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如何送往生——节选于犟牛老师《信因果 修净心》

送往生要用引磬,不要用木鱼,因为木鱼表昏沉。尤其我们打佛七,不知道同修你们有没有感觉?我们几个人打打佛七,一打就是一天一宿,你这木鱼“梆梆”敲,你这脑袋都低头了、昏沉了、耷拉了。因为敲木鱼敲的,他昏沉,“梆、梆”这木鱼一敲脑袋都耷拉了。如果你用引磬这差不多,一看你脑袋耷拉了,用引磬这一敲,“嘡”一下子就醒了。你用木鱼敲吧,“梆、梆、梆”越敲脑袋越耷拉,所以你要用木鱼敲,就把中阴身给敲迷糊了。要用引磬,不要用木鱼。另外要告诫他的家亲眷属不要杀生,绝对不要杀生。因为这边活人杀生,谁造成的?死者造成的,为死者杀生,他能成佛吗?

下面讲讲中阴身的情况:

人的轮回分几方面,中阴身也叫中有身,有没有身体?有身体,有这个身体,只不过我们看不见了,这就叫作中有、中生、中住、中死,我们众生轮回就在这四个“中”里面轮回。什么四个中?

中阴也叫中有,什么叫中有?就是今天我想从这间房子出去到那间房子去,从这间房子出去了,还没进那间房子的门,中间这条路程就叫中阴,叫中阴期。中阴期多长时间?七七四十九天,最晚的七七四十九天,有的机缘成熟,恐怕七天就投生了、就走了。这不是固定的,根据你平时所造的善业和恶业的缘来决定,但最晚是四十九天。在这四十九天之内,我们民间给他起个名叫“游魂”,世间人把它叫作“灵魂”,这个说法是不确切的。因为他有魂没有灵,要有灵的话,他不会往恶道跑,所以我们管他叫游魂。这是儒家讲的,悠悠荡荡、迷迷糊糊,就这段时间叫游魂。最晚是四十九天,也可能是三天、七天、十四天、二十一天就可以投生去了,这就要看他的缘份,这叫中阴身。

中阴完了又变成中生,什么是中生?一投胎这个期间他就变成中生。在雌性的腹内有这么个“我”,跑到那里呆着去了。有没有?有,中阴、中生,中阴身到那里生去了。

中生完了是什么?转中住。什么是中住?从母体分出来了,到他寿命将尽的时候,这个期间叫中住。像我们的寿命活到八十岁,从生下来那天到八十岁,这个期间叫中住。中间住在这个,没有太大的变化,你还是你,你这个色身还没变,只不过是从小到老有这个变化,并没有脱离开你这个色身,这叫中住。

中死是什么?住完了该死了,中死,还得死。死还得中阴,中阴完还得中生,中生完了还得中住,中住完了还得中死……老是这么循回,每循回都离不开色身。因为你投生,投生就有色身,我这两手、两腿没有了,我又跑那儿用两个翅膀扇呼去了,这个也是。什么时候你真正明理那天,修行好了那天,色身没有了,你算自在。别说是我们佛门讲这个,就是释迦牟尼佛在没来娑婆世界之前,原来释迦佛是孔子时代的人。他前边的大德是老子,老子也不是一般人,通过老子的话来看,老子有一句话很说明问题,他说:“吾之忧患在吾有身。”什么意思?说我有个大的忧患,这个忧患就是忧愁的一个东西是什么原因?在我有身,就是我有这个身体。什么时候我这个身体没有了,我这个忧患也没有了。那什么时候没有?超出三界外才能没有,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这要展开说就特多了。

