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植物人念佛 安祥往生【转】

  念佛一法,乘愿往生,法尔自然,随意所愿,皆可得度。然垢障凡夫,或囿于凡夫知见,故有不敢彻底信受者。近闻一植物人念佛,安祥往生,可为念佛往生之有力证明也。佛愿不虚,岂欺我哉!


  湖南长沙市周希味,男,六十八岁。转业军人,厂里干部,共-产-党员。二○○二年中风,不是很严重,只是不能远走,生活基本能自理。后来又住过一次医院,但无大碍。二○○五年八月病情恶化,第三次住进医院。走着进去,却坐着轮椅出来了。回家后慢慢又恢复了,基本能走路,生活依然能自理。


  二○○六年四月份右半身不能动了,大小便失禁,常尿身上,嘴也不能讲话,人几乎完全失去了知觉。家里请120急救车第四次把他送到了长沙市中心医院。诊断为严重脑出血,有一乒乓球大的血在脑里。医生说:「开刀不开刀都会是植物人。」是否治疗,爱人杜永华与儿子出现了分歧。儿子说:「不放弃治疗,也许有奇迹出现。」爱人因学佛故,主张把老头送到庙里去,医生既然无能为力,也许佛菩萨能把他救好。如果寿元到了,就希望阿弥陀佛接引他往生。商量来商量去,妈妈最终强不过儿子,只好顺儿子意,把钱通通交给儿子,说:「由你们去处理吧,我不管了。」自己一个人悄悄地乞求阿弥陀佛挽回儿子的良心,让老头子少受点痛苦。


  周希味在医院没做手术,只是打了些点滴等保守治疗,全身插了五根管子(手上、鼻孔、口腔、心脏、尿道)。其痛苦可想而知,因不能言语,只好用还能动的左手不停地扯管子,用脚掀被子。不得已,医生只好把他的手绑起来,说他是无意识的动作。一家人一看即知他内心很痛苦,难以承受。住了一个月零8天,无有丝毫好转,儿子也失去了信心。又听妈妈说一直在乞求佛菩萨挽回儿子的良心,心里极不是滋味,见医生也没办法。于是对妈妈说:「那就交给你处理了,我们不管了。」杜居士便带着老头子扯掉五根管子,离开了医院,直奔紫竹山开元寺而来。儿子以为爸爸会死在途中,结果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顺利到了寺院。儿子很感动,第一次向佛菩萨磕头顶礼后即回家了,把父亲完全交给了妈妈、交给了阿弥陀佛。


  到了庙里,只见一个个衣着奇怪的光头和尚走来走去,也不知到了哪里,以为自己已不在人世了,心里恐慌不已。他爱人讲:这里是寺院,都是些学佛的人,他们心地善良,对人很好,你放心,不用害怕。庙里的师父居士个个都很慈悲,有空都去开导他、安慰他,劝他念佛往生西方。他以为大家都希望他早点死,于是一见人来即把眼睛一闭,不愿再见任何人。师父们依然慈悲不舍,抽空给他开示,告诉他:阿弥陀佛是大医王,你念佛,佛会帮你治病,减轻痛苦。如寿未尽,慢慢会好起来。如寿已尽,则可乘佛愿力往生极乐世界。极乐世界非常好,衣食自然,寿乐永恒,没有一点痛苦。往生以后,可以永远和念佛的爱人在一起,还能去度化一家人都到极乐世界……


  十天以后,他的态度开始变化,人也渐渐清晰起来,还能说简单的话了。有一位年轻庄严的比丘尼佛喜师常开导他,也许有感于她的慈悲,及对人世的看破,心想自己活了一大把年纪,现在动弹不得,一无是处,活着也只能给家人增加麻烦,还有什么看不开放不下呢?蒙三宝加持,自然也放下了对儿孙的牵挂,对人世的留恋……他一见佛喜师,即高兴地说:「谢谢,谢谢!」。师父走的时候,还摇手说:「再见,再见!」


  在庙里耳濡目染多了,周希味对往生有了正确认识,对师父们的用心也能体会了。见人不再反感,乐于接受师父们的开导,并主动把床边桌上的佛像放在床铺中间,以便随时可以看见庄严慈祥的阿弥陀佛。过了十二天,儿子来看父亲,见父亲一点不痴呆,还拉着自己的手哭了。儿子讲:「爸爸,您瘦了。」杜居士说:「十多天没吃东西,不瘦难道还能长胖?要不让他再回长沙医院去?」一听说到医院,周希味连忙把伸出的手缩回来,表示不愿再回到医院。看来他已安下心来,准备弥陀来接引往生了。往生前两天,右边弯曲不能动弹的手脚突然伸直了,完全如正常人一样。住到第二十天,在一片佛号声中,安祥往生,毫无痛苦。助念一天后火化,得很多五颜六色的舍利花。


  平时专修的人念佛往生,见得多了,也就不足为奇。植物人念佛,一天天好转,最后安祥往生,可谓难得一遇。佛法不可思议,可不信佛的人因无切身体会,又有几人能相信佛法的不可思议呢?周希味的儿子见父亲在庙里没用什么药物,除了喝点开水牛奶之外,几乎没进饮食,却奇迹般地活了二十天,身体不但未恶化,反而好多了,与医院时之情形判若两人,最后又走得如此轻松痛快,亲眼目睹佛力的不可思议,也开始念佛了。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