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神奇:阿弥陀佛多次现身,将父亲接往极乐世界!(下)

特别提示:本文转载自鹿苑精舍的博客,原文链接地址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7b26db00102z741.html

(接上:绝对神奇:阿弥陀佛多次现身,将父亲接往极乐世界!(上)

十、助缘众多

6月22日(阴历五月二十八日),晚上八点半左右,实在不忍心父亲在医院受苦煎熬,再次发了一条短信给当下自在师父,请师父慈悲救渡父亲。师父没有回应,翻看师父朋友圈,发现昨天(6月21日)师父在朋友圈发了条信息,祈请为307医院康晨诵地藏经回向。末学遂有所感,觉得也应该给父亲念诵地藏经做回向,同时一并回向给康晨。晚上12点左右,末学开始请出妻子前阵子结缘的《地藏菩萨本愿经》(三卷合订本)开始念诵。念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接近凌晨一点,末学看了一下手机,惊喜发现师父来信息了,一个合十的表情和两句话:“业障现前,放生回向。”心中陡然无比感动,这可是最及时的开示啊!(顶礼师父!感恩师父助缘和开示!)末学提起精神继续诵经,尽管连日奔劳,身心太过疲累,念到最后已经控制不住老是昏沉瞌睡,但最终还是坚持把整部地藏经念诵完毕,虔诚回向给父亲和素未谋面的康晨,这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连续三个小时不间断的诵经,到最后感觉喉咙有些涩痛,以自个身体经验,就是咽喉给弄发炎了,稍不注意就会感冒,果不其然,后来因此连续感冒咳嗽了半个多月。不过末学觉得很值得,起码末学为父亲多做了一件事情,而且这次生病,末学认为也是在给自己消除业障。

6月23日(阴历五月二十九日)早上,在迷迷糊糊睡了两三个钟头之后,末学和妻子都早早起了床。末学把师父昨晚的开示跟妻子讲了,妻子很关切,赶紧跟末学一起想办法办理放生事宜。妻子去年5月份经历过一件深刻的事情之后,对佛法开始有了全新的认识,也因此开始结下不少善缘。去年九月份,妻子结缘一位十分精进和慈悲的觉明师兄,也曾跟师兄一起去放生。觉明师兄每月初八固定带领放生,可是现在距离初八还有一个多星期,父亲放生的事情又刻不容缓,最后还是决定打扰师兄,请她帮忙想办法。妻子6点多发了一条微信给觉明师兄,请师兄帮忙和指点。没料到几分钟后,觉明师兄就回复了,交代我们做几件事:第一件事,师兄发过来一份《不动佛心咒》,让我们抄起来,放到父亲身上。师兄说这条咒语带在心口,永远不会堕落三恶道,必须带,这是对老人最好最直接的帮助。第二件事是发过来一份《八吉祥颂》让妻子发愿诵读并回向给父亲。第三件事是交代放生最好到市场救急,这样功德更大,还要求诵读《普贤行愿品》回向。由于我们自己没有正规放生的经验,觉明师兄提议去市场买活鱼救急,还约上另外的一位师兄和妻子分头到就近的市场买活鱼。最后,妻子买了是十几条大活鱼,觉明师兄他们则买了很多泥鳅,另外到市场的时候,发现又好几只青蛙很有灵性地老想跳过来亲近,也就一起买下了。9点多开始放生的时候,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觉明师兄慈悲,亲自主持放生仪轨,众生欢喜回归大自然。放生仪轨圆满后,觉明师兄拿出一瓶长寿水(里面化有她仅存的一颗长寿丸)和三颗珍贵的甘露丸赠送妻子,让我们给老父亲服用。后来我们才知道,长寿丸和甘露丸功德殊胜,对临终者有助其往生净土或善道之助缘,并可减少堕入恶道之危险。这对父亲来说,的确就是最急需的甘露啊。这次放生,有个十分殊胜的情况。放生结束之后,妻子接送师兄回家,刚上车不一会,原本阳光灿烂的晴天忽然骤降大雨,等到达师兄家里,大雨又忽然停了)。觉明师兄感慨地说:我们为老父亲所做的这场放生功德可真谓是“孝感动天”啊。在这里,末学再次感恩觉明等两位师兄的慈悲助缘!