中死是什么?住完了该死了,中死,还得死。死还得中阴,中阴完还得中生,中生完了还得中住,中住完了还得中死……老是这么循回,每循回都离不开色身。因为你投生,投生就有色身,我这两手、两腿没有了,我又跑那儿用两个翅膀扇呼去了,这个也是。什么时候你真正明理那天,修行好了那天,色身没有了,你算自在。别说是我们佛门讲这个,就是释迦牟尼佛在没来娑婆世界之前,原来释迦佛是孔子时代的人。他前边的大德是老子,老子也不是一般人,通过老子的话来看,老子有一句话很说明问题,他说:“吾之忧患在吾有身。”什么意思?说我有个大的忧患,这个忧患就是忧愁的一个东西是什么原因?在我有身,就是我有这个身体。什么时候我这个身体没有了,我这个忧患也没有了。那什么时候没有?超出三界外才能没有,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这要展开说就特多了。

欲界是六层天,色界是十八层天,无色界是四层天,加一起是二十八层天。二十八层天里面的众生都是没出三界,跳出了三界以外你就自在了,现在还不是自在。但是跳出三界以外是不是大自在?不是大自在,像声闻、缘觉,佛批评他叫作“自了汉”。什么叫“自了汉?”他自己得解脱了,他不去度别人;只有菩萨和佛,菩萨还有欠缺,只有达到佛究竟圆满的时候才没有欠缺。菩萨他就不是“自了汉”了。菩萨都是做不请之友,他随缘度众生,不着度众生之相。

就是这么个轮回关系。我们这么转哪,中阴——中生——中住——中死,如果你想不轮回了,从中间掐断一点往回转,到中生了不生了,不管你从那块儿掐断一点往回逆转,你就成就了。怎么逆转?说我这转不了,么转不了?在生活当中和大众不一样的想法、不一样的思惟、不一样的做法就是逆转,这个明白吧?别人不愿意干的,吃亏的事我们愿意去干,这就是逆转,逆转的好处是我们当生能成就,这讲的就叫中阴身。

我们在送往生时候,就用一句佛号,一般的就是一个开示、一个念佛,大家助念。晚间我们受不了,两班倒,一班念一个小时,休息一个小时睡点觉再起来念佛,人多三班倒。人少念不了怎么办?那就替换念佛,互相交替念佛。一个屋里的人可以分成两伙儿,一伙儿念一句阿弥陀佛,或者两句阿弥陀佛,另一伙儿不念;另一伙儿再念一句或两句,那一伙儿不念,交替念佛,总之一定佛号不要间断。当念到十二小时以后,不要动身体,不要一会儿揭开看看,一会儿捏捏他的鼻子,一会儿晃晃他的脑袋,这是绝对不允许。我们助念团可千万看住这一点,不准许,往生者的床铺都不许触动,我们来回走,这强烈的风都要避免,尽量离死者远一点。

如何验证亡者是否往生?

十二小时以后就可以验证,怎么验证?有胆大的居士,其实没事,你去助念,他能抓你吗?他是不会的,你要跟大伙儿去助念,他感激还来不及哪,像张德超经常检查往生者的身体。怎么验证?把前胸的衣服扣解开,试探胸口,一摸热乎不热乎?你摸别的地方都冰凉,像什么那么凉?就像冬天的石头似的那么凉,死者都这样。如果胸部这一摸热乎,走人道、走善道;如果一摸额头热乎,走天道;往头顶心一摸热乎,走佛道。

如果你摸胸部热乎了,你就以为:“行了,他已经走人道了,我们没白费功夫,我们都撤了吧!”这叫坑人,走人道把人给坑了、坑人。怎么坑人?一般的人就是我们在座的人不可能走人道。为什么不可能走人道?因为佛门里的善恶,什么叫善?为他人想、为他人做这叫善,为自己想、为自己做这叫恶。你一生为他人的事做得太少了,你不可能走人道,人身难得,你送一个走人道、送一个走人道,他怎么修的那么好啊?人身这么难得,老人说我:“亿万人当中就你这么一个”,你怎么送一个走人道、送一个走人道?怎么都修得这么好?走人道什么原因?自己的愿力,家亲眷属的至诚心,加上我们同修至诚心相送,使他走了人道。记住,凡是能走人道的,这个人肯定往生。所以你可千万不要坑人,把他送到人道,你就不助念了,这伙儿人走了,这纯粹是坑人。

