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古院显灵异吓煞胆大人【转】

  我们这里是一个贫困的山区,政--府为了改善山里人的生活状况,实行移民搬迁工程,家乡的一个小山村加入了搬迁行列,村子里就剩下了一户姓刘的人家,因为家里穷没有搬迁,他自己在村子里搞养殖维持生活,成了村子里的唯一的一户留守人家,村子里的人走了,很多人把自己的院子没有拆,都完整的在那里放着,有几户家道好的,房子比较阔气的人都委托那位刘姓的看守着,大多数人家都是铁将军把门,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一把锁就得了。每年一到清明时节,人们回来祭祖的时候,老院子里可以住人有个歇脚的地方,当然了,老院子留着更多的是人们回家看看而已,房子的作用不大,留给人们的是个念想罢了。因为每个人根的情愫难以割舍。


  不知不觉间,人们搬迁离开故土已经有七八年了,很多院子尘土弥漫,野草繁盛,一个个的小院子,都变成了荒凉的古院子了,很多人回到老家,基本上不会在那里过夜了,都说院子里很久没有住人了,有一股阴森森的感觉,因为感觉有些害怕,大多数人是在大白天的时候就去看看就走了,很少有人在那里过夜。


  村子里的留守人家,有一个马姓表弟,是个怪人,一辈子胆大的出了名,不相信神鬼,把一些无法解释的想象说是骗人的,全是迷信,他一点点都不相信,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的是肚子里面有吃的了,人们给他起的外号是马胆大。


  一次他来串亲戚,兄弟两个就喝酒聊天,不知不觉就喝大了,天色不早了,马胆大准备要回去,说表弟地方小没有地住人,姓刘的说村子里有一个院子,房子很好,干净宽敞,那是个好地方可以住人,就是有一个怪现象,我以前住过,一到了晚上满院子里到处乱响动,我不敢住已经很久了,说来奇怪,这地方时间长了不住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感觉有些害怕。马胆大说:“你胡说什么,人都是自己吓唬自己,什么神啊鬼的根本没有的事情,咋哥俩喝酒,今天我就住那里,我就不相信了,你说的玄乎的。有那么可怕吗,我倒要看看有什么东西还比人厉害。”


  到了晚上马胆大就住在了这个院子里,山村静悄悄的,夜晚非常宁静,真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马胆大虽然嘴上说他什么都不怕,可是整个村子里就一户人家,心里还是有点毛,他躺在土坑上,一时半会还睡不着,外面的门口旁边栓着兄弟养的一头大黄牛,兄弟说是牛可以辟邪,也可以给你作伴壮壮胆,不是你一个人有点孤独,马胆大说没有关系的,何必多此一举,但是还是把牛留了下来,给自己壮壮胆,也是有道理的。


  马胆大在看着外面,夜出奇的安静,他就朦朦胧胧的睡着,前半夜还算安静,夜晚子时刚过去,他睡梦中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一股大风呼啸而过,把大门都掀的叮咚乱想,树叶沙沙的作响,他猛然睁开眼睛爬了起来,侧着耳朵憋住呼吸在听着,太奇怪了,怎么就一股大风过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一起归于平静,他只能听见外面栓的那头牛吃草和呼吸的声音,在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他趴在窗子边仔细听着,没有任何响动,马胆大自言自语,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


  马胆大刚刚躺下,眼睛闭上,脑子里还在想着刚才的奇怪现象,百思不得其解,忽然间,听见屋子背后轰隆隆的响起了,就像是古老时候的老牛车子的声音,吱吱嘎嘎轰隆隆的过去了,他又赶紧起身来趴在了窗户边仔细听着,响声过后就又什么听不见了,一会功夫,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间就听见了栓在门前的大黄牛突然吹起了鼻子,声音簌簌的,就像是牛发怒时候的喘着粗气,牛的蹄子在不停的敲打地面砰砰发响。马胆大一下子感觉头发都竖了起来,心里出现了恐惧,牛的反映好像是在开始决斗的架势,牛怎么突然发怒了,马胆大突然大声的吼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开始骂牛了,“老牛你不要命了,不再那里好好的吃草,胡乱动什么,看我不下来宰了你”。他不停的在一直在骂着牛,听起来实际上是在指桑骂槐,实际上是在给自己壮壮胆,说也奇怪,马胆大骂了一会儿,牛反而真的安静下来,牛鼻子里传出的那充满恐惧的声音消失了,牛鼻子不再喘粗气了,牛蹄子也不拌动了,大黄牛开始吃草,悠闲的甩着自己的尾巴,一起归于平静,夜又寂静了。


  马胆大心里开始不安静了,没有一点睡意了,他干脆就坐在了起来,竖起自己的耳朵,看看还会有什么声音响起,手心里都出汗了。没有想到的是,过来不到半个时辰,也没有听见外来的任何声响,好端端的大黄牛又开始喘起来了粗气,牛头都摔起来了,牛脖子上的牛玲咕噜咕噜的响着不停,牛蹄子也拌了起来,牛还吼了一声,牛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恐怖,看来牛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在开始示威了,其恐惧程度的反映比前面一次更加激烈,马胆大感觉自己不胆大了,心里害怕起来,他带着恐惧的腔调,在房子里又大声的吼了起来,开始胡乱吼叫骂牛壮胆,极力在消除自己的恐惧,他放开嗓子吼了一会儿,还真管用,好像牛懂得人语似的,牛的烦躁不安现象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宁静,整个山村都静悄悄的。


  马胆大尽力的在安慰自己,想着不可能在出现奇怪的现象了,自己现在可以踏实睡觉了,可是刚刚躺下,刚来了一丝睡意,朦朦胧胧的还在迷迷糊糊中,隐隐约约又听见了门外面的牛开始躁动不安起来,牛鼻子里的喘气又急促起来,马胆大感觉太奇怪了,牛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真的遇见了什么了?古院子里难道真的有其他东西不成,马胆大越想越害怕了,怎么办,他干脆就在地上操起了一个铁锹,又是一阵子的高声谩骂,边骂边出门来,时刻准备着打斗的的架势,可是他在院子里看了看,什么也没有,他一出门来,牛看见了人过来,一下子就安静了,在那里开始慢慢的吃草,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就这样反复几次,已经折腾的马胆大心里彻底的不胆大了,感觉到了害怕,现在是深夜时间,离天亮还远,他开始想起老人们说的灵异故事了,以前他的的确确是没有遇见过什么怪异现象,自己也从来都不相信什么灵异古怪的事情,今天遇到的现象着实把他个胆大给吓蒙了,越想越害怕,他感觉自己的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头发竖立,浑身冒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不敢睡了,马胆大把牛缰绳从门前解开,紧紧的握在手里,拉着大黄牛跑了,头也不敢回,好似是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他。来到了兄弟家门前,半夜的叩门声还把兄弟吓了一大跳,就问马胆大,天还没有亮,半夜里你怎么不睡了。


  马胆大有些惊魂未定,说那个古院子怎么了,太害怕了,就像有人在折腾,古怪的声音,古怪的风身,连大黄牛都不安静了,一阵一阵的发威愤怒,那情景太吓人了,我害怕就不敢睡觉了,在你这里凑和一晚上吧。


  我说那个古院子有些奇怪,你说我胡说,现在相信了吧。


  马胆大冤摇了摇头,真是怪事了,不是亲身体会,我真的是不相信的,现在看来老人们说的这世上灵异的事情还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