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观世音菩萨救了我的慧命【转】

  我家住贵州省丹寨县兴仁镇烧茶村,俗名陈通畅,法名陈正觉,现年四十八岁。二零零七年和父亲一起在上海龙华寺皈依。慈祥的双亲,大姐、大哥和两个弟弟。是一个团结友爱、幸福快乐的大家庭!总让同龄人羡慕!
  
  我一九八六年结婚到凯里,因家境欠佳,自己没工作,又无一技之长,生活环境改变,昔日的温馨与快乐淡然无存,开始怨天怨地!天天把怨恨集聚起来,烦恼堆满身心而不自知!我每天发脾气。体重从一百一十斤,降到七十斤。面黄肌瘦,多年不见面的同学、朋友相逢后,都不认识了!
  
  二弟多次打电话邀请我去他家,因弟曾多次劝化我念佛,我不愿念佛,就不去。我二零零七年才送父亲去二弟家,弟开导说:“姐看你这些年,生活不如意,身体又不好,回头来念佛吧!你念佛,诸佛菩萨保佑你。
  
  《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以前身口意犯的贪瞋痴,一切罪业,通通真诚忏悔。重者转轻,轻者自灭。”因我无始劫以来,业障深重所蒙蔽,我回答二弟“不想念佛”。
  
  二零零八年,感觉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查出左肾、右肾,各长出一个液性包块。左肾像乒乓球大,右肾像鸭蛋大。几个医生看了,都说是癌症!半年多来,住院换了几个医生诊断吃中药,越吃药包块长得越大,小的长到鸭蛋大,大的长到鹅蛋大。弯腰走路都很困难!二弟致电说:“姐来吧!用佛法来医疗!”丈夫和父亲送我去弟家,弟特为我诵《地藏经》《药师经》《长寿经》以及放焰口、放生等等。三个月后包块小了很多,但丈夫担心我,就把我接回来做手术。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住进黔东南州医院,作全身检查,作科学鉴定。主治医生亲自对我丈夫说,癌细胞扩散不能手术。吃点中药看,能缓几天是几天。丈夫问医生,那还有多久的寿命?医生答:“最长四个月,最短三个月的命。”绝望中,二弟再次致电说:“姐来吧!你不来,我真的没办法救你的命了!”就这样父亲又送我去二弟家,到上海的第二天就是十月国庆节。
  
  此时的家中乱作一团糟,请鬼师,算命等,他们都说寿命已尽,过不了正月,快准备后事。回头说到上海后,二弟给我一个方子,五行蔬菜汤,他和弟媳就走了。全靠八十多岁的父亲,照顾我,父亲亲自做饭,给我和弟弟的两个孩子吃,煮萝卜白菜汤给我喝。到第八天,我感觉身体轻松,心情愉悦了,就跟父亲说要洗澡。父亲惊讶对我说:“面色有好转的瑞像。”
  
  下午,二弟和弟媳回家,我问二弟,鞋子破,裤子破,你们去哪里来?二弟说:“我和小萍去浙江普陀山观音寺庙,求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把你留下来表法。五百多个台阶,我们三步一叩首”。我说什么?再说一遍!我那刁专古怪的弟媳,都发了慈悲怜悯我的真切心,都能为我去吃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累。我和父亲都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从那刻起,我才开始转念: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联想到观世音菩萨有一副对联云:“若能转念,何需我大慈大悲!如不回头,谁替你救苦救难?”观念转变过来,我才真正名符其实地相信了佛法,证实了佛法的伟大!并且发心深入经藏,真诚老实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次日姑母打来电话,说她老人家去二商场,姓潘的老婆婆那里看米,老婆婆说:“这病人天生善良,做了许多好事,从不宣扬,所以啊,观世音菩萨一直在保佑她!”我终于得救了,这是我夙生多世在三宝中结的胜缘,从此就深信受持佛法!在没接受佛法之前,什么药都吃遍了,加起来可能装满一大车,都吃不好。依教奉行佛法之后,萝卜白菜汤才吃了七天,第八天就见奇效!佛法真是不可思议!佛力不可思议,法力不可思议,众生心力不可思议;然众生虽具有不可思议之心力,不以佛力法力加持,亦不能得其受用。承蒙佛力法力加持,俾众生心力,完全显现。故得重病垂危,才吃七天的萝卜白菜汤,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我的弟媳平时,都爱跟父亲吵架;学佛之后,她居然跪下来,给父亲洗脚。百忙中的大嫂,通过学佛,于夜间十一、二点,定要去给住院的公公婆婆。佛法真伟大,若非亲身经历,又有谁人能信其真?现在我的家庭,是个佛化家庭,广修六度万行,人人信佛、学佛、念佛。我发愿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成佛以后速回入娑婆,度尽一切有缘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