走人道以后,我们把力量集中哪里?告诉他的儿女:“你父亲走人道了,马上就要往生极乐世界了,快好生念佛,磕头、至诚心相求……”然后我们的居士念佛的心量再加大,加大力度。这个时候佛号一起来,多长时间?我们一般的送两个小时,最晚四个小时。十二个小时加四个小时是十六个小时,这个时候你就看吧,身体柔软,面貌变得年轻,原先七十来岁,现在五十来岁;生前是尖嘴猴腮,现在是四方大脸,咪咪笑,殊胜劲儿就上来了;身体放香,真正是往生了。这才可以暂时松口气,一看是往生了,是要松口气。我好犯这个毛病,张德超她不犯这个毛病,她还照样念佛。我检查一看具足了、往生了,我就上外边唠嗑去了,不管了,张德超还加紧念。

这个时候亡者真的往生了,就可以让他家亲眷属看一看:你们看一看,往生什么样?原先这手梆硬的,这回柔软了,现在和活人手一样;过去这个人的血管瘪瘪的,现在血管全绷起来了;生前这手紫青的,缺氧,现在都是肉红色,非常非常殊胜;那嘴唇原先是紫色的,现在就和好人一样;还有殊胜的是什么?原先是男的,现在变成“女”的了;那眼眉细溜溜的,那嘴唇、脸蛋也象是化了妆了,这都是非常殊胜。这个时候你再摸,就不用摸胸口了。但胸口也是有点热乎,你摸头顶心,原先头顶心冰凉,现在是温热了,这人往生了。

这个时候可以做个佛事,做个小法会,给他的冤亲债主。感谢他们:你们帮助我们,把他放行了!给他们超拔。做哪些呢?一遍《佛说阿弥陀经》,七遍到二十一遍《往生咒》。像我们在北京送王万荣那是没办法了,让人逼得没办法了,弄不好要给送到公安局去了,我们念了一百零八遍《往生咒》。那是大伏天,当时气温是四十二度……一般的只要七遍到二十一遍就足够,一遍《净土文》就可以了。然后就是回向,给往生者本人回向,给所有的冤亲债主回向,就是对外边和往生者有关系的这些众生都答对答对。如果他们家非要烧纸,可不可以烧?可以烧,你烧的时候别划个圈:谁也别抢,这是专门给我爸、给我妈的……这就麻烦了。到院门口烧,他的冤亲债主,化解冤亲债主;不要:“爹呀、妈呀,你收下呀,你到那边好有钱花呀……”那就麻烦了。我们送往生忌讳烧纸,因为老人拍打我的时候,不是说要香不要纸吗?要香。烧香。归依证、五戒证、菩萨证什么的都一块儿火化就行了。

送往生一定要注意就这么送,千万不要摸胸口热了就不送了,千万不要。凡是胸口能热的,这人肯定往生。如果这人业力重,还送不走那怎么办?我们在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亡者已经走人道了怎么办?分出一部分人到佛堂念《地藏经》,念三遍,给亡者的冤亲债主回向就可以了,就能走了。如果四个小时没走,那再念,还是念佛,念六个小时佛。要我看,凡是到人道了,我送的这么多往生的,凡是胸口热的没有不往生的。但就一个人没走了,没走了是什么情况?这个人是个受菩萨戒的老修行,但他这个缘不好。

那是前年的三十晚上,他的子女给我打电话:“犟牛居士,我父亲要走了……”离我们那儿有六十地,是我们市郊的一个小镇。这三十晚上给我打电话,我一想这大年三十晚上都在家过团圆年,我去找谁呀?就是找张德超她是没什么说的,这是大师兄找我,我指定去,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她爱人烦不烦哪?你这老头子,这大三十晚上把我老伴儿领跑了,和鬼打交道去了……这家人烦不烦哪?后来我一看没办法,还是我去吧,谁也不找了,就我一个人去吧!

