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一个糖尿病人的神奇康复之路【转】

       


       一、糖 尿 病 之 苦


  我是西安道场第28期学员,首先我真诚地感恩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给了我后半生的生命,给了我后半生做人的机会,给了我成就大业的时间。


  我是一个糖尿病患者,陕西省乾县人。说起糖尿病,同类患者都有非常痛苦的生活经历,整天不能吃这不能吃那,连最起码的饭都不能吃饱。一日三餐都不能离药离针,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而且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多种并发症——瞎眼、截肢、肾衰竭等等,直到生命衰竭而死。


  我是2004年查出的糖尿病,最开始一日的三餐餐前、餐中、餐后,每天9顿药,饭后还要坚持走路锻炼,每天只有5两主食,每顿饭都要用秤来称,一切水果、瓜子类都不能吃。但随时可能不是血糖高就是低血糖,很难恰当地控制在正常范围内。高血糖还不能立即要命,但是低血糖若不及时处理,严重时随时危及生命。有一次低血糖,我赶快去吃馍,结果就昏过去了,等一会醒过来,口中的馍还没有吃完,全发酸了。从那以后我的思想负担特别沉重,心想这样艰难地度过后半生,真是生不如死。本来我很苦恼,越苦恼心情越不好,所以吃药都不管用了,一天必须打一次长效胰岛素和药共用。经济负担尚且不说,思想负担压得我简直快崩溃了。失眠、多梦、头痛、肩周炎、颈椎病,没精打采的,常常犯困,血粘稠。整天想我现在如果是七八十岁就好了,早死早解脱。


       二、就 医 无 望 


    孩子在网上看到广西某医院手术可治疗糖尿病,我们已经在网上做了咨询,把钱都准备好了。又托朋友在广西考察,结果发现做手术的效果并不理想,而且还要在以前的基础上加大运动量,本来的一丝希望就这样破灭了。这个时候头越来越疼,整天好像没睡醒的样子,失眠更加严重。


  又听说中医可以治头痛和失眠,就在西安有名的医院找专家,但专家的号就根本挂不上,从头一天晚上开始排队到第二天也挂不上号。在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想起姐姐给我介绍过的地藏七如何如何。


       三、精 进 打 七


  我以前虽已皈依佛,但对佛并不深信,半信半疑。学佛虽已受益匪浅,但以人类的知见认为全世界对糖尿病都没办法,光靠拜忏、诵经就能把针、药代替?我觉得简直是天方夜谭。可能是缘分已到,在没有别的办法的情况下决定去打七,并且发愿,这次死也要死在道场,并且必须把七打好,一定要解决我的问题。说来很神奇,我刚有这个念头并且打电话报了名,头真的就不疼了,第二天还是不疼,第三天在去道场的路上又疼起来了,我已经感到佛菩萨在感应我了,这样更加增强了我的信心。


  2011年3月20号这一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到达西安道场,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包括主持人、义工都不是一般人,简直就是佛菩萨化身来度我们这些在人生路上无法走下去的可怜众生的。通过拜忏、诵经以及相关开示,我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罪行累累的大恶人,每一个地狱我都不用考试全部达标,于是我的真诚心、忏悔心和感恩心油然而生,无论是诵经、拜忏还是绕佛我都想哭,都在哭。现在想起来才知道其实不是我在哭,而是我可怜的冤亲债主在哭,我伤害得他们太苦了!他们实在太苦了!!


  由于自己罪业深重,打七期间全身疼痛,上楼、起床都非常困难,几次都倒在大殿里,睡在床上连身都翻不了,但我硬是咬紧牙关,拜忏爬不起来时就哭着求地藏王菩萨加持,七天一个忏、一部经、一个头都没有少,全坚持下来了。


  去道场打七前准备了铁观音以备精神不济、坚持不下来,还带了降糖药、胰岛素、针,又怕血糖低还带了一包糖(水果糖),还带了无糖苏打饼干,还有血糖仪准备随时检测,结果打七七天什么都没用上,临走时把吃的全分给了学员。到现在家里还有一千多块钱的针药全部报废,但是没有扔掉是因为想给自己的人生留个纪念,留个痕迹,留个见证,想着给一些像我一样有病的人考察。后来将测血糖的记录本改成了拜忏诵经数量的记录本。


       四、血 糖 正 常


  回家发愿:一百天即使有天大的事也要每天至少完成四忏三经,每天诵经后发愿从此以后诸恶不做、众善奉行,祈求地藏王菩萨保佑我血糖稳定,我愿以身弘法,广宣地藏王菩萨威神之力,好好念佛、成佛,普度众生。我从今年(2011)3月21号至今(2011年7月),截至打上电脑的现在2012年元月8号没用一针一药,空腹,每次连5都不上,餐后百分之九十都在7.8以下,偶尔高一点也只是在8左右。我在这期间曾两次怀疑血糖仪出了问题,我在县各个医院抽血化验,均在正常范围,我还是不相信,又催着爱人去西安检测血糖仪,结果血糖仪正常,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了佛法的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个词只有我这样经历的人能深刻体悟。为了确诊我去西安西京医院进行糖化检测,也在正常范围。


  我现在不打针不吃药,还可以吃适当的水果、瓜子,吃饭也不严格控制了,饭后也无需再刻意走路了。以前的所有病症都没有了,精神非常的好,心情愉悦。只是比以前瘦了,整个身心除了好还是好,没有不好。


  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我不知怎样才能表达我对您的感恩之情,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佛法不可思议”,地藏王菩萨的威神力不可思议,我这里只能从心灵深处呼唤和我一样受到各种疾病侵扰的难友们,请你们一定不要失去活下去的勇气,放下思想包袱,全心全意、百分之百地相信佛菩萨吧!早点像我一样早日康复,不再受病苦的折磨,去打七,回家老老实实按六部曲去做,好好念佛,好好做人,从根本上找原因,对症下药,解除病苦,永远离苦得乐。相信佛菩萨吧,相信这个宇宙有着人类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存在,那种力量是不能靠人类的各种知见、世智辨聪去思量的。道场是一个不吃药、不打针、不花钱,只要你的真诚心、忏悔心和感恩心的人间第一流医院!


       这是一个患者的呼唤,也是一个愚者的觉醒,一个受益者的自白。


       感恩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


       感恩西安道场全体义工菩萨!


       感恩关心和鼓励我的师兄们!


       最后愿我的真实经历能给天下受病苦的难友们一个生命的启迪。


       最后我发愿,生命止,拜忏乃止!!!


       陕西 宋敏洁(女 5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