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因果严峻】“绮语”及其严重果报——祸从口出,催人警醒

宏智禅师,最开始承事丹霞淳禅师。一次,他和僧人征诘公案时,不觉大笑,他的师父淳禅师责备他说:“你笑这一声,失去多少好事,你不知道‘暂时不在,如同死人’吗?”

宏智禅师再拜,信服淳禅师的教言,以后,虽在暗室之中,也不敢轻忽。

这说明,要真实向上,语言不能轻忽。

我们的心,随着语言很快会转,话语一出,心就在里头。一说绮语,心就迷乱,观照会当下失去。

所以,为什么在语言上面要遮止那么多的地方,就是因为讲这些不具实义的无义语,会让心偏离正道,失坏正念。

真正检查起来,以语言造黑业,非常严重,尤其是绮语,出口就是。

自己的心稍微不注意,对世间轮回的话题爱乐宣说,实际上已经造下绮语黑业,所以,语言上应严密防范。

宋朝光孝安禅师,住在清泰寺。有一天,他在定中见到两个僧人靠着栏杆交谈,最初有天神拥护,倾听他们的谈论,很久以后,天神就离开了。

不久,有恶鬼唾骂他们,扫除他们的脚印。

安祥师出定之后,就去询问,发现他们最初是讨论佛法,然后,讲一些家常之事,末后谈到财物供养的事。

安禅师了解事实真相之后,终身没有说世俗的话。

所以,爱说绮语,护法神会远离,恶鬼也会轻视他。
护法神护的是正法,如果说的都是染污法,是造黑业,他也没有必要护黑法。
修行人要自尊自律,这样才能成为别人尊重的对境。

安禅师看到绮语的恶相之后,知道出家人说绮语,天厌鬼怒,终身断除,所以,他在佛法上有大成就。

属于“绮语”这一类的恶业,以现代来说,还包括:写一些无意义的著作、小说、歌词,做一些引生贪嗔痴的文艺影视节目。凡是传播不能引生真正利益的言论,误人子弟,都属于严重绮语。

郑播德:小心流行歌曲中的轮回陷阱

许多人爱唱歌,却在不知不觉中就唱了许多夹杂着无聊语、绮语、发恶愿的歌曲,后果堪虞。

发恶愿的歌词很多,防不胜防。一些著名的音乐人就是制造者,谁跟随,谁吃亏。

例如:
xx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齐秦)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xx从此心碎……

“西部歌王”王洛宾有一首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
xx愿抛弃了财产,
跟她去放羊,
每天看着那粉红的笑脸,
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
xx愿做一只小羊,
跟在她身旁,
xx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
不断轻轻打在xx身上……
(郑播德注:为防止读者见闻者“误落陷阱”,把举例歌词中的第一人称换成了xx,请切勿还原。)

这些绮语,初听起来“很美”,台上一人演唱、台下无数人陶醉跟随、电视机前无数人陶醉跟随,其实都跟着“发愿”了,也就是给自己下了“咒”(恶咒)。谁也无法估量,将来的世界上得增加多少只心甘情愿挨皮鞭的小羊!

此外,唱这类绮语歌时,身心陶醉,全情投入,熏习恶愿的力量也就非常强大,播下的就是上品恶种子,将来遇缘就会结果、受报,丝毫不爽。

且听我偈:
轮回苦海深又深,
绮语陷阱履薄冰。
尽扫三业毒种子,
纯净纯善无量心。

绮语:让人心神荡漾,就是败坏他人行为的开始

《寿康宝鉴》记载:
有一位张某,很有文才,喜爱编小说,印刷出售,他认为笔下云烟,不会损伤阴德。

一天夜里,梦到父亲呵斥他说:“你的著作让读者心神荡漾,因而败坏别人的行为。冥府对这些罪案,惩罚最严厉,你本来前程远大,寿命绵长,可是以这个口业你的福寿都折光了。可惜祖先几代培植的福业,在你手上毁于一旦,你还认为不伤阴德吗?”

张某惊醒,心里很后悔,不久,全家都被淹死。

清朝道光初年,有一位苏城的林阿秀,喜欢唱淫秽歌曲,以这个黑业,他的喉咙长出乳鹅,腐烂而死。

所以,不能唱现代流行歌曲。唱多了,身心都会出问题。

明代小说家施耐庵,作《水浒传》,在这部长篇小说中,淫-荡、偷盗、杀人的情节描绘得栩栩如生,后来,他家子孙三代都成了哑巴。

现代的小说、影视,很多是诲淫诲盗,损坏读者观众的相续,罪过比杀人还要严重,因为杀人只是杀一身,而这些是损坏千千万万人的相续。

============


《寿康宝鉴》中有一则公案:

渤海有位全如玉,虽然贫穷,可是对行善很勤勉努力,见人作好事,就夸奖鼓舞,始终不厌倦。他曾经尽力抄写善书,普遍教化世人。

有一天,他渡海时,船被飓风吹到一座山边。全如玉登上山顶,遥望海天一色,十分畅快,忽然,有一位道人从树林中走出,对全说:“世间人崇尚虚假,而上帝喜欢人心真诚,你生平劝人做善事,修善书,都是真心,不求人知,功德很大。”

全如玉谦虚地说:“不敢当。”

道人又说:“读书的儒生具有聪明,却不用来为圣贤阐发清净的义理,反而编造淫词艳曲,流害天下万世,这种人堕入地狱,受无量痛苦,永无出期。你去看看,知道他的罪过,也就会知道你的功德。”

这样,道人拉着全如玉的手,行于云雾之中,不久遥见一所城池,题名为丰都,守门人长得奇形怪状,见道人都伏地叩头。

又来到一所大衙门,侍卫林立,见到道人也是震慑拜伏,这个殿堂题名为森罗殿。

有一位衣冠整齐的阎王出来迎接,对道人以礼相待,极为尊敬。

道人说:“淫词艳曲,最能损害人心。阴间受惩罚,阳间人却不知道,依旧继续造业,让人带他去看个明白,回去转告世人,世人若能回心向道,也是大慈悲。”

就有两个差役把全如玉带到一个地方,见有好几个人,或者受刀砍,或者受犁耕,或者受碓舂,或者受油锅,每次受罪完毕,很快又恢复原形。

全如玉问:“这些是什么人?”
鬼卒说:“这是著作淫秽小说书籍的人。”
全如玉又问:“罪业有尽期吗?”
鬼卒说:“万劫沉沦,想入蛆虫道也不可能,哪里有尽期。”

全如玉心里恐惧起来,想回去。差役把他带回森罗殿,道人和全如玉向阎王告辞,道人仍然拉着全如玉的手回到原来的山头。

当时正遇顺风,全如玉告别道人,挂帆乘船归来,逢人便讲自己的见闻,劝人行善。

在名言世间,众生以遍计所执的习气,会不自在地随言论而转,如果公开传播不清净、不正确、无实义的言论,挑动亿万人的贪嗔痴,使人心陷于愚暗之中,罪过严重,传播者入地狱如箭射。

现代人处处鼓吹要“紧跟潮流”,连说话也要赶时髦。可是,以智慧来衡量,这个时代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大幅度增盛,到处充斥着污秽、无意义的话题,话语内涵“紧跟潮流”,恐怕只是紧跟现代化的口恶潮流而已。

所以,要有因果正见的眼目,才能在语言造作上不误入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