我到那儿去了以后,揭开死者身上的单子一看,死者呲牙瞪眼睛,我就知道咋回事了。我就问家属,我说:“什么原因?他原先是这样吗?”家属就说:“原先没有啊,没呲牙瞪眼哪!”我说:“原先没呲牙瞪眼,现在怎么呲牙瞪眼呢?”家属说:“没有啊,是不是我们给他盖被子盖的?”我想起来了问家属:“他咽气时候在那儿咽的?”“在炕上!”“怎么鼓捣到地上了?”“我们搭床给他穿衣服,然后把他抬到地上的!”我说:“你们这些冤亲债主,一点儿孝顺心没有,你的父亲修了一辈子,让你们给坑了。我们不让动身体你们知道不?”家属说:“只是听说!”我说:“只是听说就行了呗!那准得还要见见死人实践哪?听说就都执行啊!这怎么办?”我接着问:“穿衣服之前是这样吗?”“不是!”“这不就得了!现在怎么样,呲牙瞪眼哪!”我又问了:“他穿衣服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吗?”“穿衣服没什么感觉,但是我们衣服穿到那块儿,我们摸那块儿,他那块儿肉‘登登’跳?”我说:“这不就是割肉一样吗?这还能送走吗?”这一说家属也冒汗了。没办法,这大三十晚上,光生气也不行啊,还得念佛,得送。一个居士没有,就我这一个老居士,就跪那块儿送。送了一宿,第二天又送了一上午,这时候我揭开被子一看,眼睛闭上了,嘴也闭上了,身体是属于半柔软状态,不是那么柔软。一摸胸口,胸口热了,我说:“我可得回家过团员年去了,他也差不多了,他走善道了,走人道了。但走哪个人道呢?恐怕果报不是太好。谁造成的?你们家亲眷属造成的,我是没办法了,他得了人身不会得好报!”这大家就明白了,不能生到富贵家,将来闻佛法的机会也不是太多。因为他是嗔恨心,我们是从地狱里头把他拔出来的,这就不错了。我说:“给我找车,我回去了!”三十晚上陪着死尸呆了一宿,车来了我就回去了。

我送这么多往生,就这一个没走了,走了人道。这说明什么?我们一定要掌握住,一般的是不能走人道的,一定要看住死者,绝对不准许他人触摸,绝对不准许。

另外办丧事不准许走世俗的路,什么世俗的路?像大城市还差点儿,我们一般的小城市好搞这个东西。到土地庙,弄一个大扫帚,上边滴啦当啷挂的那个纸,两个人抬着。明明往前走,他不是,他往后退着走,一边退一边“爹呀、妈呀”的叫,一直退到土地庙。在土地庙那里转了几圈再回来,非要把中阴身弄到土地佬那儿去,这是绝对不准许。另外不准许扎人扎马,在你们大城市恐怕没有,你平常造的恶业已经够多的了,一切惟心造,你扎那个人、扎那个马,你心里就是害人、害马,还想给你福,你怎么这么好享受?这个是绝对不准许扎。我遇见这个情况,当时就告诉烧掉,有的说:“给我妈扎那个牛,得让它喝水呀?”我说:“你要让它喝水,那我就不管了!”“别不管哪?”“你要让我管,那就烧掉!”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含糊。

以上就是送往生要注意的一些事项,另外要做家属的工作,要改素食;还有为了使往生者莲台增大、品位增高,最好把他积攒的钱财进行布施。

三天没送走怎么办?

