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母亲的往生【转】

  公元1994年药师佛圣诞的晚上母亲坐着往生了……。


  她是念着佛去世的,坐在床上很安祥,母亲的住生使我对西方极乐世界生起了绝对的信心。


  母亲的往生要从她的病开始说起,当时父亲刚去世,我在厦门南普陀闽南佛学院就读。接到家里的电报,母亲病危住院,马上从厦门南普陀闽南佛学院赶回天津患病的母亲身旁,病卧在医院的母亲得了脑血栓、脑萎缩、老年痴呆症。我与姐姐、哥哥轮班陪母亲,每当我陪伴母亲时,就在母亲耳边念佛。母亲的病情不断恶化,血管变得很脆,医生在打吊针时都没办把针扎进血管里,医院发出病危通知书,母亲的主治医生是一位居士,这位医生悄悄对我说:您母亲现在的情况在医院里是没有办法治好的,您还是把她带回家,用你的方法帮她老人家吧。我听取了这位主治医生的意见,不顾哥哥姐姐的强烈反对,通过走“后门”的途径(医院不能随便让我母亲这样的病人出院),把母亲从医院接回家里,用佛学的方法帮助母亲。


  回到家里,母亲的病况仍未好转,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每天都要为母亲洗刷及料理生活。有些居士前来帮忙,当时我对西方极乐世界还存在着怀疑,究竟有没有西方极乐世界?究竟有没有阿弥陀佛?自己也不敢肯定。后来还是一位居士给我介绍《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及送来一盒黄念祖老居士讲《净土》的磁带,我才第一次知道“如子忆母,如母忆子”的方法。我穿着出家人的衣服进进出出,当时的政策环境与现在不同,有一位在公安厅工作的居士通知我,公安局说您是在搞迷信活动,要来抓您。这样,我只好带着母亲离开天津,在吉林市附近一个山谷里,花了3千元买了一间房子,把母亲安顿下来,每天仍以“如子忆母,如母忆子”的方法忆念慈父阿弥陀佛,为母亲念佛忏悔回向,可是母亲的病情仍不见好转。有居士建议我诵药师经为母亲忏悔。我就每天诵念《药师如来本愿功德经》和念佛,母亲的病况有所好转,我在一次梦中,梦见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文殊菩萨对我说:“《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你母亲必定往生。”普贤菩萨说:“你母亲往生时会有很多的菩萨前来送你母亲去西方极乐世界的。”


  在94年药师诞前几天,长春市有一批受了在家菩萨戒的居士菩萨,他们在山里的一座寺中得知有一出家师父和他的母亲在山谷中住,每天为母亲念佛,他们就前来助念,说起来也奇怪,当这些居士菩萨来了以后,我母亲吃得很少,最后喂她吃,她都吐出来不吃了,有位居士跟我说:你母亲该往生了,现在是净身的时候。我帮母亲洗了澡,换好衣服,一切打点妥当,居士们轮班助念。每天24小时念佛声不间断。自从母亲病后一直都是卧床,她突然坐了起来,还能双盘,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双盘,很多修了很久的人都没有盘得这么好的双盘。到了药师佛圣诞的晚上,母亲的身上发出浓郁的檀香味,我跟母亲说:“妈妈,您是不是很想阿弥陀佛来接您?”母亲很不情愿说话的样子摆了摆手,继续合掌,经过了90小时42分的时间,最后母亲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手一撒、头一歪,就往生了。


  我母亲,一个从来不知修行、不知念佛、不知吃素的老人,是一个具足贪嗔痴的凡夫,在得病后,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充满了信心,经过一年零八个月的念佛,最后能坐起来,双盘,身上发出檀香气味,这种种的瑞相,也与我的梦境相吻合,普贤菩萨说:“你母亲往生时会有很多的菩萨前来送你母亲去西方极乐世界的。”从长春市来的一批受菩萨戒的居士,他们都是送我母亲往生的菩萨。从这些现象都可以证实我母亲是往生了,母亲的往生让我深信念佛法门的不可思议、深信阿弥陀佛的愿力不可思议、深信西方极乐世界的庄严国土、深深地感受到念佛法门的殊胜。我的愿望是临终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无障碍。


  有佛出世时我们没有得度、在正法时期我们没有得度、在像法时期我们也没有得度,生长在末法时期的我们是何等的根基?善导大师说自己是“具足罪恶的生死凡夫”,我们这些未法众生还有何自高自傲?我们不更是具足罪恶的生死凡夫吗?唯有阿弥陀佛的愿力、唯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才是最根本、最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