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宣化上人:孝顺父母是最有感应的,怎么样有感应呢?【转】

       


  美国万佛圣城宣化上人 讲述于三藩市佛教讲堂


  一九七一年六月十三日


  地藏王菩萨生生世世都很孝顺父母,所以这一部《地藏经》就是佛教的一部孝经。孝是人的根本,人如果不孝顺父母,在一生中就未能尽到做人的责任,为什么呢?父母生我、养我,如果长大不知道报恩,这就是对于做人的义务没尽到。孔子一直提倡孝道,因此有一部《孝经》。


  《孝经》上说:“仲尼居,曾子侍。子曰:‘参,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汝知之乎?’曾子避席曰:‘参不敏,何足以知之?’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复坐,吾语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


  这是孔子和曾子有关孝道的一段对话。“仲尼居”,仲尼在杏坛里居住。“曾子侍”,曾子在那儿侍候着孔子。因为那时候曾子是孔子的学生,学生要侍候老师。孔子讲孝道,我们不但要孝顺父母,也要孝顺师长。有的时候,孔子要喝茶,曾子就去斟杯茶来;孔子想做什么,曾子就侍候他。孔子就说:“先王”,中国的古圣先王。有“至德”,至是到极点了,已无异出家。最大的德行到极点了。“要道”,最重要的一个道理。“以顺天下,民用和睦”,老百姓用这个道理,就和睦不争了。“汝知之乎”,你知道不知道啊?


  “曾子避席”,曾子就站起来;避席,就是站起来。“曰:参不敏,何足以知之?”说:我曾参哪!很愚痴的。不敏,就是不聪明。唉呀!我曾参哪!很愚痴的。我怎么会知道呢?我不知道啊!


  “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孔子说,这个身体发肤──头发、皮肤,是从父母那儿得来的。“不敢毁伤”,你不要随随便便就把它损坏了。“孝之始也”,这样是孝的开始。可是啊!美国一般人误解孝道,怎么叫误解孝道呢?说是中国那个孔老夫子说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所以就出了一班嬉皮,头发也不剃,脸也不洗。洗脸他说是伤了皮肤;剃头剪发,他说伤了头发,这是一种错误的思想!不敢毁伤,不是说你一剪去,这就毁伤了;不是说你洗洗脸,这就伤了皮肤了。这意思是叫你不要把它破坏了。剪发,这是一种时代的习尚,应该随着时代,把头发剪了。


  现在有些嬉皮就想转移时代,他说孔子讲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你说怎么样?他去吸鸦片烟,食“马尔娃那”(大麻),他说这些都不毁伤身体。这东西把身体的细胞弄死了不知多少,把身体搞得也不健康了,这根本就是毁坏身体!而他不说是毁坏,反而说是孝道。这样的人把父亲、母亲撇到九霄云外、十万八千里远。问他:“你父亲是谁?母亲姓什么?”他甚至都忘了,而他还说这是行中国的孝道。这完全是错误,这种思想完全要纠正。你说你发不剃,却把身体搞得一天到晚胡作非为的,甚至于去打劫,去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你说这会跑到什么地方去?将来要是被一枪打死了,这才真是不孝。


  如果犯法打劫,或者把警察枪杀,或者警察把他枪杀,这是不是“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呢?这是错误的。所以我希望在这个国家,人人都循规蹈矩,都守法,把这种不好的习惯改正过来,不要生一种怨恨心。我们人要慎行身心,在任何地方都要对人有益处,对于国家世界也要有益处,不要对世界有所害,这是我的希望。如果人人都这样子,不愿意做工,也不愿意从事生产,这国家一定会不好。所以我们每一个人现在学佛法,人人都应该去做工,来帮助世界,帮助人类,以身作则,自己做个模范,来影响整个社会,令人心都变成好的,这是我们佛教徒的责任。


  在美国,本来许多制度都非常好,尤其在教育方面。美国的教育这样普及,这样鼎盛,比其他国家的教育都办得好,所以能做世界的一种榜样。如果每一个人再知道孝顺父母,能以所谓: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君子你要找到这根本,根本若能立得住,道就生出来了。


  什么叫“根本”呢?孝顺父母,悌敬兄长。对兄长要和气、不能打架,这叫弟(悌)。孝悌这两个字,是每一个人的根本。若人人能找到根本,人人都知道孝顺父母,那么,美国这个国家就一定更好。因为孝顺父母的人,就不会去做种种非法的事。而你若能守法,就是国家一个良好的公民;整个国家的人,都变成良好的公民,这也可以说是做整个世界的好公民;因此可以说,你引导整个世界的人类都向好的路上走。


