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犟牛老师《太上感应篇》浅解13(有声书)



积德累功,慈心于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
译文:
善心纯正无染就是德,善事真实无虚假就是功,积德犹如攒钱,一点一点积累,逐渐就增多了。“累功”犹如垒墙,渐渐地填筑,就会越筑越高,凡是积功累德的善人,他所发出的慈心,不仅影响人类亦遍及了万物。“忠”,为人臣民,必须尽忠于国。“孝”,作子女的,必须要尽孝,否则与畜类何异。“友悌”,当长兄的要友爱弟弟,做兄弟的,一定要尊敬兄长,老辈人有训“有父从父,无父从兄”的教言。“正己化人”,正人先正己,只有端正自己的行为,才有资格劝化别人。共同发善心做善事,才有说服力。脚正不怕鞋歪,外境外缘不去计较,己正是根本。
论议:
积德累功
发愿做善一定要切合实际,不能发空愿,办不到却说诳言。发善愿,就必须有坚定的信心、勇猛心、精进心、长远心和无畏心。不要怕吝啬钱而不发;不要怕人讥嫌怀疑半途而废;不要因图安逸而不奋进;不要被事物缠扰而推诿;不要怕损自己利益而不救患难。总之,一切善事再小也不放过,欢喜去做,大善是从小善积累而成的,这即是“积德累功”。
纯印老人一生从不放过积善的机会,下雨天她见人们从水中,她就铲些炉灰冒雨去平垫,或找几块砖石垫上。邻居家的钥匙她替保管,孩子放学时能回家写作业。夏季人们在树荫下乘凉,她给送凉开水。这些利人的小事,每个人都能做到,但持之以恒行之长久才有真实利益。日久天长,常作常新却是很难了。慈心于物
“慈心”就是仁心、仁爱、仁慈、仁厚、仁义,仁至义尽,慈心乃万善的根本。慈有两种意义:一是济贫扶危,解众生之苦;二是戒杀放生不吃众生肉,不与众生结怨。这是积德累功之本,做善人的根。
佛言:“欲息世上刀兵劫,除非众生不吃肉。”放生戒杀就得长寿去病的果报。这需要从小教育,不伤害小动物,如蜻蜓、蚂蚁、小鸟、青蛙等类。小孩从小没慈心,长大做人就不懂得仁慈宽恕,内心储有杀机故。我在北京某市场看到人们杀生的情景让人心疼,哪有众生不怕死的,哪有众生不爱惜生命的?无始劫来它们都是我们的亲人,换了形体就不相识了。为满足口腹之欲而伤害它们,仁慈心何在?杀生的场面与手段无不残忍至极。有的用利刀剖肚子、用尖刀直刺入内脏、生剥它们的皮、刮它们的鳞、用沸水活煮它们;有的割断它们的喉咙或用斧头劈开它们的外壳。更有甚者,有的将牛关在铁笼里,指处剥皮卖肉,还有的活食猴脑……种种残忍手段,无不造下弥天罪业,与被害的生灵结下了万世血海深仇一旦无常来临,必入无间地狱,受苦无尽,加倍偿还。宋,永明延寿禅师,动用官银放生,计数十万两库银,被判死刑,临刑时他神情自若地说:“我放活了亿万条生命,我死而无憾。”监斩官上奏朝廷,免其死罪,他看破红尘出家学佛,为净土宗第六代祖师。他老人家是无病合掌端坐往生的。据说阎王都向禅师画像顶礼,可见放生念佛往生极乐,连阎罗王都恭敬啊!忠孝友悌
“忠”是尽心力而无欺之意,如忠诚、忠厚、忠臣、忠实、忠贞、忠顺等,忠做不到,只自身、家庭、官位、权势、恩怨、名誉,这些对社会影响还小些,而玩弄权势,扩大自己势力,就会关系到天下国家的利害了。这不是忠而是奸了,最后必然害人又害己,试看古今可有奸臣得善报的?南宋名将岳飞之母,在儿子后背刺“精忠报国”四字,流芳千古。纯印老人言:“你争我夺,谁争去了,最后叫不争不夺的人(老实忠厚之人)占了便宜。”一个领国家薪水,掌握领导权的人,若不守本份,不对国家尽忠,实在是太惭愧了。
“孝”是万善之根,对父母、对师长、对长者,都应关爱体贴,不但养父母的身,还要养父母的心,不让她为我操心,更要养父母的性,使他终年去个不在六道轮回受苦的好地方——极乐世界,这是大孝真孝,终极大孝。人生在世,最起码要解父母忧虑心、冷漠心、烦恼心、惊怖心、愁苦心、牵挂心、愧恨心、难言心,让父母身安心安,颐养天年得以善终,否则就是大不孝。古时不孝父母之人,朋友都远离。古时访贤求忠臣,必定是孝子,孝子出忠臣。古人杨黼,一日辞别老母,独自去四川拜无际大师,在途中遇一老僧,问明心意说:“你去拜访无际大师,不如去见佛啊!”杨黼问:“佛在哪里?”老僧说:“你只要回家,看到一位肩上披着黄色衣服,倒穿鞋的人,那人就是佛啊!”