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一位白血癌病人的故事(观音菩萨奇迹)【转】

       


  作者:冯冯


  从美国来的访客很多,往往是一批同来的,我记不住他们那么多人的姓名,事情多,太忙,没有时间写日记,日久就连这些访客的故事都渐渐忘了。这一本集子所记录的,只不过是我所能记得的一些较为特殊的个桉而已。


  像这一位C女士的故事情形特殊,是不容易会忘记的,可是,因为日久,我已记不起是谁介绍她来找我的。


  我记得是一九八四年,日子则忘了,有人从洛杉矶打长途电话来找我,说她的弟妇病了,住在医院,请我看看病况,她没告诉我她的弟妇患的是什么病,也没有提供任何资料,这使我很为难,我甚至于不知道对方是谁,从何观察病况呢?


  我回答说:「我没这么大本事看得到,很对不起!」


  「人家说你有天眼,是一切都可看见的呀!」对方说:「你怎么看不到呢?」


  「真的看不见,」我说:「你们洛城不是也有好多位天眼通吗?你为什么不去请他们看呢?」


  洛城有很多位出名的心灵天眼家,包括一位能看见鬼神的女子,一位以气功为徒弟开「天眼」的老师,还有很多洋人心灵家,加里福尼亚州卧虎藏龙,心灵家、天眼通、巫术家…什么人才都有,满地都是。我不明白洛城还是有人要打电话找远在千里以外的我。


  「找过好几个了,」对方说:「他们没有一个看得出来的。」


  「那么我就更看不出来了。」我笑道:「你们还是请医生看吧!」


  「医生说还未能确定,他们不肯告诉我们她到底患什么病。」


  「那是医生的谨慎态度,」我说:「医生在未获得确实的化验报告之前是不会随便公布诊断的,而且,在未得到病人同意之时也不会对非直接亲人透露,你不能错怪医生,我认为医生是已经心中有数的,你们再等待些时吧!」


  「可是我们看她情形越来越不对!前天又突然昏迷给送进医院了,冯居士,求你帮帮忙,看一看吧!」


  「你们叫我大海捞针,从何觅起?叫我看,至少也该有个姓名、地址呀!如果有一张照片就更好,方便认人。」


  「对不起,对不起!」她说:「我是急慌了!有,有,我有她的照片。」


  「要彩色生活照片,最近的,」我说:「别拿几年前的来,走了样子,褪了色的,那些旧照片跟人都不像了,看了等于没看!」


  她问我:「有,是半年前的生活照,要我寄给你么?」


  「寄来恐怕太久了,你不是说她已经昏迷了吗?看情形那么严重,寄来怎来得及?」


  「那怎么办?」


  「这样姑妄一试吧!」我说:「把照片朝着电话的讲筒,让我看一看,不过,看得到不,可没有把握。」


  她将照片放在话筒上面。「我看见照片内是四个女子,」我说:「这四个女子当中年纪大的是你们的母亲吧?这三个年轻的,穿粉红的好像是你,剩下的穿澹蔽的没有病容,不可能是她,只有穿大红的高高瘦瘦的脸色很坏,可能是她。」


  「就是穿红的这一个。」她说。


  「好,请告诉我,她住在什么医院,几号病房,叫什么名字,待我试试看看!不过,毫无把握的。」


  有了地址,有了照片认人,总比较少些困难,否则,在洛城一千万人口当中,我上哪儿去找?总算运气好,很快地,在几秒钟之内就找到了。我看见这位病人昏迷在病床上,吊架上吊着葡萄糖滴入她的血管。


  「找到了,」我说:「我看这位女士是患了白血癌!」


  「什么?」


  「她患了白血癌!她的血液内白血球多得可怕!数字我说不出来,不过,可以看见她血液内的白血球成群地吞噬红血球,造成她的恶性贫血,情形相当严重呢!怎么这样迟才发现?」


  「她为人很能吃苦,向来都是身体不好,但是为了省钱,不肯去看医生,你知道,在美国,看一次医生就花掉几百元美金,我弟弟现在没有工作,全靠她一人做工维持家庭,又有两个孩子…。」她哭了起来..「这怎么办?这怎么办?冯居士!你帮帮她吧!」


  「白血癌是没有救的!」我说:「恐怕连医生都没有办法,我怎能救她呢?」


  「她真的是患白血癌么?」


  「但愿我是看错了!」我说:「你不妨和你弟弟去找医生谈谈吧!」


  这位W女士失望地挂了线,连一句谢谢都没说,也难怪她,凭什么可以相信一个千里之外的陌生人毫无根据的诊断呢?谁爱听这种凶信呢?


