必应。有一次我梦到刀鱼剩下的骨头,在地上拧来拧去的。我常常第二天能放什么生,头一天晚上就能梦到。就这样整整放了四十九天的生,诵了四十九天的《地藏经》。四十九天之后,我的身体渐渐地好了起来。


  后来我和姐夫、姐姐一起去了山东某寺庙,寺院正在建设中,我们请到了很多光盘和书,到寺院感到很温馨。我们回来的路上,满车听到的都是佛号,是寺院“阿弥陀佛”圣号的声音,我和姐夫、姐姐全都听到了。


  回来之后我就决定要吃素,原来我满脸疙瘩,吃素不到一年,脸上的疙瘩全都消失了。原来出门开会,回来在家里都要躺一天,脸色是青的,都要画浓妆来掩盖。吃素之后,身体好了,身上有劲了,脾气也没有原先那么暴躁了,原先我特别爱生闷气。我跟丈夫说:“金山银山让我不学佛是不可能的。”我铁了心这辈子都得学,我得到佛法的好处了。原先我一个月至少有五六天,成夜睡不好,脑子总是有一根筋紧紧地拽着我,学佛之后,我再也不失眠了。现在我特别自在,生意也没费心思去管,家里也赚了一点钱,现在有五家服装店,是在超市的连锁店。


  我学佛之后梦见好几回地狱,以及我打胎的婴灵。我学佛不久梦见去了一个地方,门像大山似的,底下是门,有石头雕的各种像,呲牙裂嘴的。有好几匹马没有皮,站在那里像是在淌血。我赶紧念佛,实在是太吓人了。


  另外一次我梦到地狱,人都一米高,有大铁狗在咬人,血瞬间就喷出来了,我赶紧念佛,出现了无数地藏菩萨的铜像。我的朋友在梦中告诉我:这是正在建设中的地狱。我看到了扒皮地狱、抽筋地狱,还看到了黑白无常。我拼命地念佛,绕着走。我看到抽筋地狱,把罪人的筋绵绵不断地往外抽,罪人的嚎叫之声特别吓人,地狱的场景特别清晰。还有一次我梦到我到了大海边,海浪翻腾,还有大黑山。


  我打过两次胎,2008年初,我陪姐姐到庐江某道场。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梦见了一个小女孩,不大点儿,她叫我妈妈。我问她:你是不是我打的第一个胎?她说是的。我向她忏悔,她就哭了,她说:妈妈你一诵《地藏经》我就不受罪了。她说她在地狱里,有烙铁烫她的肚子。她说:“妈妈你以后念佛要为尽虚空法界的众生念佛。”她说妈妈你把我送走吧,我要到那个山去。我抱着她,当时特别地黑,我们左转右转的,见到了一个木头小坑,我把孩子放在了第二排第二个。我醒来之后浑身虚汗。这个梦特别真实。


  醒来之后,我跟家人商量,这里离九华山很近,这个孩子肯定与地藏菩萨有缘。我们把这件事情跟讲堂的法师商量,法师建议我们到九华山肉身殿,我们就去了。结果转来转去转到了一个挂牌位的屋子,正好有堕胎婴灵的,我就为我死去的孩子立了一个牌位,结果负责人啪地一下,就把我的这个牌位立在了第二排第二个位置,跟我梦中的场景完全一样。我上了一柱香说:孩子,你在这里好好地修行吧。我求菩萨照顾她。我们就下山了。


  我喜欢读《地藏经》,我读诵一次,就被地藏菩萨的孝心孝行感动得不得了,觉得菩萨太伟大了。现在我的儿子病好了,我真是应该义不容辞地为佛法多做一点事情。


  希望我亲身经历的这些故事,能警醒世人:因果报应,丝毫不爽。祈愿世人都能深明因果,断恶修善,积德累功,离苦得乐。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