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黄柏霖:姑姑往生开启助念因缘【转】 [打印本页]

作者: 因果六度    时间: 5 天前 23:33     标题: 黄柏霖:姑姑往生开启助念因缘【转】

  那么有些人就说了,尤其是台湾的习俗,台湾的习俗说,狗牠的眼睛,特别的有这种敏感性,牠能看到幽冥界的众生。这个在台湾的习俗里面就是说,假如这些狗,如果看到幽冥界的众生,牠们会有哀鸣,就是那个声音会非常,拉得非常地长,牠的吠声,那个狗的吠声会拉得很长,就是狗牠本身有生恐怖心。


  这个在我刚开始学佛的时候,大概是在一九九四年,当时我去受菩萨戒。我是到新北市的海明寺受菩萨戒,当时我是报名受五戒,这我在讲课里面有提过,是当时的得戒大和尚悟明长老要我改的。悟明长老是我们当时的台湾的中国佛教会的会长。在我去受戒前,我去看我姑姑,我其实会助念也是从我姑姑开始的。我爸爸他们四个兄弟就唯一,就是一个他的妹妹,我姑姑。她原来是住在台湾省的澎湖县,一生持「大悲咒」,她是持「大悲咒」。那我去受戒前,她到台北来看她女儿,就住在她女儿家。我去看她的时候,我记得还很清楚,我跟她结缘一尊佛像,还帮她布置佛堂。


  那么当时她跟我讲,问我什么时候受戒完毕。我是在一九九四年那一年,中秋节前七天去受戒。我就有跟我姑姑讲,说我大概是中秋节可以受戒圆满,可以出来。那她就跟我讲一句话了,她说,那我等你回来我再往生。她其实受持「大悲咒」,也有一定的功德力。她当时就准备了七宝,七宝的珍珠、琥珀、玛瑙啦,这些七宝。


  我当时还跟她讲,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表法,七宝就是七菩提分、就是七觉支。我们在「三十七助道品」里面有七菩提分,就是七觉支,就是择法觉支啦、喜觉支啦,你们去了解那个佛学名词。我当时对佛法领悟得不深,我说,那妳带这个七宝到西方,那妳往生以后火化,不是变成灰吗?怎么带到西方呢?我不晓得这个七宝就是七菩提分的表法。她就跟我讲说,好,我就等你,到你受戒完我再往生。


  我记得受戒完了是,那一年中秋节是礼拜五。那我就回到我家,就住在台北市的景美。我姑姑当时她,我在受戒期间她生病,她就住到我家附近的那时候的三军总医院。那一天早上起来,我就觉得很奇怪,就有一个,就是我们俗话说第六感,我就感觉我姑姑是不是走了,打电话去问我姐姐,她说姑姑走了。我那时候还没有开始学会助念,就一九九四年我才开始学助念,是从我姑姑开始的。


  那我就带着西方三圣,马上赶到当时的台北市汀州路的三军总医院,我就到她的病房去。那时候我姑姑事实上已经断气了,断气从哪里看出来呢?从那个耳朵,它已经有一点开始变成,因为我们的地水火风开始分离的时候,我们的尸体开始就变僵硬了,耳朵那个地方就会变得比较接近有一点点黑斑出来,黑斑,就是我们一般所谓的尸斑。


  我那时候坦白讲,因为还没有助念的经验,跟一般人一样,也很怕死人,我小时候很怕死人。我是从发愿以后,了解十二因缘,是我们这个阿赖耶识这个灵魂。李(炳南)老师说的,去后来先作主公,还没有来投胎它先来等,往生以后它最后离开,就是那个八识,第八识阿赖耶识,修行到成就的时候,第八识这个灵魂转成灵性。


  那时候我就请了西方三圣,到三军总医院的病房去看我姑姑。那时候是,礼拜六,整个医院的主治大夫都下班了,剩下轮值的医生。它的助念室在三军总医院的后面,靠近台北市的水源路。它当时规定礼拜六、礼拜天,因为主治医师不在了,所以就不能开死亡证明。那当时就是,我记得是礼拜六的晚上,因为我姑姑没有生儿子,她就是收养了一个女儿,那我就跟我姑姑的这个养女,就是我姐姐,陪伴着我姑姑。


  因为我姐姐她们不是学佛的,我就陪着她们上救护车,后来绕了一圈就停在太平间,我也不知道。我还问那个救护车的司机说,为什么你不给我们送回去?他说,因为你没有死亡证明,医生没有开,尸体不能离开医院。那就到太平间里面去了。我第一次上太平间,是我姑姑往生。左右两边都是停着尸体,上面有放鲜花的啦,有放念佛机的啦。我姑姑的大体就放在中间,旁边大概停了十几具尸体,我都不敢看,我都不敢看那些尸体。就在一直在那边念佛,跟着念佛机念佛。念到晚上半夜就会紧张了,只剩下我一个,我姐姐她们出去了,剩下我一个人在那边,守着我姑姑的大体,愈想愈紧张。