顺便我给同修讲一下,有的三天没送走,有没有这样的情况?有这样的情况。因为某种因缘三天没送走,尸体已经火化了,这个以前我很少讲,今天既然出来了,我就给大家讲一讲。

按正常的规律,中阴身每七天醒过来一次,其余他都处于昏沉状态,七天醒过来一次。如果死者在家停了三天,我们没送走,确实没送走,火化了,一点儿瑞相没有。那怎么办?好办,能不能走?还能走。有多少希望?百分之八十的希望还能走。这个我们就得会了,今天和大家有特殊的缘份,它出来了,出来我就讲。

怎么做?叠个小纸牌,上面写着“某某居士之莲位”,往佛堂上一放。从亡者咽气的第十天开始算,也就是说亡者死后的第十天为第一七,组织居士还和送往生一样,用引磬敲,喊他的名字:“某某某,今天是你的第一七,你要回来和我们一起念佛,好求西方三圣来接引……”这个时候的开示要增加一个内容,什么内容?告诉他:“你见到耀眼恐怖的五色光,无论什么颜色,你要马上投入!”加这么一句话。可要记住:“耀眼的光、恐怖的光,你看了非常害怕的光,你不要躲闪,马上投入,那是佛光!”完了同修念佛,也是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开示一次,开示的内容和送往生的内容一样,唯独加上这个光。因为佛有时候他化身佛不来,报身佛我们也看不到,有时候佛就用光来接引众生。

我方才讲的目前社会上对这个光有分歧,有什么分歧?有的人说佛光是柔和的光、是随着众生心性的光,说这是老法师说的。但是我们要明白,柔和的光、合乎我们心性的光是哪些人见的?是我们活人见的。老法师讲了是柔和的光、是平和的光、合乎我们心性的光是佛光,是因为太阳的光非常强烈,佛光我们活着的人感受不到。老法师讲的对不对?讲的对;但是我讲的对不对?我讲的也绝对对。因为我讲的是对中阴身的开示,不是活人见的那个佛光。老法师讲的是活人见到的那个光,我讲的是中阴身看到的光,佛光对中阴身来讲肯定是耀眼的、恐怖的、非常可怕的光、强烈的光,才是佛光。有的人就拿老法师这话来抵制我说的这个观,我当时就告诉他:“如果佛光对中阴身来讲是柔和的光、合乎自己心性的光,那我们就不用念佛了。干什么?死了以后这个光一来,我们“唰”一下就投入进去了。因为这个光非常合乎心性,我不用选择,马上投入,那我们众生都成佛了。为什么我们都没有成佛?因为我们见到耀眼的光、恐怖的光我们害怕、躲闪,这边六道的光,五颜六色的非常的柔和,合乎我们的心性,我们往里投,一投投错了,六道……”你说对不对?绝对对。如果是柔和光的话,我们这些人都不存在了,都是佛,所有的众生都成佛了,马上都成佛了。因为我们见到柔和的光都不害怕了,不害怕就往里贴近了,一贴,进了就是六道。所以在七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敲、一定要讲,一定要讲这个光。

当然了我们不管是谁说的,得找佛说的。佛在什么上面说的?我们前些日子看到的那本书叫什么?小字我看不见,那大字我还看得见,同修们就说了:“大师兄,你讲的一点儿不差!”我说:“我怎么讲的一点儿不差?”他们给我找来了根据就是《中有教授听闻解脱密法》,这本书是密宗的,是专门讲光的。这里边讲的就是耀眼的光、恐怖的光是我们非常害怕的光,这个光一来,你要投入进去,那就是佛光。验证了,说明我说的这些还是对的。

七天一次,念佛念多长时间?最好一天,半天也行,就是念佛,然后回向,告诉他念佛。所以我们净土法门就是念佛,这是最殊胜之处。如果这个七天没送走怎么办?怎么知道没送走?没有一点儿感应,风平浪静一点儿感应也没有。那么下一个七天我还念、三七我还念、四七我还念、五七我还要加大力度念。一般的情况下用不了七七,五七就解决问题;你要等到七七,那就不赶趟了。所以在这个期间我们一定要念,因为中阴身七天醒过来一次,但你收场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你可不要乱投入,你不见到耀眼、恐怖的光你千万别投入,见到那个柔和的光千万不要往里投,那是六道光,一定要注意,六道光投不得……”这个一定要提醒他,免得他投错了。一直到五七的时候,我们也这么念,这样的话一般的五七就走了,往生的可能是有些感应。但我们不求感应,确实有感应,不是求来的,这样的话也能把中阴身送走。以前我讲就讲到三天的情况,今天我讲了每七能走的情况。

如何来确定是往生了或者是生善道?