同一天早上,妻子在这边放生的时候,母亲和二姐、三姐则得善菩萨指点,在老家帮父亲去佛堂还愿。也是奇怪得不得了,那边竟然也是类似的场景,还愿前天气好好的,还愿后突降大雨,等回到家里雨又骤然停了。

末学这边也一刻没有闲着。先是按照师兄的开示,赶紧抄《不动佛心咒》(第一次听说有这个咒语。家里刚好有粉红色的A4纸,就裁出四分之一,用自已平日用的檀香抄经笔,认真抄写一份,再找了个红包袋小心装好。然后想起得给末学单位一位学佛精进的同事发条信息,看她那边是否有什么好的助缘。因为末学跟这位同事彼此有缘,平日也常有交流,几天前父亲昏迷的当日,末学已将老父亲事情告知她,她主动跟末学要了父亲的姓名,说她原来有结缘的渠道,可通过专门寺院僧众念诵回向。同事很快回复,说为父亲念经的事情已经联系妥当,今天就可以开始了。念诵的经文包括《药师佛心咒》、《长寿佛心咒》、、《莲师心咒》、《度母心咒》、《观音心咒》、《普获悉地祈祷文》、《二十一度赞》、《四皈依》、《烟供》、《八吉祥颂》、《普贤行愿品》等等。当天下午,这位同事又送来一支转经轮,让末学需要时放到父亲头边。感恩末学的这位同事!

父亲昏迷之后,出家的四姐也是时常来电话,说她每天都为父亲诵经回向。老父亲真是福报满满!一下之间,各种殊胜的助缘都自然而至了。

早上到了医院,父亲老是老样子。末学首先把不动佛心咒放到父亲的胸口,然后在父亲耳边轻轻告诉父亲:“爸,您老人家一定要欢喜啊!您看啊,您老多有福报,今天啊,妈和二姐、三姐去给您还愿了,还替您做了很多的功德。你的儿媳多孝顺啊,一早就给您去做放生功德,放了好多好多的鱼呢。我原来跟您说过的那位同事啊,她也托人要给您念好多好多的经咒哦。还有啊,我给您带了一份《不动佛心咒》,这个咒可厉害了,有了这个咒啊,您什么都不用怕,您就尽管安安心心,欢欢喜喜念佛就好。您一定要欢喜啊!”

下午,母亲、姐姐和妻子等人也都到了医院,我们给老人喂了觉明师兄送的长寿水。

今天整一天,父亲体温仍然有些反复,也仍然有不少痰,不得已吸了几次,但看父亲的反应,很明显没有昨天那么辛苦了。

十一、菩萨示现

6月24日(阴历六月初一),凌晨四、五点左右,大姐靠墙坐在病房通道(壁挂电视机之下),于朦胧间猛然见一菩萨倏忽之间出现在右手边上,似是从门外飘忽而至。大姐抬头一看,该菩萨神身形微胖,着浅紫色衣服,面相明明为女子相,但离奇的是为何竟然长着三撮黑色的胡子?(此菩萨究竟是谁?为何示现此相给大姐,暂且不表,后来发生的奇事,让对父亲往生极乐,一直心念不坚,执着不舍,愁结难解的大姐从此冰消雪融,心怀释然,欢喜无碍,深信佛法,这是菩萨何等强大的大慈悲力啊!)大姐心中略生惊骇,不敢再细看,同时心念自然生起:“我想见白衣大士,我想见白衣大士来!”。(注:大姐心性至为淳朴,但平日接触佛理相对较少,对观音菩萨习惯称之为“白衣大士”。)说也奇怪,大姐心念刚落,就见一位身材修长、全身白裙的观音菩萨从门口附近飘然而至,瞬间转到老父亲身边,附身低下头看着老父亲,似乎跟老父亲说话(开示?)。此后之后大姐就昏沉睡去。6点左右,天刚蒙蒙亮,大姐醒了过来,无意间转头望向左边窗外,惊诧发现,窗外天边一朵白云酷似年轻时的老父亲模样,就连头发、眉目、相貌、甚至笑容、衣着都十分清晰,(后来看了老父亲房间桌子上跟母亲一起的合影照,确认就是这个面貌),老父亲悠闲坐在一朵两头尖尖的黑色云彩上面,双脚自然垂下来。后来跟母亲一说,母亲当即就说:“这就是渡船啊!”,大姐一听,连说“对对对,就是船,错不了!”