  次夜,W太太再打电话来:「昨夜很对不住您,冯居士!我要向您道歉。」


  「没关係!」我说:「你们今天跟医生谈过了?他证实了?」


  「是的!」她说:「医生今天上午收到了化验报告:是白血癌!医生说发现得太晚,她不可能渡过这一个星期了。」


  W太太说着就哭了起来:「冯居士,求您救她!可怜她的两个孩子还那么小,一个七岁,一个两岁,她为人又好,为什么会得这样的绝症?」


  「我看见她曾经在一处什么工厂的化验室工作,那边有很强的核子辐射!显然受到核子辐射为时太久、太多引起的,昨天我看她体内也仍然有很高度的辐射含量!闪闪生光的。」


  「你说得不错,她是在核子工厂做工,是个化验师,做了八年了。」


  「为什么要做那种危险的工作呢?」


  「她是念那一门的呀!」W太太哭道:「她一向立志要做居礼夫人,要做吴健雄…心比天高,谁料到…唉!竟得了这样的病呀!」


  「可能是因为她工作太努力了吧?」我说:「显然她时常独自愿意加班—我看见她独自一人在实验室内深夜工作—可能因此而不慎遭到了比别人多的辐射。」


  「你说得对。」W太太说:「她是很苦干的,也是为了兴趣,也是为了多赚一点家用,你知道,我弟弟赋閒了两年多了,全靠她呀!」


  这是中国人在美国的不幸遭遇一个小小缩影!多少人羡慕出国,移民美国,可知在美国并不是黄金俯拾即得呀!可知在美国要怎样拼命工作么?你这一位英文名叫做戴安娜的女子,名与王妃相同,命运却不同呀!


  「你救救戴安娜吧!」W太太哭求:「人家传说你是有神通的!你是佛教徒,心地慈善,菩萨心肠,最肯救人命的!」


  「我也只不过是凡夫俗子,血肉之躯,有什么大神通呢?」我苦笑:「外面传说未免太过奖了我,其实,我只不过略知营养学,劝人吃素保健罢了,哪有什么神通?何况我的素食疗法,只是用于预防疾病及保健有效,拿来救这样的危急白血癌,恐怕是来不及的了。」


  「冯居士!我再求求您慈悲!我们听说过您救活了很多癌症病人。」


  「那不是我救的,那是观音菩萨救活的!」我说:「我只不过是为病人向观音菩萨祈求而已!」


  「那么,也请您为我们向观音菩萨祈求吧!」


  「好的,我愿意这样做。」我说:「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你们当事人自己诚心向观音菩萨祈求。这是不可以旁贷的,而且,你们最好向观音菩萨许下宏愿,将来多多发慈善心,量力尽量去做慈悲的事,帮助贫病无援的苦难之人,以报答观音菩萨的佛恩。这样大家都祈求菩萨,也许会出现奇蹟的,我会寄一份普门品给你们持素诵念,最要紧的是要持素,淨口、淨心、淨意,才可持念,你们可在她病床边持念,我相信戴安娜会甦醒过来,把我寄的观音菩萨圣像给她,教她持念…。」


  「这恐怕有困难。」


  「我知道,我看见她胸前挂着十字架,她是天主教徒。」我说:「如果她不愿意念佛也别勉强她,只好你们自己念佛,当然,她能念佛就更好。」


  在收到我寄去的经文与观音圣像之后,W太太又打电话来,她说,「戴安娜已经甦醒了,是昨天醒过来的,我们已经为她念了三天普门品,她很感谢你,她很好,并没有抗拒。她肯接受你送的观音圣像,不过,她说:『这不就是圣母玛利亚么?』」


  「本来就是观音菩萨接引西方人的一种化身!」我说:「戴安娜没看错,她能这样接受观音菩萨就有希望了。」


  「我们在旁边为她念普门品,她静静地听,她合掌持着观音圣像,流出眼泪来!」W太太说:「她能轻轻呼唤观音菩萨。」


  「很好,我想她至少可以拖延一段时间,至少可以回家和孩子团聚。」我说:「现在我看见她的白血球攻势已经渐渐减低了,可能是医生的药发生了效用,可是,光是药力不可能有那么快的作用,这仍然是观音菩萨的佛力加持。如果以这样的进展下去,医生会叫她回家,以后每天或隔天回医院去接受化学试验治疗(Chemo-therapy),这是很痛苦的,她的头髮会掉光,她会全身痛楚不堪,她会变成皮包骨的人乾…。」


  三星期以后,W太太再打电话来:「我弟妇已经出院了,不出您所料,医生要她接受化学试验疗法,各样化学药品都试一试,她痛苦不堪,她说宁愿自杀死掉算了!这一次,是她自己要求我打电话来问你的,她就在我身边,她跟您直接谈谈,好吗?」


  「好的!」我同意:「待我劝劝她。」


  戴安娜已经变成了皮包骨的一个活彊尸,她的苍白与憔悴衰弱非常恐怖!她的头髮已经脱尽,两隻眼眶变成黑洞,真叫我吃惊!