往生有三个标准,这三个标准其中出现一个标准就是往生;这三个标准如果一个没出现,即使非常殊胜也不是往生。

第一点,预知时至。难哪,对我们来说很难,但是如果呼吸念佛方法你掌握了,你看难不难?真预知时至。

第二点,空中有乐曲。空中有古筝或者是其它别的乐曲,像史纯印老人走的时候,空中有乐曲;我的大嫂潘庆芬走的时候,空中有乐曲。

第三点,身体放奇香。真香啊!身体放奇香。现在我们这个道场也香,是飘香,一阵儿一阵儿飘香。你要特意去闻还没有,没有,有时候一阵阵儿的还真香。

这三条占住一条就证明他往生,这三条一条没有,即使身体柔软、面相殊胜也不是往生。是走了三善道,人道、天道、修罗道,这虽然是不错了,但是终究还是六道。我们还得想办法让他走,这是我们的大愿力,佛的愿力、我们的愿力,二力相应我看都能走。

为什么走善道身体非常柔软?人们不都说人死了断气以后身体就是僵尸,非常僵硬。我上次在北京送往生回来在火车上,我们的邻座有几位军医,高级的大夫。我们这边议论送往生这身体怎么柔软、怎么放香,我们在这儿议论,他们就插嘴。所以说没有事实很难教育人,这佛法要想度人特难,这人们刚强难化不可度。你说我们唠嗑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这边说柔软,他那儿接茬了:“我当大夫当了好几十年,我也没看见过一个死倒能柔软的?”我们说这个往生者笑眯眯的,他们说什么:“一个死人都没有神识了、没有思惟了还会笑?要是会笑非把人吓一跳?”我们说:“那身体可香了!”他们说什么:“那就是掸香水了呗!”完了他们还说:“他们说那个,你说咱们当了好几十年大夫,怎么没遇见一个?”因为你看见的那些个都是走的鬼道,没有走佛道的,你上哪儿遇见?不相信,认为人死了都是僵尸。

为什么我们送的往生不是僵尸?僵尸是什么原因?你这边一断气,冤亲债主找你来了。这亡者一害怕,一愣神儿,僵到那块儿了,恢复不过来了。为什么又柔软了?这一念佛,天人接你来了、佛菩萨接你来了。你一看我的亲人来了,非常高兴,这一高兴把这个“愣神”给缓解了。一缓解心态变了,所以他身体就柔软了。我们也有这个体会,如果我们正在聚精会神的干活,后边突然有人招呼你一声,你猛回头:“怎么回事?”同一个道理。是由于害怕、恐怖造成的,恐怖感造成的僵尸,真正往生者绝对不僵尸,我给同修讲一个具体的例子。

有一位叫刘翠兰的居士病故,她有六个子女,有一个儿子是搞公安的,其余都是搞医的,他们都不相信佛法。为什么把我们这些人找去了?因为刘翠兰有一个外孙女,十八、九岁,就她起作用,就她信佛。干什么?非要把她姥姥送到佛国,大人阻止不了。她都到什么程度了?就像疯了一样,你如果不按佛门办,我当场就上吊、自杀,给你玩命。这个孩子真的急眼了,眼珠都红了,就跟家人干。最后家人让步了,说死了一个老的,别再死一个小的,一块儿发送可就麻烦了。没办法让步吧,反正一个死人,让她弄去吧……她就把我们找去了,头一天我们去了,当时是伏天,我和张德超还有身旁的居士去了七、八个。我们就在那儿念佛,念了有五、六个小时,念到晚上的时候。这个小孩也是挺乖的、挺聪明,她就寻思这是老犟牛,这几个居士能不能把我姥姥送走啊?没有把握,怎么办?把师父找来了。出家师父一进门,咱们一看师父来了,给师父顶礼吧!顶礼完,师父把海青前边往上一抖,后边这么一掖,大摇大摆的往那儿一坐,就在那唱着念阿弥陀佛。大约念了半个多小时,我一看这师父也不告诉咱们开示什么的,这师父来了,得听师父的,这样不够呛吗?人家师父能不懂吗?我就告诉张德超:“咱们走吧!让师父领着人念吧!送不走,这人绝对送不走,就这么送绝对送不走,咱们撤吧!”我就领着七、八个人走了,家人怎么留我们也不干,说家里有事,我们就撤了。

