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往生”的花季少女【转】

  然而,我的热泪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证严法师讲到了一位年轻姑娘的夭折,本来就很委婉的嗓音变得更加轻柔了,简直犹如一把竖琴上那根最纤细的弦,哪怕穿过一阵清风也会发出震人心魄的颤音:我还有两位弟子,他们夫妇有一个好乖好乖的女儿。这个姑娘才20多岁,又聪明又漂亮,爸爸妈妈视如掌上明珠。唉,人生无常啊,不料姑娘一下子往生了。一个年轻轻活泼泼的人,说走就走了……当父母的悲伤到什么程度,大家都能想象……我很感恩,他们听了我的话,强忍着悲痛同意把爱女的遗体捐出来。佛说慈、悲、喜、舍,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要说舍,世上最难舍的是要父母舍出孩子呀……可怜天下父母心,爸爸妈妈的亲生骨肉,心肝宝贝呀,哪里舍得!舍不得,最后还是舍出来了,所以,我很感恩!我的这两位弟子,做到这一点不容易呀!这是多么大的功德呀,应该欢喜才是……。
  
  证严法师那轻柔委婉的声音不知何时收住了,课堂上鸦雀无声。窗外,雨打菩提,淅淅沥沥的雨声,伴奏着人们心弦的轰鸣。我屏住呼吸捕捉着在云空回响的话语:应该欢喜才是……应该欢喜才是……只有佛家才能够达到的境界呀!证严法师做完演讲,引导大家去参拜遗体冷藏室。他的表情庄严而凝重,脚步很轻,很缓,却没有停留。忽然,他在一台冰棺跟前驻足,伸手抚摸着柜角,目光充满了慈爱与悲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是那位的大体,外面走廊上有她生前的照片,一会儿你们从这里出去就会看到,她的父母每一次走过那里都要落泪……”。
  
  大家来到走廊上,墙上悬挂着许多照片,都是大体们的遗像,有他们个人的留影,也有他们与家人亲友的合影。证严法师指给我看那位的玉照,我不看则已,这一看热泪又一次夺眶而出:好漂亮好可爱的姑娘啊!她在一棵绽满花朵的树下亭亭玉立,乌黑的秀发在熏风中飘动,一双大眼睛被阳光照耀得眯成美丽的弧线,嘴巴翘翘的露出甜美的笑。另一张照片是她与父母的合影,似乎是在自家屋前,一对中年夫妇簇拥着立于中间的爱女,一家人都开心地笑着。姑娘的脑袋稍稍歪向爸爸,愈加显出少女的娇憨柔媚……。我久久地凝望着花季少女的遗像,对“往生”一词有了格外欢喜的接受。对于如此年轻可爱的生命不应该说“死亡”,只有“往生”所蕴含的新的生机新的希望,才能抚慰生者的心灵啊!凝望着这位曾经享受阳光鲜花家园亲情的美丽少女,我悟出了佛教关于生与死,肉体与灵魂的阐释,真的比西方宗教更加聪明。西方宗教说的“灵魂飞升(或坐船渡河)到天堂”只是一趟“单程票”,灵魂们到了天堂就永远呆在那里了。也有天使下凡之说,但天使们只能来人间完成一些上帝交予的任务,很快就得回去复命,不能真正参与人间生活享受人生乐趣。佛教指出的“生死轮回”却是能够给人最大安慰的“双程票”,乃至永远有效的“多程票”,谁不愿意接受这样美好的安排呢?
  
  但是,“生死轮回”是有先决条件的,你要想下辈子投胎到一个好人家,做一个成功的人,这辈子就要积德行善扶贫救苦;如果你胆敢在这辈子作恶,下辈子你可就要遭罪了!这样的教义只能对社会有益处啊!作为一个受无神论教育长大的人,我想,大家应该在意识形态方面求同存异,不论是生活在哪一种社会制度下的人,都会认同证严法师在《静思语》中所作的沉思:“人间寿命因为短暂才更显得珍贵。”“人命在呼吸间。“人无法管住自己的生命,更无人能挡住死期,让它永住人间;既然这么去来无常的生命,我们更应该好好地爱惜它、利用它、充实它,让这无常——宝贵的生命,散发它真善美的光辉,映照出生命真正的价值。”“人生要为善竞争,分秒必争。”
  
  摘自--俗眼观佛门:我拜见了证严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