后来,外娚女听大家说到菩萨示现的事情,也说她曾在病房看见白衣观音菩萨。站在云端上,父亲就站在菩萨身边,不过她见到的景象是静止的画面,就象进入一个定格的时空,但十分肯定所见到的就是观音菩萨和父亲无疑。这样算下来,慈悲的观音菩萨居然分别给妻子、大姐和外甥女各示现了一次。以末学愚见,菩萨三次示现,分明就是给父亲做开示和引导,通俗一点讲,这就是来给父亲做思想工作,劝导父亲放下万缘,欢喜往生啊!另外,这也是让我们诸位眷属深刻体悟佛法之不可思议,从而增强学佛信心呀。(顶礼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后面继续发生的事情,更是完全颠覆了我们所有人的世界观,殊胜无伦,匪夷所思!

十二、蒙佛接引

6月25日(阴历六月初二)。早上,母亲拿出一千块钱,让末学以父亲的名义去善堂做放生功德。办完事情,末学顺道去旁边的佛堂礼拜观音菩萨,再次祈求菩萨慈悲加持,接引父亲速速消除业障,遣除违缘,欢欢喜喜,离苦得乐,往生净土!

下午,隔壁床大叔(很慈善的一位老人,子孙也特别孝顺)突然强烈要求要出去理发,而且意愿坚决,任谁拦都拦不住,大家担心天气热,怕出意外,都劝老人暂缓。大姐夫好意劝了一句,也被老人狠狠顶了两句。也是很稀奇,老人本来头发都不长,已经是寸头了,还这么着急理什么发呀。后来护士、家人都拗不过他,只好由护士去外面请了个理发师傅专门来病房给他理发。这么一闹腾,大家才突然想起父亲的头发连月没理,也很是杂乱了,既然有这么方便的机会,赶紧把理发师傅又找过来,大家一起帮忙,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终于给父亲理了个头发。由于父亲完全没有配合能力,理发师傅只能半蹲着弯腰操作,累得满头大汗!(感恩呐!)理完发的父亲看起清清爽爽,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后来一想这事情,大家觉得这又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机缘,看来诸佛菩萨连父亲往生前该做的事情也都给安排妥当了。

6月26日(阴历六月初三)。如此巧合,今天刚好是韦陀菩萨圣诞,母亲一早就起床供佛。几天前,母亲告诉我们,有一位善菩萨早在父亲昏迷的第二天就已告诉她,父亲将在今天,也就是六月初三这一天酉时(下午5点至7点)往生极乐!由于断言太过离奇,我们并不是十分相信,医生都没办法精准断定的事情,这位善菩萨居然就断定父亲时至,不但精确到日,更精确到时!虽说心里有些疑虑,但真正到了这一天,大家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凌晨5时左右,一直心情愁苦的大姐在梦中忽生大欢喜而醒。当时大姐还以为今天可能会有奇迹出现,说不定今天父亲就要苏醒过来了。现在知道了,大姐梦中的欢喜跟末学之前所做的欢喜梦其实是一个样,分明就是感应到了父亲往生的极乐!