师父就领着念了一宿,念到第二天早晨四点钟,师父一想,我们这念了一宿了,加上他们居士念的五个小时,这就念了有二十几个小时了,肯定往生了。于是师父就告诉我们梅河有个老修行姓李,是个男众,经常在庙上,确实是一个影响众,很有威望。师父就告诉李居士:“李居士,你摸摸他往生没有?验证一下!”李居士下来了,摸摸头顶:骨似的凉!李居士摇摇头:“不行!没走了!”师父一听没往生,那一定是走善道了!又告诉李居士:“你看看是不是上天道去了?”李居士一摸额头:刺骨似的凉,还晃晃脑袋:“没走!”“还没有?那肯定是人道了,你再看看人道?”李居士又摸:冰冰凉,邦邦硬!李居士还晃晃脑袋:“人道也没走!”师父一看,这三善道没有,那下边就不用摸了,还摸啥呀?摸脚,脚热乎,那是地狱道;摸膝盖热乎,那是畜生道;摸小腹热乎那是饿鬼道,那还用摸吗?师父一看都邦邦硬、冰冰凉,没送走,没送走我先走吧,他走了。

师父这么一走,这人都散了。这李居士骑着自行车就敲我家门:“犟牛,快走,犟牛,快走!师父走了!”“师父走了和我有啥关系?”“师父走了,人也跑了!”我把门打开了:“哪人跑了?那尸首跑了?”他说:“尸首能跑吗?”我说:“那什么跑了?”“中阴身跑了!”我说:“中阴身跑哪去了?”“那上哪知道!三善道没有!”后来我起来了,那时正是早上五点,我就打电话把张德超她们几个又折腾起来了:“赶快走,中阴身跑了,往回抓!”我们到那儿以后,我这一摸冰冰凉、邦邦硬,我一看这可怎么整?我告诉同修:我们做一个佛事活动。怎么办?同修你们也要听好了,以后要是遇见这样的情况,好往回抓中阴身。怎么往回抓?我一看这已经是二十个小时没送走,还能不能送走?另外这个期间她跑了,遇到因缘雌雄交媾她要投入了怎么办?心里真没有底。我就告诉同修,做一个小型的佛事活动,一遍《佛说阿弥陀经》,七遍《往生咒》,用引磬敲,呼唤她的名字:“某某某,你赶快回来,赶快回来,我们现在给你做佛事,你跟着我们一起念阿弥陀佛,好往生极乐!”我们做完法会以后,把她又敲打回来了,就又继续按部就班的念佛。

就在这个时候,刘翠兰在公安局的儿子就拽着我的脖领子:“犟牛你来!”因为我这个人学佛以后随便你折腾,吃一百个豆不嫌腥。她儿子就拽着我的脖领子把我拽到门外,对我说:“犟牛,这大热天,你这么鼓捣,你要是给我妈鼓捣臭了,你负责任哪?”我寻思那是你妈,也不是我妈,说我鼓捣,让我负责。我当时还不知道他是谁,估计是老人的儿子,说话挺横,大高个儿,我这体格他掐我脖领子就像抓小鷄似的。我跟他说:“你可不要加这个意念,如果真要是往生的话,这大三伏天不用说放三天,你放七天她也不会臭的。但你这个意念可不好?这容易出问题……”我心说要是真臭了,我就找你这个意念。

