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报恩、孝亲、尊师,一个自卑女孩改变命运的曲折故事【体验 寂静法师的智慧】

原作者:【北京大学】爱 敬(女)

我要讲述的,是一个女孩的传奇故事。

她本是一个从小就生活在单亲家庭、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相貌平常、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子,但是,在她18岁那年,幸运地遇到一个特殊身份的人,和一种特别的方法后,短短的5年之间,她的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高考差点考不上重点大学到与牛津大学老师考察,再到接二连三地获得高额奖学金,再到到哥本哈根参加气候大会,再到由本科直接保送到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这一连串的奇迹,让她一下子成为了命运的宠儿。

究竟是什么人、什么方法与什么力量,使她改变了原有的人生轨迹,从而拥有如此美好光明的命运呢?

下面就讲述她的神奇经历,以及故事背后的故事。

这个女孩其实就是我。

我在18岁以前的人生,可以说是暗淡无光的。我从6岁开始就生活在一个残缺的家庭里,爸爸很少来看望我,和同龄孩子相比,我缺少了很多欢乐,性格也比较孤僻。

虽然有母爱的支撑,但我经历的毕竟是一个不完整的童年,18岁之前的我一直是一个内向、自卑、怯弱的孩子。

因为从小生活在单亲的环境里,知道妈妈抚育我的艰辛,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地学习,成绩虽然还不错,但我其实并不聪明,靠的只是勤奋和努力。

唯一和别的孩子不同的是,我似乎与生俱来就对一切的动物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爱,我希望自己长大后能成为一名动物学家,保护全世界的野生动物,并让人们学会爱护动物,敬畏每一个生命。

我想也许就是这一份爱心,让我成为了一颗楠木的基因而不是一株芦苇的基因,最重要的是后来遇到了这个特殊身份的人,是他浇灌来这颗种子,使她生根发芽,逐渐地向着一棵参天的大树成长。

高中进入理科班后,智力上并不占优势的我学习变得越来越吃力。虽然是理科生,可是我的数理化成绩全都不好,特别是数学,我上课几乎听不懂老师讲的内容。不但如此还完全集中不了注意力,经常不由自主地走神,练习题稍微难一点脑子就转不过弯,非得请教同学才做得出来。

虽然我们班是全年级数学成绩最好的班,教我们的是全校最优秀的数学老师,可我却是班上数学最差的几个人之一,小考几乎没及格过,数学老师差不多已经对我失去信心了,这导致我一见到数学题甚至数学老师就充满了恐惧。

2005年4月,我上高二,妈妈在成都参加美国陈昭妃博士营养免疫学讲座,遇到了一个上文提到的这个特殊身份的人,他就是“寂静师父”。

而我是因为受到妈妈的影响,才无比幸运地认识了他,并在他的引导下成为一名正信的佛弟子。

其实说起来,
当时才18岁的我哪里懂得什么是信仰,也完全不明白佛法中那些深奥的道理,只是师父教我怎样做我就听话地照着做而已,没想到,做着做着,奇迹就发生了。


针对我上课走神、成绩不好的问题,师父教我每天早上诵21遍《心经》,并常诵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的圣号。

于是,我每天早上提前到教室半个小时,跑到人少的地方背诵《心经》,虽然不明其意而且常常一边背一边打妄想,但是背得还是非常认真的。

我那段时间,晚上睡眠非常不好,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总是会出现各种奇形怪状的恐怖的脸,所以总是失眠。


当时爷爷病重住院,师父和妈妈说我脑海中出现的那些形象很有可能是爷爷的冤亲债主,因为我有佛缘所以来找我期盼能得到超度,教我每天晚上诵地藏王菩萨的圣号108遍,回向给爷爷和自己的冤亲债主。

一段时间后,我脑海里的这些恐怖形象果然少多了,上课也慢慢地能够集中精力了。

不可思议的是,有一次晚自习,我正捧着文殊菩萨的圣像看,突然觉得眉心一阵剧烈的胀痛,像是头要裂开一样,又像是有光明要从眉心之间放射出来,这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持续了大概有5分钟才慢慢消失。

