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生死无碍-往生见闻录——19、梦佛接引【转】

梦佛接引


我们再看这一位政治大学熊公哲教授。他是当代一位非常有名的教授,儒家的底子非常深。早年,创办大专院校佛学社团的周宣德老师,他拿些佛书来劝熊教授学佛,熊教授一直在儒学上用功,佛法上就疏忽掉了。那些佛书被他孩子看到,他孩子成了一位很虔诚的学佛的人。熊教授岁数愈来愈大,九十几岁,当然还没有学佛,老病一直纠缠他。他孩子学佛,就非常关心老人家将来往生的事情。找个机会,向我们提出老人家的情况,而且发愿,他愿以毕生所做点点滴滴的功德都回向给他的父亲,希望他父亲能够来念佛,能够往生极乐世界。后学听了很感动地说:“我们去拜访老人家,劝他念佛。”他儿子说:“这样方便吗?我爸爸对佛法完全陌生。”我说:“不要紧,我们老师有教过,外儒内佛,对于完全没有学佛、没有念佛的人,我们都可以和他接触。我们念佛人的心是佛菩萨的心,熊教授老人家虽然没有念佛,可是我们和您认识啊,礼貌上的拜访也是很自然的。”

雪公老师讲,只要是正当职业的人,他们都可以通过学佛,在他们那个场所发挥佛菩萨的精神。


我们就到他家拜访。因为熊教授躺在卧室里面,我们先和熊伯母见面,谈一些念佛的好处、往生的好处。这位熊伯母对佛法也是陌生,因为她孩子有信基督教的,她还在犹豫到要信基督还是信佛?我们就把信佛的好处、往生的好处、往生的事迹公案讲给她听。


熊伯母一听,就很感动地说:“你讲的这些保证是真人真事!要是编故事的话,没有办法编得让人听起来,心有戚戚焉。”她很感动,当场发愿说:“往生这么好,那我老伴将来要往生,可以拜托你们来助念吗?”“啊!当然可以了!”熊教授的儿子听了,感动得眼泪都掉了下来,这真是非常好的聚会!跟熊伯母讲完以后,我们要进房间去探望熊伯父。

后学就一直提醒自己,我们念佛念习惯了,对这位长者,尤其是人家儒学研究这么好的长者,我们可不要给人家觉得很尴尬,佛号要默念在心里,我们要注意待人处事的基本礼节。
走进房间,我们的熊教授却那么懂人情世故,听到我们在外面跟他老伴谈佛法,谈得那么高兴,又是孩子念佛的朋友来家里,他就先合掌,念一句:“阿弥陀佛。”后学当时很感动,人家是儒学心地功夫用得太好了。他孩子高兴,我们也高兴,就谈起来了,还帮老人家念佛回向,又念了三皈依文。喔,他孩子很高兴地说:“这样子,我爸爸也皈依三宝了,我爸爸也是三宝弟子了。”



“百善孝为先”,我们佛家就以这个“孝”作为根本。“孝顺至道之法”,所有修道到至高无上,就是讲一个“孝道”。你为什么要发愿度众生,一切众生都是我们无始劫来的父母师长,我们生生世世蒙受太多太多的恩德了,我们发愿要广度一切众生,同生极乐,离苦得乐。


可是我们能力还很有限,还做不到呀,摆在眼前的每一位在家居士堂上的两尊佛菩萨--我们的父母,你可得想尽办法,善巧方便,令他们来学佛,让他们将来能够成就道业,往生极乐世界。否则的话,保证造成终身遗憾,为什么呢?因为你拼死拼活赚来的钱,再多也没有办法换取父母的善终,你没有办法帮助父母脱离生死束缚的痛苦。


后来熊教授身体更衰老了,孩子到处找医生,由于和人家结善缘,而且发愿,就感召到台北医院学佛的医师,他说:“把你爸爸送到我这里来,这里我做得了主,我们可以安排病房,不用送到别的地方去。”

安排一个很好的病房,请了一位特别的护士,一天念一、两万声佛号,这个缘确实太好了,所以说,善缘很要紧。我们台北莲友每天利用中午用完饭休息时间,去陪熊教授念佛,向他讲念佛往生的好处。这个九十几岁的老人家躺在那边,看来奄奄一息,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可是心里清楚得很,他听进去了,怎么知道呢?往生前一天,熊教授托梦给老伴说:“老伴呀,我要往生极乐世界了,那个世界比这个世界要好多少倍喔!”还说:“有一位洪医师会带我去,都是他来向我讲佛法。”梦中还盖着托罗尼经被。他老伴醒来,似信非信,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吗?她还不晓得他身上盖的那床黄色被子是什么东西。


隔一天,老人真的往生了,好多人去带他助念,我们也答应要帮他助念,从台中彻夜赶来。他老伴看到这个情形,自己也非常感动,就向那个念佛的孩子讲:“我原以为念佛人都很消极,想不到你父亲这件生死大事,都是你们这些念佛的朋友在帮忙,是他们来送他一程。”她说:“我到美国去,要向你那个信基督教的哥哥讲,佛法不是可以随便批评的。你自己的父亲发生了事情,你们当孩子的还没有回来,是谁在处理?是这些念佛人在帮忙哦,他们都是可贵的善知识哦。”而且还说:“你父亲昨晚托梦给我,说他要走了,梦中盖的,就是现在给他盖的托罗尼经被,”真是太神奇了。

熊教授虽然只是初接触佛法,可是他是应了印光大师讲的,“儒家的底子太好了。”大乘佛法为什么能够在我们中国发扬光大,我们要感谢孔圣人打了非常好的儒家“五伦”的基础。熊教授已经把人做得非常好,进一步要当菩萨当佛就顺利了,所谓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所以佛法一来中国,就和儒学相互辉映。现在佛法为什么衰,儒学也衰了,所以印光大师极力提倡,“要能够尽性学佛,才能够尽伦来学孔,要能够尽伦来学孔,才能够尽性来学佛。”为什么?因为一切众生都没办法超越我们心性之外,一切众生都没有办法超出伦常之外,所谓的“儒佛合则双美,离则两伤。”

当代弘一大师,一代的高僧,更是赞叹儒学的好,提倡佛门四众弟子要多读儒书,他说,如或不能,要多看《格言联璧》。我们修行,要像儒家所讲的:“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弘一大师就是这样做而成为一代持戒念佛、众所敬仰的高僧。


我们祝福熊教授安详往生,早日乘愿再来,广度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