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元音老人:四大皆空 你在哪里坐?【转】

    镇江有个金山寺,寺里有个镇山法宝。法宝就是苏东坡的玉带,玉带由一块块方玉用金线串起来的。这玉带怎么留在金山寺了呢?

    原来苏东坡和金山寺的方丈佛印禅师是要好的朋友。苏东坡的诗词作得很好,也是信佛修持者,自负功夫已到八风不动的地步。

    佛印禅师要试试他功夫深浅,故意贬抑他说:“苏东坡的诗真是狗屁不值。”苏东坡听了这话,不禁心中大气,就大兴问罪之师,气冲冲地过江来责问佛印禅师。佛印禅师笑道:“好个八风不动,一屁就把你打过江来。”这是个笑话。

    有一次,苏东坡到金山寺来访问佛印禅师,禅师这时正在禅堂里领众坐香,那正是止静的时候,闲人不好进去。苏东坡知道这个规矩,就在客堂里坐等佛印禅师出来。这枝香坐完后又加了一枝香,所以出来很晚。

    苏东坡等了很久,心里非常焦燥。

    香完开静,佛印禅师出来了:“哎呀!苏大学士,请坐请坐。”

    苏东坡说:“嘿呀,你还叫我坐呀!我要在你这秃驴的头上坐!”

    他们是好朋友,在说笑话,骂禅师是“秃驴”。禅师听了道:“噢,你要坐在老僧的头上啊?好、好、好,我有个问题问问你,你要答得出来,老僧的头给你当坐具;若答不出来,就把你身上的玉带解下来,给我们做镇山之宝。”

    苏东坡哈哈一笑:“随你什么问题,我都能一问十答,我的妙解很多,释义很广。”

    佛印禅师说:“好,我问你,四大本空,五蕴非有,你在什么地方坐?”

    意思是说你要在我的头上坐啊,我的身体是四大五蕴,是空无所有的,你怎么坐法?

    苏东坡想:四大是空的,五蕴本没有,一切都没有啊,那我落空了,坐在什么地方呢?不能坐在虚空里呀……想来想去,来回走了三圈,一时答不上来。

    佛印禅师乘机叫小沙弥:“来呀,把他的玉带解下来,他答不出来了。”

    于是苏东坡的玉带就留在金山寺做镇山之宝了。

    这就是空而有、有而空的公案。其实这个问题不难答,因空非顽空,有非实有,空不碍有,有不碍空,空就是有,有就是空,心就是相,相就是心。

    故不妨答他:“真空不碍妙有,就在你这假相头上坐!”或者就在椅子上一坐,说一声:“如是坐!”或者竖起一指,说:“就在这里坐!”更或竖起指问他:“在什么地方坐?”这些答案,随手拈来,正不必动脑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