从那之后,
我在专心念佛、甚至听师父开示的时候,都能感应到这种神奇的力量,我猜想这可能是一种能量,科学暂时还无法证实,但它是真实存在的。我对这种能量的亲身感知加深了我对佛法的信仰。

说来也怪,期末考试中我的数学竟然考了130多分(满分150),其他几门科目也考得很好,名次一下子由原来的20多名进入到班级前10名,还得到了500元的奖学金!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笔收入,对我当时的家庭条件来说,这笔钱也算得上是大数目了。我迫不及待地将好消息分享给妈妈,妈妈很高兴,问我:“这笔钱是属于你的,你打算怎么花呢?”

我当时心里马上冒出了一个念头:
我想我的成绩提高肯定和诵《心经》以及佛菩萨圣号有关,而这多亏了师父的教导,所以我应该用这笔钱供养师父。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对妈妈说:“妈妈,那就把这500块钱全部供养师父吧!” 我当时心里竟然完全没想过要把这些钱留下来给自己买衣服或是别的用品,要知道我在高中时一年四季几乎都只穿校服,这对于17、18岁的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罕见了。妈妈反倒有些舍不得了,她认为师父是出家人不需要用很多钱,供养师父300块就足够了。

后来当妈妈把过程电话告知师父的时候,师父对我一个小女孩拿到钱没有首先想到吃的穿的玩的,而是想到报恩非常震惊,大加赞叹清净供养的功德无量。

师父告诉妈妈:“不要算钱的多少,而是要成全保护孩子这颗美丽的心。孩子全部的发心就是她全部的命运。你将扣200块,不是扣掉来孩子40%的命运了吗?应该让孩子把钱全部寄来。”

妈妈听了师父的开示后恍然大悟,欢喜地帮助我把500元钱全都供养了师父。师父后来对我说,当他收到钱时,立刻在心底不自禁地涌出一个结论:这孩子将来一定处处畅通、前途无量!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我们真的把供养师父的钱打了折扣,那么我今天的人生想必也一定会被打折扣,当然也就不会有后面一连串的奇迹了。

前面说到,我高中的成绩并不好,在诵《心经》和佛号之后我的成绩有了一些提高,但是因为之前的基础实在是薄弱,高三的几次模拟考试成绩都不理想,越是临近高考我对自己越是没有信心。

我的梦想是考上名校,但是能力的限制让我的这个梦想变得遥不可及,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得上重点大学,甚至一度想过如果高考落榜就跟着妈妈去做小生意。就在这样的紧张和不安中,高考来临了。

结果出来后,我发现自己的成绩只比重点线高出了25分,名校梦彻底破灭了。后来我被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区管理专业录取,仅仅比录取分数线高了5分。

我现在觉得,我当时考的这个分数以及我所选择的这个专业似乎都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全国仅有几所林业院校才开设了野生动物保护这个专业,北京只有林大一所学校开设,而且在我高考那年还是第一年招生。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我读的这个看上去很冷门的专业反而成为后来奇迹发生的基础。所以我总是在想,进入林大和读这个很少人知道的专业说不定也是佛菩萨特意为我安排的呢!

进入大学后,我发现这个专业所学习的科目我都很喜欢,所以学起来也很有动力。由于我们是第一届本科生,整个年级就只有一个班才30个人,大一结束后我很轻松地就考了年级第二名,还获得了新生专业特等奖学金5000元!

想当初,我在高中拿500块奖学金供养师父的时候,师父就说我下一次会拿5000块奖学金。没想到这个预言竟然应验了!

我欣喜异常,马上把这个喜讯报告给师父。这次我跟师父说,想用1000元供养师父,1000元给妈妈,再留下3000元自己用。

结果师父希望我把钱一分不留地全部送出去!

我一听就愣住了,这次可是5000块呀,这回心里真有些舍不得了。

师父为什么要让我把好不容易得来的奖学金全给别人呢?

