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毁人无数!可恶的手_淫无害论!【转】

  作者:希望回头


  就我个人的经验看,手_淫必须戒除,而且一定能戒除......


  我是约1994年由于一次寻求刺激,非常意外,而且恐惧,当时就预感到可能会长时间难以自拔,但还是侥幸地希望今后能防止再次发生。然而,清醒状态下的快感比梦遗留下的印象要深得多。而且我那时比较封闭,社交活动不多,一到独处时就很容易地又犯了,从此就一而再,再而三地犯,很快成瘾了。


  一种事物究竟好与坏不是凭单纯的理论或某个权威的没有亲身实践的判断来确定的,在自己的切身体会中切实地感到它是好还是坏才是最準确的判断标準。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準。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我也曾几乎戒掉了这个恶习,因为我的确感到,虽然手_淫暂时不会危害到生命,但它确实对身体状况有极大的不良影响,这绝不仅仅是心理上的愧疚等感受而已。很明显,我在恶习过后,总会很虚弱,身体状况大不如手_淫前的一天,最明显的是头发开始脱落,从前额上方开始,手_淫后的几天里脱落较严重,如果隔长时间不手_淫脱发才逐渐停止。明显的癥状本来促成我下决心要戒除这个害人的恶习,也有了一些成效,但一些有关手_淫方面的书刊中一些“专家“的手_淫或适度手_淫无害和适度手_淫有益等言论,却使我本来未脱学生“尽信专家”的心理“汇同” 对快感的追求将被手_淫恶习折磨得非常脆弱的一点点意志力也击溃了。


  我想,专家都说手_淫无害了,我这就不算犯错。于是,大约半年时间,我平均每隔5、6天就手_淫一次,有一天竟然一天2次。这种误信专家,并将专家的话作为我追求快感的心理借口的肆无忌惮的损毁自己的行为很快就得到了更坏的结果:我的肾逐渐从开始酸到发凉又到极累最严重时出现干磨似的感觉,肾脏严重亏损;头发脱落速度加快,从前额发展到头顶和鬓角;常出虚汗,不胜重任等等等等,总之情况越来越糟。然而,只要稍有好转,我就会又控制不住自己,又犯。这样的日子使我极为痛苦。


  手_淫对身体的严重损害有两次让我记忆深刻,一次是我在学校住宿时,犯了这恶习(1997年的一天),结果夜里感到严重虚损,比以往每次都严重,几乎要虚脱,万不得已,我给母亲打电话,我母亲深夜打车来到学校(我的学校与家在同一城市),将我接到医院,但值班大夫简单看了看说没事。


  当然我只是说要虚脱,压根没提手_淫的事。回家后静养了两天才好了一些。但元气一直难以全部恢复。另一次是在家,恶习之后几小时,左肾巨痛,难以直腰,后到医院检查,大夫说是肾结石,打了一针杜冷丁镇痛,可打完回家我只是感到头发晕,而肾却依然巨痛,多亏母亲用热水瓶为我敷腰,加上吃了一种管结石的药才慢慢好起来。但我深知,如果没有手_淫恶习的损身,我不会如此的。


  手_淫的巨大损害使我深刻认识到,必须戒除它!这个认识说来简单,但真正认识到是很难的,它是戒掉手_淫的第一步。一旦认识到了,戒除手_淫就剩下时间和手段问题了。幸运的是我借鑒了中国抗战和走向富强的方法:不急于求成,坚定目标,坚定信心,树立持久战思想。


  仔细分析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有手_淫恶习3年半(1994-1997),恶习非一日养成,也不能希望一日戒除,况且,此时的意志力已经相当薄弱,也不可能很快戒除。当务之急是重树信心。在极度虚弱的身体条件和意志心理条件下重树信心是很难的,手_淫的恶果之一就是越虚时性欲(虚火)越盛,但不管怎么样都要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逐渐恢复心理意志力,任何时候,哪怕是刚手_淫完也务必相信自己一定能最终彻底戒掉这个恶习!


  我为自己建立了戒禁(为防止别人看到,我在记录中将手_淫称做“手禁”)笔记,不一定天天记,但每次取得一些进展时,都要记。详细的记录什么情况下,因为什么又手_淫了,总结任何手_淫的诱因和有助于戒手_淫的各种因素,以及为自己写下戒掉的计划和许多自我勉励、自我激励的话等等。这个笔记是我最终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此外,我还逐渐克服早晨晚起的习惯,这还多亏我家的一只小狗,养它之后,我如果早晨不放它出去,它就会在屋中大便,为此,我终于克服了多年的赖床习惯,减少了一个引起手_淫的因素。我又逐渐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慢慢转移注意力于正事,有益的事(大家可以自己找适合自己,最容易进入状态的事情关注或做)。说起来容易,那时我真是从地狱中救自己一样,费尽了心思。尤其是应对各种“享受生活”的思想干扰,是要以救自己的决心和毅力不断从反复发作的恶习中反复救自己的。


  可以说,我的戒手_淫之路充满了战斗和反复,但我始终以必胜的信心和决心来激励自己,以“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点(我真的学过和相信这些)来指导自己。与我的计算差不多,我放纵了3年半,又用几乎同样的时间戒除了恶习。最终苦尽甘来了。不过,我现在正在向下一个目标努力:让遗精从一周一次恢复到一月一次,这也是手_淫的后遗癥。现在已经有进展了。


  需要说明的是,心理的自救是主要方面,另一方面,也应该对已亏之肾和元气进行补亏,适当服用六味地黄丸、知柏地黄丸、用热水袋敷亏损之肾(大家根据自己实际情况实践总结看看是否适合自己)


  以上是我的切身体会,谈的简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希望大家能以心理增强为主旨,辅以其它必要、科学的手段,坚定信心、不断总结、不断改进,在恶习的不断“复辟”中将它越打越弱,直至彻底消灭!!


  在此忏悔我所犯的一切恶念恶口恶行;愿分享此文的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给文章原作者及各位读者;此文若有错谬,我皆忏悔,若有功德,普皆回向,愿共修善法,得大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