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地藏菩萨感应实录:大愿地藏菩萨妙难伦,救度姐夫得重生【转】

  我叫张*,原来没有接触过佛法,由于家里出了大事,佛法帮助我度过难关,才彻底认识到佛法的伟大!我要向各位汇报的是发生在我家里的一件大事,以及大庆果成寺地藏法会的殊胜和不可思议的感应。


  我的姐姐和姐夫,几年前开了一家饭店,生意兴隆,收入不菲。听人说,供菩萨像可以保佑全家,于是在家里面供奉了一尊观音像,姐夫每天都会去上香。这样,一家人看起来富裕安乐的日子过了很多年。


  2005年10月的一天,姐夫出差到外地,在回来的火车上,突然发病晕倒在卫生间,被送往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救,经诊断为脑干三处主干出血,多处小干也有出血现象。这时我和姐姐已经赶到医院,主任医师亲自和我们说,病人的情况十分严重,由于脑部三处出血,估计抢救过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劝我们放弃抢救。但是亲情之下,我和姐姐还是坚持抢救。经过了漫长的8个小时,姐夫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他双目紧闭,没有任何知觉,马上被送入重症室,进行特殊观察。大夫告诉我们,病人还没有脱离危险,血压居高不下,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听到这一消息,我和姐姐原本紧张的心更加忐忑了。由于重症室禁止进入,我们每天只能守候在门外,度日如年。出来一个大夫就上前询问,得到的消息总是不乐观,血压依然很高,随时都会危及生命。姐姐联想到以前曾经有一个算命很灵的先生给姐夫算过命,说他只有38岁的生命,今年姐夫正好38呀!真就出了这样危及生命的大事,我们不禁悲从心起,失却希望。


  由于家里有事,我又急忙赶回大庆。处理完毕,正准备去哈尔滨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个人,赵姐。早听说她是一个学佛居士,而且有神通,我就想问一下姐夫的病况,于是急忙赶到她家。因为我不懂佛法,见了面就说,赵姐,你给我算一卦,看看我姐夫的病怎么样了。赵姐听完我的叙述,就对我说,你应该马上到果成寺,去找常*师父,最好是做一次法会主坛,你姐夫的业障太重了,如果不请佛力加持,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于是我马不停蹄地赶到果成寺,几经周折终于找到常*师父,把情况一五一十地和师父说了。常*师父听后对我说,这是你姐夫本身的业力现前,由于开饭店,造的杀业太大了,冤魂来索命。惟一的办法,必须马上作地藏法会主坛,超度冤亲债主,同时你们还要在地藏菩萨像前,发愿吃素、戒杀、放生,你和你姐姐要一心称念地藏菩萨圣号和观世音菩萨圣号,这样你姐夫才有救!我听后马上和姐姐通电话,把常*师父所说的告诉姐姐。没学过佛的姐姐说,好吧,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当时正好赶上地藏法会,我于是作主坛,超拔我姐夫历劫的冤亲债主。


  我和姐姐救人的心情十分迫切,我在这边做佛事,姐姐就在那边重症室外,按师父教的,不停地在心里默念“南无地藏王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盼望姐夫能脱离危险。当天下午,哈尔滨那边传来消息,姐夫几天来居高不下的血压下来了!我和姐姐欣喜若狂!佛力真的是不可思议!


  第二天姐夫的病情进一步稳定,大夫都觉得奇怪,说这个人这么严重怎么这么快就见好?当时在重症室里还有一个脑出血病人,病情比姐夫轻得多,但依然在抢救中。又过了一天,大夫告诉我们说,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准备离开重症室。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和姐姐高兴极了!


  离开重症室后,姐夫住进了普通病房,我们雇用医院的特护人员护理,我和姐姐也轮班照看,因为大夫也说,虽然离开重症室,还要注意观察,以免出现反复。我和姐姐决定要请地藏菩萨像到家里供奉,就在哈尔滨极乐寺请到一张,送回家里。真是不可思议!那天才将佛像送到家里,姐夫的眼睛就睁开,苏醒过来了!


  之后姐夫恢复得很好,一天比一天有起色。可是有一晚轮到我照看姐夫时,大约在半夜12点左右,我突然发现姐夫痰涌上来,很难受,需要换吸痰管(当时姐夫颈部在抢救时被切开气管,用于吸痰,一根吸痰管插在气管上,外面用纱布覆盖),实际上特护人员都可以换,但我为了稳妥起见,把值班大夫喊来了,以为专业人员会更好一些。结果大夫换完之后,就发现姐夫颈部的刀口因刚才的磨合而开始大量出血,我心里一惊!忽然想起,前几天主治医师和我说,千万要注意颈部的刀口,如果出现大量出血就会有生命危险!这时候值班大夫也很紧张,马上叫护士把手术灯拿到病房,准备做手术。当时的气氛非常紧张,我和匆匆赶到的姐姐被劝离病房。


  我和姐姐在病房外心急如焚,一心称念地藏菩萨和观世音菩萨圣号。说来也怪,就在大夫正准备开刀时,血突然自己止住了!大夫觉得很奇怪,而我和姐姐则激动得热泪盈眶!


  通知我们进病房时,我刚把病房门打开,就感觉有一个看不见的东西猛地扑到我身上,一股凉飕飕的气体撞击着我的身体,过了一会儿,我就开始全身发抖,昏迷过去,姐姐和医生又是给我掐人中,又是喂我吃救心丸,好一阵子,我才清醒过来。醒过来后,我不由自主地心里发毛,不敢在医院再呆下去了,也不敢自己坐车回去,感觉有众生在跟随着我。


  姐夫病情逐渐好转,他被转到省康复医院做进一步治疗。这期间,我和姐姐还是每天称念菩萨圣号回向给他。给他做针灸治疗的主任医生说真是奇迹,才第三天,他就能开口说话了!之后还恢复了记忆,唱他平时爱哼的革命老歌。看到姐夫恢复得很快,我就回到了大庆,参加果成寺举行的佛七法会,在法会的第二天中午休息时,我爱人突然开车来接我,我问怎么回事,他说,姐夫又突然发病,停止呼吸了,哈尔滨那边叫咱们赶快过去。我一听就着急了,马上打电话找常*师父,常*师父对我说,你别去了,在这里好好念佛吧。我当时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就让爱人自己去了。在下午念佛的时候,我感觉心里非常平静。法会结束后,爱人打来电话告诉我,经过抢救,姐夫脱离了危险,现在已经恢复正常。我心里竟然感觉好像早已知道会这样似的!


  我目睹了这一幕幕奇迹的发生,深感佛力不可思议!感到地藏法会的殊胜!感到地藏菩萨的慈悲伟大!我现在每天都会虔诚称念佛菩萨的圣号!现在姐夫身体恢复得一天比一天好,我相信在佛力的加持下,他一定会完全恢复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