师父看我不能理解,就把道理告诉我:人在取得成就时千万要记得报恩,如果把生命比作一棵大树,那我们就是这棵大树上的花果,天地国家、父母祖宗、亲人朋友、老师同学以及一切成就帮助我们的众生都是这棵大树的根,所以一个人未来的命运和成就可以通过观察他报恩的成份来预知,就像观察植物的根土来预知花果一样。

听了师父智慧的开示后,我豁然开朗,将5000元做了这样的分配:供养师父1000元,给爷爷1000元,给爸爸1000元,给妈妈1000元,剩下的1000元买了许多小礼物送给了其他的亲人朋友和学院里的老师同学。

2009年12月15日,师父受北京大北农集团之邀在厦门参加年会。师父带我们同往体验。

我发现,当我把自己获得奖学金的喜悦转化成奉献的喜悦分享给更多的人的时候,我自己也收获了快乐和满足,远远比我自己花掉这些奖学金要有价值得多。我猜我一定是北京林业大学有史以来使用奖学金最有创意也最有意义的人!

我想,奖学金就像好比是农夫在辛勤耕耘一年后所丰收的粮食,绝大多数人将这些粮食吃掉了,也许会吃得很饱很开心,但却不能保证来年还有粮食吃,而我则是将这些粮食作为种子继续播种。舍得,舍得,不舍,怎么能够得呢?

所以表面上来看,奖学金我自己一点都没得到,但是我用它们积累了看不见的功德,就像把钱存在了宇宙银行中,而这些功德的力量最后又回馈到我的身上,让我的生命变得越来越美好、吉祥、如意。这不正是验证了师父常常说的厚德载万物吗?

师父很赞赏我依教奉行和敢舍的品质,在讲课中常常讲我的故事,还说:这个女孩下次一定能拿国家奖学金8000块。

其实,我每次听到师父这样说,心里都直打鼓,因为国家奖学金是学校的奖学金体系里级别最高的,只颁发给每个年级最优秀的学生(一般就是年级第一名),而我一直保持在第二名,并且大二也不能再拿我前一年拿过的新生专业特等奖学金了,按正常情况来说,这一年我只能拿到1000元的奖学金。所以我很担忧。

可是谁知道,奇迹竟然真的出现了。

就在我已经确信只能拿到1000块钱的时候,偏偏大一的年级第一名平均成绩没有达到学校要求的85分,按照规定不能拿国家奖学金,为了不浪费名额,学院负责评奖学金的老师就把大一的这个国家奖学金名额分给了我!

后来听老师说,林大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哪一个年级同时有两个人能拿国家奖学金的呢,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有这种情况了。

直到沉甸甸的烫金证书发到我手上的那一天,我才真正相信这不是梦境,我真的出乎意料地得到了一份作为本科生来说至高的荣誉和8000元钱!

我非常非常地清楚,这绝对不可能是偶然,不然怎么没有发生在别人的身上?

在这次神奇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就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如果我没有遇到佛法,或者没有遇到一位这样好的师父,又或者没有对师父的话依教奉行,那么我的人生应该像一般人那样平凡地走下去,可是当我不断地累积福报、增长善业的时候,我的命运就开始改变了。

六祖惠能大师曾说,一切福田,不离心念。所以,我想这些奇迹之所以能够发生,是因为我内心的智慧福报的增加反映在物质上的一个表现。也就是佛家所谓的“依报随着正报转”。

2008年底,师父到北京大北农集团总部讲课,我跟着同去了。

我请教师父,这8000块又怎么用呢?

师父说,上次他已经教我怎么用那5000块钱了,这次就让我自己决定。

因为尝到了播种福报的甜头,我把这8000块钱也全部用来在我的福田上播种,自己还是一分钱都没有留。现在的结果您是否能猜到呢?

