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因果不虚:拒淫福报感应录【转】

  德清的地方有一举人名蔡启传,他四十岁时仍未有儿子,他妻子便用了五十两的私房钱为他买了一妾。该妾来到时,不断低头哭泣。


  蔡问她为何哭泣,她答说:“我丈夫欠下巨债,因此便迫我来这作妾。”


  蔡大惊说:“原来是有夫之妇!”便嘱咐妻子明早将妾送还。


  蔡自己则乘夜去到她的夫家,向她丈夫说:“你为甚么要这样做?怎可以卖掉自己的妻子?”


  妾的丈夫说:“我欠了巨债,刻不容缓。无可奈何呀!”


  蔡说:“我会代你还债,并归还你的妻子,卖身之款也不用还给我了。我今晚不会回家,以表明我的心迹。”便在其夫家留宿。


  次日早上天还未亮,便已看见蔡家的人带那人的妻子回来。夫妻二人悲喜交集,于是不断叩头感激蔡的高尚道义。


  蔡回家后,次年便得考中科举,妻子也生了儿子。他的后代十分昌盛,富贵也接踵而来。


  避色得贵


  松江地方有个姓曹的人去应试赴考。在旅馆中忽然有一妇人进来要与他共宿,曹大惊,急忙走去别的旅馆借宿避开她。


  行至途中,见有一群人提着灯火喝道而来。这群人行入一古庙中,击鼓升堂。曹便伏在庙前,听到殿上读出新科榜上的名字。


  当读至第六名时,官员禀告说:“此人近日有失德之行为,已被 上天削去科名,现在不知应由何人补上?”


  当中的神说:“松江姓曹的书生,不淫旅馆内之妇,正气可嘉,就以他的名字补上吧!”曹听到后既惊喜,但又半信半疑。


  后来开榜时果然是中了第六名。拒色之灵验,有如此者。


  拒淫得贵


  希仲是四川人。博览群书之后在一富家中设馆授学。该富人家中有一美妾,自恃才貌兼优,便往学馆中调戏希仲,却被希仲严正地拒绝了。


  希仲之妻当晚梦见有神来告诉她:“你的丈夫独自一人远处他乡,而能不欺暗室,合当科举高中,以彰显其善行之报。特地先来告知你。”


  明年,希仲在四川的乡试果然考得第一。由此可知戒淫是世间莫大的功德,上天必定有厚报的。


  远色昌后


  太仓的陆公,容貌及体态俊美。明朝天顺三年往南京应试。旅馆的东主有一女,晚上竟然往陆处求与他共宿。陆假装说有病,并与她约于后夜再会。


  女子走后,陆便作一诗:“风清月白夜窗虚,有女来窥笑读书;欲把琴心通一语,十年前已薄相如。”次日清早便藉故离去。


  是年秋天便得上榜。


  在此之前,陆公之父梦见郡守送来旗匾鼓吹,匾上题有:“月白风清”四字;其父还以为是自己将要去世之兆,写了一封遗书给陆公。陆公心更惶恐。后来他考到进士,并做官至参政之职。


  邪淫的果报惨烈!不邪淫的人有福。劝大家戒除邪淫!末学在此忏悔邪淫的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