这一天的情况说起来还真是有些惊险,想想都有些后怕。母亲后来说,她那天看见大姐老是自个悄悄在叨念什么经咒,一询问,才知道大姐最近天天持念药师佛圣号,一心就祈求父亲要快快康复。母亲这时就开始很严肃地给大姐做思想工作,说父亲这个情况持续这么多天,医生也都说了,完全康复起来是不可能的了,如果不能醒过来,留下个植物人的状态,对父亲是痛苦,对儿孙同样是痛苦。与其这样,为何不让父亲干干脆脆,万缘放下,早登极乐,离苦得乐?!母亲明确要求大姐一定要统一思想,大家一条心助念“阿弥陀佛”,其他圣号经咒均不要再持念了,否则,可能导致父亲执念不能放下,神识混乱,若最终不能往生极乐世界,这不仅不是孝道,而且是罪业!母亲后来还说,出家的四姐也来电说,大姐这个行为,对父亲来讲,就是往生的障碍!末学也认真地帮着做大姐的思想工作,最后,大姐流着眼泪同意了,尽管末学看得出是那样的不情愿!末学赞叹大姐的至孝,这一点末学要向大姐学习!大姐佛理比我们懂得少,但人伦孝道比我们强太多,只是事关父亲往生生死大事,丝毫来不得半点牵绊,只能暂时委屈大姐了!末学更感恩和赞叹母亲的伟大与坚强。作为几十年相依相伴的老伴,母亲的痛苦比任何人都要深切!母亲心地一向柔软,很容易就会掉眼泪。但是,正如母亲几日前流着泪跟末学讲的,她要向佛菩萨祈祷,祈求佛力加持,让自己坚强起来,带着子孙眷属一起来助缘父亲往生。最后的事实证明,母亲真的做到了这一点,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上午9点,末学觉得有必要进一步统一所有亲人眷属的思想,因为从当前的情况看,除了母亲、二姐和末学是坚定的要全力助缘父亲往生之外,其他亲人,要么不懂佛法,要么依然执着不舍父亲往生。末学根据网络上净宗法师关于临终须知和如何助念佛号的一篇开示,在我们的家人微信群编辑了一条信息《如何助念佛号》,并挚诚通告亲人:各位亲人,老父亲病重,大家都十分孝敬,关怀备至,万分感恩!老人家为佛弟子,最大心愿和终极目标自然是往生西方极乐净土。能够助缘老人家达成目标,是老人家最大的福报,也是我们众子孙表达孝道的最佳方式。如何正确助缘,至关重要,因此,请大家认真学习法师开示,用最佳的方式来行孝道!后来,外甥女告诉末学,正是末学这条法师开示,引导她也心念逆转,一起同心助念,而后来最殊胜的境界也发生在她身上。

上午10点左右,大姐回到医院值守父亲。大姐仍旧按时间给父亲做鼻饲。这次大姐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情况,用针筒给父亲喂食的的流质很难推进去,还出现逆流的状况!这种事情是第一次发生,后来叫护士过来,抽了满满一大碗。事后大家才都明白,父亲这时候已经放下,拒食了。

下午三点左右,母亲忽然觉得心情十分烦躁不安,叫上末学直奔医院,说要再次跟医生确认下情况。到了医院,我们找到科室主任医师,母亲亲自听医生细说病情。医生再次说目前父亲的情况很严重,按经验判断,是不可能有办法起来了,还说如果按照国外的做法,通常就是出院回家了。医院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尽量维持生命,不要让老人太痛苦(事实上,从住院这段时间看,父亲一直就是在痛苦煎熬,无论是神识还是肉体)。在确认了父亲的状况后,母亲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马上办理出院,将父亲转移到善堂去。因为之前为应付突发情况,我们已经跟善堂联系好,随时可以过来医院接应。按照母亲的决定,末学迅速联系善堂派车过来接应,同时紧急办理出院手续(感恩善堂师兄和医院一众有缘的配合!),由于决定突然,大姐和三姐完全不知所措,末学唯有交代二姐什么事情都别做,专心助念“阿弥陀佛”。