我在保送进入北京大学后,第一年的奖学金已经高达33000元了,不但不需要自己交学费,加上每个月学院发放的助研津贴和助教工资,算下来每个月有3000多元的生活费。不仅妈妈不再需要负担我读书的开销,我还能每月寄给妈妈1000块钱。

想当初,师父曾让妈妈放下自己做的生意,到寺院里专心修行。当时妈妈还很担心我以后生活没有保障,师父就对妈妈说,你放心,佛菩萨会帮你抚养孩子的!

我想妈妈当时肯定也是半信半疑地照着师父的话做了,没想到结果竟然真的如此神奇!佛法真是不可思议,太了不起了!

要说我经历过的最神奇的事情,要算被保送北京大学的经过了。

到北大读书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不仅因为北大是内地最好的大学、有一流的师资和学习环境,更是因为北大的生命科学学院有我深深崇拜和敬仰的一位生物学家——吕植教授。

她是一位著名的大熊猫研究专家,并因为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上的杰出贡献而享誉国内外。

她还曾经被《纽约时报》评为21世纪中国最值得关注的5位青年之一,曾获得过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和中国环境保护杰出贡献奖等许多荣誉。

如果能追随这样一位优秀的老师学习,该有多么幸运啊!

吕植,北京大学保护生物学教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主任,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国际保护生物学学会理事,中国科协常委,世界经济论坛Global Agenda Council 成员。

可是,我也深知,虽然我有保研的资格,但是要从林大一个新成立的几乎没有办学经验的专业保送到北大实力强大的生命科学学院,就像一步登天一样困难,更何况,吕植老师每年只能招收一名保送的研究生,而这一届加上我一共有4个人想保送到吕老师那里,另外3名同学都是出身名校,非常优秀。

竞争这么激烈,可独木桥只能由一个人通过,我该怎么办呢?是退宿放弃还是继续勇往直前?

我心里很清楚,如果凭我自己的能力保送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我能借助佛菩萨的力量来帮助我达成心愿吗?

我跟师父说了我的愿望和困境,师父非常支持我去北大继续深造。

师父还提醒我,一定要弄清楚去北大的目的,不要仅仅为了读研究生而去北大,而是要想着借助北大这块响亮的牌子将来能够更好的传播真理,一定要把利益自己的想法转化为利益众生,这样才能得到众生的拥护和加持。

同时,师父教我如何加强修行,说诵地藏经和多忏悔是消业障最快最好的办法。

在09年的3月份到5月份,由于学校的课程很少,我基本坚持做到了每天读诵一部地藏经,还为报答母恩抄写了一部地藏经。

在这期间,妈妈为我也放下万缘,到寺院里念佛修行,为我积累了许多福报和功德。

诵地藏经时,我常常会被地藏王菩萨的大悲大愿感动得痛哭,我总是对自己说,你也是有大愿的人,菩萨一定会加持你的。

于是,我常常在地藏王菩萨和观世音菩萨面前发愿,今后要不仅要保护野生动物,更要去救护那些在养殖场中的生活悲惨的家养动物,还要弘扬佛法,度化众生。

大三后的那个暑假,我到师父所在的寺院——四川德阳万佛寺参加了“般舟经行”法会,在法会上师父教我去整理人们脱在大殿门口的乱七八糟的鞋子。

于是我就每天照着去做。刚开始在众目睽睽之下摆鞋子的时候,我还很难完全放下自己,总是觉得很难为情。毕竟大家都在大殿里绕佛,只有我一个人孤单地在门口摆放鞋子,很多人都向我投来好奇不解的目光。

有很多老居士还对我说,别摆了,快进来念佛,反正你摆了之后很快就又会被弄乱,还是念佛要紧。

但是,我想既然师父说把鞋子摆整齐可以让道场更加清净庄严,那我牺牲一下自己念佛的时间,为大众又有何妨呢?