如果念到十二个小时的时候,用中指的背面轻轻的去弹,一弹就知道了,不要这样扒拉。虽然超过十二小时,如果中阴身真要是没走,你这一拽就麻烦了,这个我们要懂得。如果这一弹身体柔软,然后我就上手了,用手这么一抓,稀面软、稀面软。这回我来理了,这回我要治治你。我马上把亡者身上的被掀开了,我说:“你们都过来!”他们看我这么横,那阵儿还是小绵羊似的,现在咋这么横?因为我有理了!我说:“你们看看,往生就是这个样子,看见没?”干巴瘦的小老太太那脸粉红似白的,那嘴像抹了口红似的,身体非常柔软,到了灵棚可香了。我说:“看见没有?佛法不是迷信,绝对不是迷信,像你那么送,能送走吗?”这几个儿女一看都傻眼了,一看他们的妈比她年轻时候还好看。因为老人的儿女都是医院的大夫和护士长之类的,没见过这样的尸体死了以后还稀面软?我就来理了,告诉这些子女:“给我跪那儿!”我没让他们跪在席棚里,因为席棚里有阴凉,我们念佛人在那儿,我让他们跪在太阳底下。他们几个都老老实实跪那儿了,那大汗直冒。我为什么这样做?是为了度他们,给他们消业。我告诉他们:“磕头!”他们就磕头。她那个儿子一磕头就看见他妈那个灵床,因为他妈的灵床垫起来很高,他看到床底下有股凉气“唰唰”往上升。他就说怪不得老犟牛说尸体放七天也不坏,原来这床底下像冰箱似的冒凉气,托着这个身体。这回他真服了,他匍匐在地上跪在那儿两个小时。后来不时的经常斜眼瞅我:“让我们起来活动活动……”我说:“不行!”咱们居士的心是真好:“犟牛居士,那晒得太厉害了,就让他们起来吧!”我一想这帮可恶的人,让你们知道知道厉害,也知道知道这送往生怎么送?这往生是那么容易送的,你们还不理解?我也不吱声,一直跪了三个小时,一个个全趴那儿了,也不磕头了,像小板凳似的,全趴下了。我一看这可真现原形了,我就说:“起来吧!起来凉快凉快,回来参加助念!”这回也听我话了,也不拽我脖领子了,规规矩矩,一直到出殡以后。

就这一个往生度了全家二十多人,坐着大汽车到龙泉寺皈依去了。现在她这个儿子是我们佛门的大护法,我要用大汽车去助念就找他。因为他有权,我说:“你给我找辆大汽车,我去助念去!”“好好,你等着!你等着!”今年是他母亲往生一周年,他在龙泉寺要打斋。什么是打斋?他可能拿出七、八百块钱、一千块钱,把所有的居士全都找到龙泉寺。梅河凡是有缘的居士全找,但他没找我,他知道我这个人找我也找不动,因为这事我不干。完事以后,在饭店招待居士们吃的饭。吃饭的时候找我去了,我说:“你不拽我脖领子了?”“我错了!我错了!”我说:“你知道错了就行了,你们吃去吧,我从来不吃这个饭……”居士们都去了,招待挺好,这个人还真挺好。后来他对我说:“等我妈三周年的时候,我还打斋,我要打个大丰厚的斋,你老人家去呀?”我说:“到时候再说吧!”我心说,你能入佛门就行了,就算满我的愿了,吃不吃饭那是小意思!

所以我们送往生,这三个条件预知时至、空中有乐曲、身体放香必须具足其中的一个条件,不具足那不是往生,是走善道。我以上讲的这个例子就是让同修们都知道,以后你们真要是遇到这样的情况知道应该怎么办?中阴身跑了就用这个办法,就是要用引磬喊,把他喊回来,还照样像原先那样送也能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