  所以首先人人就都要知道孝顺父母。如果人不孝顺父母,那父母生儿女有什么用?父母生了儿女,要养儿女,养到十八岁以后,儿女自己就飞了,不管父亲、母亲。等父亲、母亲老了,到养老院去,虽然说是国家养他们的,但是一点亲情都没有,在那儿孤伶伶的,很无依无靠的。要是自己的子女能孝顺父母,照顾父母,这样是最好的,令老年人有所安慰。不然的话,养小孩子养大了,他就飞了,好像雀鸟似的,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中国有一句话,说“羔羊跪乳,乌鸦反哺”。乌鸦养大的时候,小乌鸦就找食物给老乌鸦吃,养到老乌鸦又恢复了它飞的能力,这才算终了,所以中国称乌鸦为孝鸟。羊羔子在吃奶的时候,两条前腿要跪下。人如果不孝顺父母,那连乌鸦和羊羔子都不如;这并不是骂人,这是人人都应该知道的道理。尤其人孝顺父母是最有感应的。怎么样有感应呢?


  在中国有个“郭巨埋儿”的故事。怎么说郭巨埋儿呢?郭巨是一个最穷的人,太太生了一个小孩,他又有个老母亲。在平时母亲因年纪老了,没有牙齿,无法吃饭,就吃她儿媳妇的乳汁。后来儿媳妇生了一个小孩子,以前没有生小孩子的时候,老母亲可以吃奶,维持她的生命。现在又有个小孩子,两人吃奶,就不够了。小孩子也吃不饱,老太太也吃不饱。


  郭巨就想办法,这怎么办呢?如果只给老太太吃奶,小孩子要饿死,如果单给小孩子吃奶,老太太也要饿死。因为郭巨是最孝顺不过了,就和太太商量说:“好了,因为我们还年轻,将来还可以再生很多孩子。我们现在不要这个孩子了,而养我们的老母亲。母亲年纪这么大,不会活太久了,我们先养母亲要紧。”他太太虽然舍不得这小孩子,但是为了尽孝,也就忍痛说:“好,可以。”于是夫妇俩开了这个会议之后,就预备把小孩子埋到郊外的地里头,虽然他们拿这个小孩子当活宝贝,现在却要把他埋到地里去了。夫妇两人带着这小孩子去挖坑,一挖坑,怎么样呢?哦!就在那个地方挖出很多金子、银子,银子上面都写着说:“天赐孝子郭巨”。本来埋儿的原因就是因为穷,现在金子、银子多得很,所以也不需要埋儿了,这是在中国人人都知道的一个公案。


  所以中国很多人虽然不是贪着发财,但是都知道尽孝道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人人都愿意尽孝道。


  第五译人(传译者),解释翻译的人。这部经的译人,有的经上说:这部“地藏经”是三藏法师法灯译。法灯法师是中国人,大约在后陈的时候。又有的经上说是唐于阗国三藏沙门实叉难陀译。在唐朝的时候有于阗国,差不多在现在云南的边境上,以前有这么一个国家。这国家的名字说起来是很神话的,有什么样的神话呢?因为这个国家以前的名字是不可考的,在不可考的时候,有一个国王,这国王没有儿子,就向一尊庙神去求儿子,结果在庙神的额头上,就生出个小孩子来。你说有这个事情没有?可是这个小孩子不吃奶,喂他吃人的奶,他不吃;给他牛的奶,他也不吃。以后就在地上生出这么一个好像乳房似的东西,这东西有乳汁出来,小孩子就吃这地上的奶,于是乎这个国家就叫于阗国。“于阗”是梵文,翻译中文就叫地乳──地上有奶出,在地上生出的奶,你说神话不神话?所以这个国家的名字就叫地乳国。


  地乳国有个三藏沙门,讲到“沙门”,不会讲经的法师就说:“这沙就是河里的沙子,用河里的沙子造的门,和尚从这门走出、走入,这就叫沙门。”这是错误的,梵语“沙门”,翻译成中文就叫“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和沙门是一样的意思。勤修戒定慧,就是不要懒惰。不要以为睡多一些时候就对于自己有好处,你睡多一些时候,对你的肉身,觉得是自然,但是对于你的法身,可就不自然。所以要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实叉难陀”也是梵语,翻成中文叫“喜学”。这个沙门,他就是不懒惰,最欢喜学习佛法,学习〈楞严咒〉,学习〈大悲咒〉,学习种种的佛法,他都欢喜,所以就叫实叉难陀。


  译,是翻译,把梵文翻译成中文。译也就是把他换了,换了什么呢?把梵文照它的原样换成中文。在中国周朝时,有管四方语言的官,在北方这个官就叫“译”,是管翻译的官,所以在以后,凡是翻译的都叫“译”。第六别解文义。别,是分别;解,是解释;文,是经文;义,是经文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