没想到,在我每次把鞋子摆好之后,一看原本凌乱的大殿门口都变得特别整齐庄严,使我越摆越有成就和喜悦。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人包括几位出家师父都开始赞叹我的付出,还有一些人开始自觉地把自己的鞋子摆整齐甚至帮着我摆别人的鞋。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今天能有这么好的结果,跟之前这些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福报都是分不开的。

到了正式保研的时候,我的心里非常地矛盾和忐忑不安,虽然之前我经历过拿国家奖学金的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心里仍然有怀疑,佛法真的能够有求必应吗?真的会有这么神吗?

而且,师父对我那么有信心,要是保送失败了,我该如何向师父交代?会不会也打击到师父的信心呢?

怀着这种紧张的心情,我参加了保送的面试。面试后老师们讨论了整整一天到底应该在这4个学生里录取谁,因为4个人的面试表现都差不多,并且来自山东大学的一个女生由于情况特殊,如果当天拿不到接收函就只能失去保研资格了。

(保送资格生在本校读研自然没有问题。但要保送到其他学校,一旦失败,资格就作废,要在任何学校读研,都需要参加考试。所以,从林大保送到北大,这种做法本身就是冒险。)

这一天,过得像一年一样漫长。

就在我焦灼地等待结果的时候,妈妈也在寺院里不停地为我念佛祈求。到了傍晚,结果终于出来了。

可是,吕老师对我说的是“很抱歉,你很优秀,但是因为名额的限制我没能录取你”。

我当时觉得自己一下子就从希望的山顶跌下了绝望的谷底。难道菩萨没有保佑我吗?我该怎么跟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的妈妈说这个残酷的结果?

为了安慰我,吕老师说,两天后学院里有另外一个保送研究生的面试,这是北大刚刚开始推行的教育改革,招收进来的学生第一年要选择3个不同的实验室进行轮转,整个学院有16个名额,她可以分到一个名额。吕老师建议我去参加这场面试。

但问题是,面试的主考官中除了吕老师,其他老师都是研究微观领域的,而我本科根本没上过微观生物课程,基础几乎为零,我能通过面试吗?但是我只好再去碰一碰运气。

在接下来的那三天里,我的心情沮丧极了,书都看不进去。

三天后的面试,由于基础薄弱,我的表现很不理想,我当时心想,没希望了,还是老老实实地准备考研吧。可谁知道,当面试结果公布时,我竟然奇迹般地被录取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吕老师帮助了我。因为当时其他老师都觉得我的面试表现不够好而不想招收我,而且我本科学的是偏文科的农学专业,跟生命科学这样需要扎实的理科基础的专业相差太远,吕老师坚持说她希望能留下我,其他的老师才同意录取我。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菩萨并不是没有保佑我啊!吕老师不就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吗!

她为了让那名山东大学的女生能够在当天拿到接收函而先是把名额给了她,又智慧地通过轮转的面试录取了我。

而且,恰好在今年教育部才开始推行这样的改革,这不就像是特意为我准备的一样吗?

不仅如此,这个项目招收进来的学生都是“直博生”,也就是说,我一入学就是博士研究生,从本科起点直接攻读博士学位,把硕士阶段直接跳过了,比“硕博连读”还省事。

进入北大之后,我每天都在心中感恩师父、吕老师以及本科母校帮助过指导过我的老师们,我能够来到这样好的环境里,离不开老师的恩德啊!

师父说,感恩有四种表现形式:第一是心里要有恩,第二是言语上要表达出来,第三是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报恩,第四是经济上要有所表现。

对于我来说,努力学习成为吕老师优秀的接班人是最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我计划每个月从自己的奖学金中拿出200元,捐赠给吕老师创办的NGO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以报师恩。钱虽然不多,但这是我对老师的事业以及对我所热爱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支持。

以前在林大时,师父就说,我要高高地飞翔在林大所有的学生之上,意思是我的观念和境界要超过所有的林大学生。

当时我还很没有信心,我想林大还有那么多比我优秀的人,我怎么可能超越林大所有的学生呢?现在到了北大,我的信心反而越来越足,因为我开始发现,拥有超越的观念和境界,所到之处几乎都是没有竞争对手的。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雄鹰,将要在北大的天空上自由地翱翔。