下午5点左右,善堂两位师兄匆匆赶到,一起帮着跟医院做完交接事宜,用专用的担架车把父亲接上善堂的医护车。大姐、大姐夫、二姐、外甥女和末学本人坐车后厢护着父亲,母亲和三姐坐在前排,与我们隔开。一上车,末学和二姐立即带头跟着念佛机中净空老法师慈悲的声音,一字一句不断大声诵念“阿弥陀佛”。路上,末学见大姐几乎没有发声念,就提醒大姐要大声念,大姐慢慢出声跟上节奏,从来没有念佛的大姐夫也跟着出声念了。期间,大姐忽然转过头来对末学说:“快看,爸也在念佛呢!”,那时候,末学已经完全投入,只是迅速瞥了一眼,似乎看见父亲嘴在动,也不敢分心,继续闭眼大声助念。末学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是父亲往生最关键的时刻了!大约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大家的助念声已经十分响亮和整齐,后来二姐说那时候她是念得心中十分欢喜,末学完全也进入了一个清净专一念佛境界;老母亲虽然没跟我们一起在后车厢助念,但老人家后来说,那时候她感觉就是坐上了旅游车,心情那是无比的舒畅!(没有经历的人,谁能想象母亲当时竟是这般的欢喜心境?)。末学后来测算了一下时间,在父亲往生的整个历程之中,最为殊胜的境界也应该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6点半左右,我们刚刚到达善堂把父亲安置在庄严的佛堂里,外甥女就兴奋地告诉我们,刚才就在车上,阿弥陀佛已经示现把父亲接往极乐了!我们急忙让她讲述细节。外甥女说,刚才在半路上,她闭着眼睛念佛,忽然进入了一个定境(感恩阿弥陀佛佛力加持!),见到了一幕完全不可思议的景象:阿弥陀佛乘云座现身天上,身后及身旁已密密麻麻站立着许多有缘众生(约有数十至上百人之多,应为阿弥陀佛刚刚接引),呈半月状环绕队形。阿弥陀佛身居正中,身材比众生略为高大(外甥女说不是那种特别高大的形象,感觉很亲民),头现光环,脚踏莲座,身披枣红色袈裟,右肩袒露,左手单掌竖立胸前。众生身着医院病人服(蓝白相间,微微褪色,略显老旧),皆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从云端徐徐舒右臂自上而下伸向老父亲。老父亲其时位于阿弥陀佛右臂下方,双手合十匍身跪伏白色蒲团之上。阿弥陀佛右臂微微上抬,老父亲旋即随蒲团缓缓上升至阿弥陀佛身边。随后老父从蒲团起身挺立,归入右侧众生行列,保持合十姿势顶礼阿弥陀佛。外甥女心念生起,挥手向老父亲告别:“爷爷,您就欢欢喜喜随阿弥陀佛往生极乐,听经闻法去吧!”(外甥女事后说,她也不明自己居然能说那些佛学词语)只见老父亲面露微笑,对着外甥女举起右手轻轻向前一按,示意完毕,复归合十。此后,整个云座徐徐转向,阿弥陀佛及有缘众生转身背向,徐徐远去。外甥女万分惊讶地看到,随着一众有缘众生转身,他们原来身上所着的病人服也于顷刻间全部化为袈裟!整个情景恰如一场仪式,清晰、简单而安祥。更为神奇的是,在陵园中,我们所看见的阿弥陀佛相全部不同于定境中看到的形象。首先是所有的阿弥陀佛相都没有偏袒右肩,其次所着袈裟也均非枣红色,多数是金黄色。及到后来回到家中看到自家佛堂上供奉的西方三圣照片以及家中老父平日用来辨识忆念阿弥陀佛的影碟才恍然大悟,定境示现的阿弥陀佛形象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当时听完外甥女的描述,我们大家一下就全乐坏了!尤其是末学,心中的喜悦和感恩已经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了。尽管父亲肉身暂未安息,但略懂佛理的我知道,父亲的法身已经随阿弥陀佛走了,父亲成功往生了!!大慈大悲的阿弥陀佛啊,末学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感恩您的慈悲啊!末学唯有不停地诵念佛号来感恩。

当晚开始安排师父诵经和绕佛,跟随着播音机不停播放的佛号,末学一句一句诵念阿弥陀佛,心中的欢喜和感动如此不可抑止,忽然之间末学又泪流满面,这种感觉,像极了末学之前梦中的欢喜,重现了又一次的心灵升华!

后来我们常常在想,如果不是阿弥陀佛慈悲示现,我们真的不敢想象我们这些无明的凡夫,究竟该如何坦然面对临终的父亲?

母亲后来说,有善菩萨事后跟她讲,幸亏她决断得及时,否则差点就错过接引的机会,说当时阿弥陀佛等了好些时间,差一点就要走了。

在这里要特别赞叹下末学的外甥女,一个瘦瘦弱弱的女孩子,在父亲住院期间,以极大的孝心,对病中的爷爷给予了最无微不至的细心照料,即使再疲累、再辛苦也一直默默地坚持,不喊一声苦累,赢得了我们所有家亲的一致赞誉。也许正是这种至孝之心,为她自己开启了尘封的佛缘,并通过她让我们所有的人一起体悟了最不可思议的殊胜佛境,完成了对于佛法的全新认知和深度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