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李乐林:七旬老人一生,几次神奇的观世音菩萨感应

作者:李乐林

  我自幼家贫,为了生活,13岁时到四川丰都县悟惑寺侍候方文老和尚。老和尚很精进:每天早晚在大殿做功课以外,其余时间都在方丈室打坐念经。我每天侍候饮食打扫方丈内外,其余时间都在老和尚身边。方丈佛堂内供着一尊玉佛(一米高白玉雕的观世音菩萨像),我一见,从内心深处非常尊敬,每天早晚用温毛巾擦一遍,再烧香礼拜。菩萨慈祥的面容,深深铭刻在我心中,在菩萨身边三年,从不想家。以后父母强行把我接回家中,但我心中时刻想着玉佛,嘴里经常念佛(我已养成习惯,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阿弥陀佛)。不管在什么恶劣的环境,或多么欢乐的场合,我总忘不了玉佛慈祥的面容,现将亲身经历到感应事实,记述于下:

  1、抗日战争时,我17岁,在战区一个城市中执行守城检查工作。一天晚上,据报有几个汉奸住在旅馆里,我们几个人正在查阅证件,忽然窗外投进一枚手榴弹。冒着青烟落在我的脚边,大家都吓傻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嘴里念着阿弥陀佛,随手拾起手榴弹抛了出去,还未落地就爆炸了,反将投弹的汉奸炸伤。那帮汉奸也全部落网。事后大家问我哪里来的机灵动作,我也不明白。这是佛力感应。

  2、一次守城防御战中,两天两夜没有合眼。我困极了,在一间屋里睡着了,故人的炮弹像雨点般落在院子里。一枚炮弹打进我的房里,土块把我砸醒了,炮弹落在我的身边却没有爆炸。

  3、在桂林时,我和几个同事到河边洗澡。山洪暴发,把我冲进旋涡中,沉入河底(当时我腿抽筋)。我想这回死定了。心中想着玉佛,默念阿弥陀佛,几分钟后,腿不痛了,我急向水面一游,正巧一只打渔船过来,把我抓着,救上岸来。

  4、1949年12月12日,我自南宁乘汽车到柳州(以货车当客车,坐在自已的行李包上)。当时一产妇没有座位,我让她坐在我的包上,我自己靠车架站着。途中遇上土匪劫车,车上共有24人,当场打死12人(该产妇也被打死)、伤4人、抓走两个美女。土匪把汽车烧了,所有东西,死人活人身上的衣服全部剥光抢走(土匪知道,很多人把金银宝物藏在衣缝里、裤袋里、卫生袋里);我们几个活着的人只好用干草围在身上,走四五十华里到迁江县城,找解放军团部,他们给我们衣、食、住,第二天用汽车把我们送到柳州。此时遭抢、杀、冻、饿,我不但没死,也无负伤,这是佛力保佑。

  5、从柳州到长沙,与几个朋友结伴而行。车票、钱物都由朋友携带。火车开动时,我在厕所没赶上。我在车站冻了一夜,心中难过极了。走投无路之际,第二天只好偷乘去长沙的车(当时用闷罐式货车载客),在拥挤上车中,一个瘦弱的老头被挤到车门处,眼看就要掉到铁道上,我当即用力抱着他,帮他挤进车里,安排他坐下。当他清醒过来后,问明我的情况,一路上我的所有开支都由他出,又避免一场冻饿之厄。车抵达长沙后,他把我送到朋友所在的街上(当时凌晨三点钟),我问他的姓名地址,他不肯讲,只是催我快走。当我再回头时,就看不见他了。

  6、1970年冬天,晚上12点下班回家的途中,因走近路,掉进八米多深的水井里,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醒来,奇怪的是,自己坐在靠井壁的一浅水土堆上,井壁周围还闪烁着无数像花一样的白光。当时正值文革期间,我心中难过极了,想想在这混乱的年月里,受苦受累,开会学习,许许多多莫须有的罪名乱说乱扣,令人心神难定。今天又遭此难,深夜无人知晓,怎么办!既然掉下来,就是我的末日来临,赶快死吧!阿弥陀佛!这一定是我的恶果报应。想到这里,我猛喝几口水,一头扎进井底,不知道了。又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又惊醒了。奇怪的是又坐在浅水堆上,这时只见井壁周围闪耀的白光里,隐约现出我童年在悟惑寺的山景庙貌,我立即想起玉佛的形象,完全忘记了自己在井底……。忽然井台上传来一个老人的问话:“怎么有一只棉鞋?有人掉进井里啦!”我答话。老人赶快叫来很多人,一个青年攀着绳梯到井里把我救上来。(如果棉鞋不掉在井台,是不会有人发现的)此时已是第二天8点多钟了。我在水中泡了8个多小时,至今身体没有引起任何疾病。我现年近70岁。发不白,牙没掉,手足灵活,足以说明心中常有佛菩萨的感应。落实宗教政策后,我在家里设佛堂,早晚拜佛,定期到千佛山礼佛。蒙兴国寺师父慈悲,度我为在家弟子,授予三皈五戒,奉持正法。

  李乐林一九九二年四月十四日

愿尽形寿戒杀放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