  后来我就要想办法帮我姑姑救出去,因为在这边,根本莲友不能来助念。我那时候有认识几个刚认识的莲友。后来我就拿了我的警察的证,去找那个太平间的管理员,想要套交情。就像那个倓虚老法师下阴间,阎王要过案的时候,他想跟那个鬼差套交情,就问一些问题,烧金纸有没有用啊、诵经有没有用啊,问那些鬼差。这个我在拍《玉历宝钞》的时候,拍倓虚老法师的故事里面,也有提到这一段。鬼差说当然诵经有用啊。


  那当时我也是像这样,我去跟那个管理员套交情,结果那个管理员看到我的警察证跟我讲,这里是我管,这里我最大。我的证没有用,因为这个地方死人都归他管的。后来我那时候就会求地藏菩萨,我那时候刚开始的时候,我亲近地藏菩萨其实不久,我就双手合掌,我说,地藏菩萨你帮我啊,我要把我姑姑救出去啊,在这边怎么助念?只有我一个人,根本没有莲友怎么助念?愈念愈怕,旁边都是尸体怎么念?而且是半夜。


  诶,我跟你讲,地藏菩萨真的感应道交,非常灵感,跟观世音菩萨一样,「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渡人舟。」我一合掌以后,其实也没有地藏菩萨的像,一合掌就跟地藏菩萨感应道交,为什么?因为地藏菩萨已经,他久远劫都成佛不愿意成佛。他是法身佛,法身佛是什么?是破根本无明的法身大士,法身大士他是念不退的,他没有来去相,他是证得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生不灭。


  所以我一祈祷以后,马上就有感应,地藏菩萨就给我灵感说,该怎么去处理。我当时提出两个请求,请地藏菩萨帮我,第一个,我怎么把我姑姑送出去?第二个,我怎么可以调伏这个管理员?因为他说这里他最大,他管的。后来,这个是方便法,但是为了接近事实,我不得不这样说。但是,欸,你们不要把它想成一个不好的一个联想。那我就,地藏菩萨就给我一个灵感,那我就准备一个小礼物,我就去送去给这个管理员。老和尚说要多送礼嘛,要多送礼自然的人际关系就会好嘛,老和尚,老法师教我们多送礼。


  我就去准备个小礼物,送给这个管理员,这个太平间的管理员。管理员一看到礼物就说,你早一点说嘛,我们自己的人,你早点说嘛,他连续讲两次说,我们是自己的人。那好啦,那我就跟他讲说,那我姑姑的大体可不可以运出去啦?他说,自己的人,你礼拜一再来补证件就好,没问题啦。这套用台湾的俗话说,有关系就没关系啦,没关系就是有关系啦,这个是世俗的作法。但是佛法里面跟你讲,要通权达变,因为为什么?因为这紧要关头啊,助念是这八小时、十二小时,是最紧要的,超过明天礼拜天,那助念的因缘结束了那很可惜。说也奇怪,地藏菩萨在帮我这个忙,我到现在如果有困难,我都跟地藏菩萨祈祷,都是感应道交不可思议,这老和尚讲至诚感通。


  那就是真的这样,大体让我移出去,移出去以后,当然也花了五千元的救护车的费用。从三军总医院把我姑姑的大体搬回到她家,南京东路,台北市南京东路五段。那么到我姑姑家的,她女儿家的门口的时候,我姑姑是住好像是三楼,那大体就要移下来。可是因为那个楼梯很窄,所以不能用担架,那用什么?用当时我姑姑离开医院,那个病床的那个床单来抬起来,用床单抬起来,我抬一边,那个救护车的司机帮我抬一边。


  我当时在现场,确实看到一只狗在旁边,那一只狗是真的是长鸣,而且牠吠声非常地可怕,拉的声音很长。那证明说我姑姑的神识有跟着她大体回家。所以人不是死了就一了百了,老法师说,人死了就没完没了。那换句话说,那一只狗牠的眼睛,已经看到我姑姑的神识,陪在她大体旁边进去了,上楼了。所以就这里讲说,这个德兴程氏的猎人,他买的这些鬼面具给他的孙子戴,为什么那些猎犬会把这些孙子全部咬死?就是这个原因,因为牠把它以为是鬼啊。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一百七十六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




欢迎光临 拔众生苦放生网 (http://bazhongshengku.com/)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