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药师咒水治好二十年顽癣【转】

药师咒水治好二十年顽癣

侯秋东

我有一儿一女,儿子自小患有头癣。民国九十二年,他刚好是虚岁二十岁。从小到大,我们夫妻不知为了他的头癣,操了多少心,擦了多少药。也曾带着儿子从屏东远赴台北求治于西医皮肤科名医。从台北拿回来的药膏,擦了是有效,但是必须每天擦,过几天不擦又复发,总是不能断根。我担心,该皮肤药含有类固醇,不敢继续擦。我自己是中医师,也曾为他开处方,但效果不彰,只好放弃。我内人也曾长期在屏东某公立医院皮肤科名医为他挂号,拿回几种药,有洗的,有擦的。其中洗头用的,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是黑黑油油,擦了有焦炭味道,洗了可以好一阵子,如果久不用,头顶又会出现白白一片,像粉笔灰一样的癣长在那里,看了让人心里难过。

民国九十二年底,我在慈恩佛学院有一位在家女学生,写了一篇〈药师法门的殊胜及感应〉交给我,作为文选课的作文。看了以后,忽然触动我的心弦。我想到《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有一段经文如是说:

「若见男子女人,有病苦者,应当一心为彼病人,常清净澡漱,或食或药,或无虫水,咒一百八遍,与彼服食,所有病苦,悉皆消灭。若有所求,至心念诵,皆得如是,无病延年。」

这段经文中的「咒」字,指的就是念「药师咒」。〈药师咒〉就在这段经文的前面几行,检索即得。想到这里,我即知即行。隔天早晨,我就用一个科学中药的小空罐子,洗净以后,倒入半罐的净水。一只手拿着罐子,举至额前,表示敬意,另一只手拿着念珠(一○八颗)。持咒之前,我先念几声的「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接着念药师咒:「南无薄伽伐帝俾杀社窭噜薜琉璃钵喇婆喝啰阇也怛他揭多也阿啰喝帝三藐三勃陀耶怛侄他嗡俾杀逝俾杀逝俾杀社三没揭帝娑诃」。每念完一遍,就拨过一个念珠。拿着水的那一只手,念久了会觉得酸,因此念一百零八遍的半途中,要换另一只手拿咒水。念咒时,我不出声,只是嘴唇微微动。拿着念珠的那一只手,我是伸向侧面平举的。换言之,我是利用念咒的时候,一面练举手功。

我每晨练举手功半小时,已连续练了五年多。原先练举手功的动机是为了健康。后来我利用练举手功的半小时,念〈大悲咒〉及其他我学过的许多咒语。如此念了一段时日后,我改念「南无阿弥陀佛」,这当然是为了临命终时,希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最近我利用这半小时念〈药师咒〉,一方面固然是为了治好儿子的头癣,另一方面也是想帮儿子、帮自己消业障、保平安、祈求治病的智慧。「南无阿弥陀佛」我还是经常在念,只不过是另外找时间念。很凑巧的是,我念完一百零八遍的〈药师咒〉,刚刚好是半小时的时间。

佛力真是不可思议,我每次将咒水倒出一些擦儿子的头癣,剩余的咒水让他喝。神奇的是,几天之后,儿子的头癣不见了。可是我不敢疏忽、怠慢,还是每天持诵〈药师咒〉一百零八遍。我会检查儿子头皮的状况,发现有稍微异样之处,就为他擦咒水,剩余的咒水给他喝。我发觉,若连续二、三天未给儿子擦咒水、喝咒水,他的部分头皮,还是会冒出微微的似头皮屑又似头癣的东西来。

日前,我劝儿子每天早晨自己也念一○八遍的〈药师咒〉,也是利用练举手功的时候念。儿子很听话,每天念。与我不同的是,他的手只拿念珠,而我是一手拿念珠,一手拿水。

我感觉儿子从小业障就比别的小孩重,上课不专心、体力差、情绪不稳。因此,我希望长期仰仗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大慈悲、大智慧、大神通,能为儿子消业障、除百病、保平安。同时,我也希望社会大众皆能普遍修习药师法门,为自己祈求健康无病,只要大众皆身心健康,国家社会自然能安和利乐。(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