我特别喜欢师父的这一条短信:

“什么是觉悟的人?觉悟的人有智慧,看待人生很超越,就像空中的鹰,地上的猎物一目了然。而且他知道自己内在的宝藏,知道智慧的源泉、财富的源泉、快乐的源泉和魅力的源泉;知道那个让所有事物运转、让人们彼此相爱、让地球生生不息、让生活更富活力的伟大力量——那是我们每个人本有的力量。只有当我们唤醒它、运用它的时候,那些生生世世形影不离的黑暗、魔影和卑微,才会慢慢消失,生命的光辉和希望才会随之出现。”

我虽然离觉悟还差的很远,但是和同龄人相比我已经开始走上一条觉悟的光明大道,而我心中的那份对动物的爱也让我特别地与众不同。

还有一点很重要,我在北大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名利也不是为了今后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我不像其他的研究生那样,把导师看做老板,认为自己是作为廉价劳动力在帮老板打工。

我要做的,是要助导师一臂之力,帮老师实现她的使命,完成她的理想,并在这个过程中,实现我自己普度众生的梦想。

师父常说:“观念是命运的基因,观念决定成功”。

我相信,拥有了这些远远超越其他学生的观念,我一定能成为北大最成功的学生,我也一定会是北大的骄傲!

再跟您分享两个小故事。

其一、

2009年保送到北大后,妈妈想到北京来拜访并感谢吕老师。正巧10月10-11号师父受邀给上海一个培训机构讲课,所以妈妈就计划先跟着师父到上海听课,然后12号再到北京。恰好就在这期间,吕老师出差了。

我本以为错过了见吕老师的机会,可一打听才知吕老师出差的地方就是上海。所以11号上午我把消息告诉了妈妈。妈妈又告诉了师父。

师父给妈妈说,给老师发给短信说明你正在上海听我讲课。于是老师回信说晚上办完事到师父的宾馆见面。

10月11日晚上,又遇到巧合,刚好有一位上海房地产老板请师父在上海著名的玉佛寺素餐厅吃饭,陪同的还有一位上海某区的人事局长、香港导演陈勋奇和一位影视编剧。于是借着这个机缘,师父请吕老师同去吃饭。

就这样,不仅妈妈圆了拜访吕老师的心愿,在这样的场合见面也很符合吕老师的身份,并且我生命中的两位最重要的导师也互相见了面。

值得一提的是,吕老师刚进素餐厅包间的时候就告诉大家说:我今晚还有一个约会,只能坐半小时。但当时的祥和气息或者谈话的投机让吕老师临时打电话推掉了约会,和大家在一起整整待了两个小时,大家法喜充满。

老天真是把一切都安排得恰到好处,无比圆满。

其二、

大四的上学期,我由于非常偶然的机缘,幸运地成为了中国青年代表团的40名成员之一,免费前往丹麦的首都哥本哈根参加了举世瞩目的第15次联合国世界气候变化大会。

为什么老天会接二连三地垂青于我?这样一个难得稀有的机会怎么就碰巧会被我遇到并且抓着了呢?

我想这绝对不是偶然,应该是我在不断地付出奉献之后,老天发我的奖赏。

结论:

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的驾驶员,方向盘就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是驶向崎岖的羊肠小路,还是驶向路旁开满鲜花的光明大道,完全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命运,就是生命中不停地选择所连接起来的轨迹。我能够做出生命中正确的选择并逐渐拥有幸福、快乐、美好、吉祥的生活尤其感恩诸佛菩萨的加持,父母的辛勤养育,师父的慈悲教诲,老师的悉心指导和一切有缘大众的支持!

最后特别要感谢您能抽出时间来阅读我的故事,如果我的经历能够对您有所启发,那将是我莫大的欣慰和荣幸。

让我们一同来“爱”这个我们自己的世界,来“敬”这世上的一切生灵与资源!愿我与您一同珍惜此生,让生命飞翔!

          爱敬
aijing_pku@163.com 合十

2010.10.6于北京大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