  「冯先生!」她开口就哭泣了起来:「您看我还有多久可活?」


  「那就得看你自己的求生挣扎意志了!」我说:「假如你失去斗志,就此放弃挣扎,你就会很快死亡!反过来说,假如你坚强挣扎,你又念求观音菩萨,你就不会那么快死的,信任观音菩萨吧!多念求观音菩萨吧!」


  「我有念的,可是!」她啜泣着说:「我受不了这些治疗的痛苦,我情愿早点死去!」


  「把两个孩子撒下么?你放得下心么?你丈夫一个男人怎能带小孩?」


  「就是这件事最为难!要不然我早就吞下安眠药一了百了!」


  「你一定得鼓起勇气来!」我说:「戴安娜!为了孩子,为了丈夫,为了你自己的父母,你必须勇敢挣扎下去!不要灰心,不要绝望!」


  「可是我受不了这些治疗的痛苦!」她哭道:「我好像是实验室的白老鼠,今天试这种新药,明天试那种新药,我一天到晚晕陀陀的,全身剧痛,不能睡,不能饮食…。」


  「试用过殷特菲隆(Interferon」内疗素没有呢?」


  「殷特菲隆!」她说:「全世界也没有十个盎司呀!一万元美金也买不到一剂,我们哪有这种能力去买呢!」


  那是从人体骨髓中提炼出来的抗癌素,据说是癌症最后的希望,但是,也未必有效,而且,那么稀少昂贵。


  「冯先生,我不要再做化学试验治疗了!」她说:「你可有什么方法可以帮我吗?什么方法我都愿试一试,就是不再做化学试验疗法。」


  「唉!」我叹息,,「我虽略知素食预防疗法,但是,恐怕也不能救得你呀!既然你要试,我可以尽我的知识告诉你每天吃什么素食,希望有助于你减少痛苦,但是,我不能保证会治好你的白血癌,世上至今还没有发现一种可以治好癌症的东西,只有素食可以预防和减少癌症发生,如果等到这样病入膏肓,那是什么都治不好啊!」


  「我明白!」她说:「我愿意接受你的素食疗法,反正都是死,我何必再多受化学试验疗法的苦罪呢?」


  「好!」我说:「我把你每天应吃的素食单子寄给你,你须切实执行,你就会好一点,至少不会那么痛苦,不过,这方子只适合你自用,不能外传,不是我小器,是因为身体各人不同,病况不同,你能用的,别人也许不能用,甚至于会中毒,所以我至今仍不敢写书把素食疗方公开,因为,世上没有两个人的身体完全相同,也没有两个人的接受能力相同。某甲吃了菠菜是受用,某乙吃了菠菜可能引起过敏症以致呼吸困难。素食是好的,但要因人而异方,不能把任何东西当作万灵丹,像某些人那样,对任何人、任何病都一律开出人参、当归、北芪…等十多二十种药。」


  「我明白了!」她说:「我不会乱介绍别人用的。」


  「好!」我说:「那么我可以开给你,我会针对你的情况和避开你的过敏症。」


  「你知道我有过敏症?」


  「大概知道一点你是什么过敏。」我说:「我不会给你吃过敏的素食,我相信我的方子会使你至少舒适一点,至于治好白血癌,我没有这种本事,那得靠观音菩萨的佛力加持了。」


  「我会继续祈求观音菩萨,」她说:「就算菩萨治不好我,也希望他带我上正路。」


  她有这样的悟性,真是难能可贵,我很欣慰,我知道她会得到观音菩萨特别恩典的。


  一九八六年夏天,有一小批访客从洛城飞来温哥华见我,其中一位高高瘦瘦的女士,一直来到我面前,扑地跪下,向我顶礼,伏在地上,泣不成声。


  「多谢您,冯菩萨!」她哽咽说:「多谢您!」


  「怎么回事?」我慌忙扶她:「快请起来再说!」


  「您不认识我啦?」她含泪微笑:「我就是戴安娜呀!跟你讲过电话的!」


  「啊!是你!」我认出了她:「你好得啦!你的头髮长回啦?人也胖啦!哎呀!白血都正常啦!」


  「是的!」她说:「白血癌消失了!白血恢复正常了!」她再扑倒在地,抱住我的脚裤管,泪流满面:「是您救了我的命,我今天带了全家来拜谢您!」


  可不是全家都来了,而且全体都跪了下来向我顶礼,她的丈夫、两个儿子、她的哥哥、嫂嫂。


  我慌忙请他们起来:「这是观音菩萨的加持,不是我的功劳,你们不可拜我,快去佛堂叩拜观音菩萨吧!」


  我领他们全家拜观音菩萨,我领他们齐诵普门品,我心中的感动真是无可形容,一边念,一边流下泪水来!观音菩萨的慈悲与灵异真是太不可思议啊!谁能想到一位绝望的白血癌病人能活命?谁能想到简单的素食会救得了她?这不是观音菩萨特别加持的结果么?


  是的,世上还没有可以治好白血癌的药物或食物,她的白血癌是观音菩萨治好的!这是她有福缘笃信观音菩萨和佛法的善报,这也是她一家这两年来不断尽力布施,行善救助贫病的善报啊!


  我看过的白血病人还有几个,但是,都没有这一位的故事那么感人之深。


  摘自:《生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