杨黼听了以后,马上赶回家,到家时已夜深人静了,他一敲门,妈妈一听儿子回来了,急忙顺手拿一件黄色衣服披在身上,鞋也顾不上穿,托一只倒木屐,急忙给儿子开门,杨黼一见当即醒悟,便留在家中尽孝老母。他还为《孝经》作了好几万字的注解,在为《孝经》写注解时,砚台的水用干了,忽然间,砚台的水又满了,别人认为是杨黼的孝心,感动了天地所得到的感应。弥勒菩萨言:“堂上有佛二尊,恼恨世人不识;不用金彩装成,非是旃檀雕刻;即今现在双亲,就是释迦弥勒;若能诚敬待他,何用别求功德。”“友悌”者,兄爱弟叫友,弟敬兄叫悌。兄弟是骨肉,他骨是我骨,他肉是我肉。兄弟是手足,手有病足也疼,彼此之间应互相保护扶持。今人兄弟不睦相互打斗,毫无道理。骨肉之间,只该讲情,不该讲理,执理便伤情,兄弟间本应一团和气,至诚相爱,万不可手足相残。有一位法师偈言:“同气连枝各自荣,些些言语莫伤情。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兄。弟兄同居忍便安,莫因毫末起争端,眼前生子又兄弟,留予儿孙作样看。”深一层讲,薄待了兄弟,便对不住父母,伤了父母心,不孝啊!薄待了堂兄弟,便对不起祖宗,骨血是一支。凡兄弟不和手足相残,果报要比违逆其他人所得的恶果,要大十倍以上。故友悌不可废正己化人
若欲人尊崇,正人先正己。己身正,众不令而行。己正,事物无不正之理。正己必说柔和语宽言细语使人听之温暖易接受。不可冷言冷语,理正而人厌。古人言:“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不可以我正,说他人不正,如弘法印善书及做善事,自己尽力做,不可强令他人为。
宋,司马光,为人忠厚正直,凡他居官之地,受他影响感化,人们无不崇尚道德伦理,秩序井然,没有犯国法之人。因受司马光的影响,不敢为非作歹了。《百业经》载,一时佛在王舍城,远处有位莲藏国王,其国国富民强五谷丰登,呈现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王妃怀孕后,不由自主心中产生欲与人辩论的念头,经国王认可,便请世上雄辩家与王妃辩论,每次王妃都以超凡的辩才大获全胜。九月后产下一个相貌端庄的女孩。此女稍长便在宫中学习文字及其他学问,一日父王问她:“你已长大成人,到了婚嫁之年,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夫婿?”她非常坚定地说:“世上财富和美貌我都不希求,唯有辩才胜我者,我即许配给他。”国王很赞女儿的志向,于是通告全国设擂台选招驸马。此时印度南方有一位出名的论师名叫日悟大师,英俊潇洒,辩才高超。他风尘仆仆来到了莲藏王的国家,在和国王女儿辩论时,王女心不在焉,被对方的一表人才和谈吐自如所倾倒,甘心服输莲藏国王,对日悟大师也颇为满意,就将女儿许配予他。婚后不久生一男孩,取名嘎达亚那,十六岁时已辩才无碍,找不到与他匹敌之人,他便洋洋自得,不可一世。有一位好心人劝他:“太子啊,不要太骄慢了,据说在印度中部有一位悉达多太子,弃王位出家苦行,现已证得无上正等菩提,相好庄严,功德圆满。相比之下你不及他万分之一。你若见到他,内心的骄慢一定不会存在了。”嘎达亚那太子听佛陀名号时万分激动,汗毛竖立,泪水横溢,顿时生起无比信心他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立刻跑到父母前请求同意他于释迦佛座下出家。父母见他如此坚决,知道难以劝阻,即和蔼地说:“不要着急,待我们把家中事物安排妥当后,一起去释迦佛前出家。”几天后,一家三人前往舍卫城,只见佛陀站在路上迎候他们。他们看见佛三十二相金身,当下生起无比的欢喜心,快步上前顶礼供养,祈求传法,佛陀观察他们的根基,传了相应之法,当即证得预流果,后又请求出家,世尊又为三人分别授比丘和比丘尼戒,他们听闻佛法后,精进修学,不久都证阿罗汉果位。积功累德正己化人,都离不开因、缘、果。但前提是方向与方法正确,契理又契机。契理不契机,盲修瞎炼;契机不契理,邪魔外道,断人慧命,三恶道中去了!依纯印老人四句教言去修,不会有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