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柏霖:生而畸形,报应无情【转】

  应该是说新安的地方,有一个读书人进入黄山读书,经常喜欢捕捉猕猴并烹食,这是等于杀猴子,杀猴子来吃。我们以前有听过说什么?用猴脑,杀猴子的脑来补脑,而且还是活的脑,这很残忍。所以这个读书人,他经常喜欢捕捉猕猴,并来烹食。后来他的太太非常严重,他的太太非常地难产,结果生了一只猕猴出来。


  这个地方,我们就来探讨说,为什么会生出猕猴?不是人的基因跟猴子的基因,不是不一样,DNA不是不一样吗?那为什么人的DNA,会跟生出来那个基因,因为我们人的基因排列顺序,理论上讲起来,是跟猴子的DNA的排列顺序,是不一样的。可是为什么人生出来,猴子是四只脚,人是两只手、两条腿,可是为什么生出来像猴子呢?生了猕猴呢?可能有些人听了这个故事就会什么?啊,这个都是古代人骗我们的啦,没有这个事情。


  我们现在就来举一个故事,然后用现代的故事来印证这个故事是真的,就是《感应篇》讲的这个故事是真的。我们用一个现代的故事,然后我们再来引用净老法师来开示,为什么会生出猕猴这个小孩出来?我们来说一个故事,就是我在我编的《现代因果报应录》里面,我有把这个故事放进去,是在我的《现代因果报应录》里面的第四十五篇的故事里面,有这么一篇故事,我的题目把它定说,「生而畸形,报应无情」。


  这个事情发生在,我们台湾叫民国七十一年,如果按照公元的说法,是一九八二年,一九八二年的四月七日。我们台湾早期有一个很有名的作家叫柏杨,台湾四十岁以上年纪的人都知道柏杨这个人,可能二、三十岁的人不知道,有一个柏杨,我们都知道有一个柏杨这个人。当时为什么大家都知道这个柏杨作家呢?他是一个作家,那么早期国民政--府到台湾来,蒋介石的部队到台湾来,柏杨他写的文章比较尖锐,他会批评时政。所以柏杨他当时跟当政者,就有一点点关系非常紧张。所以柏杨在台湾的文学界,以及作家里面,都跟台湾的这些政治里面,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叫柏杨,松柏的柏,就是我这个黄柏霖的柏,木易杨,柏杨。他后来常常为「中国时报」写专栏。「中国时报」是台湾的,也算是个大报,跟「联合报」一样。


  那么柏杨作家,他应马来西亚马华公会,这在马来西亚一个很大的,一个华侨团体,叫马华公会的邀请,他到吉隆坡去演讲。演讲完了以后,当地的「新生活报」,社长周宝源跟总编辑吴仲达两位先生,向他介绍一个真实的因果故事,而且是不幸的女主角,张四妹女士。这个人听说早期好像有邀请她到台湾来,想要用台湾的医疗来把她治疗,后来没有成功。张四妹,我印象中她有到台湾来,有人请她来要给她免费的治疗。这个张四妹,就在马来西亚非常有名的穿山甲人。那么柏杨回国以后,写了一篇上下两集的文章,叫穿山甲人,登在一九八三年的,登在当时的「中国时报」。柏杨就把这个故事讲出来,说为什么这位张四妹,她的妈妈会把她生出来的原因是怎么样。


  就在一九四八年的某一天,马来西亚联邦森洲淡边村,有一位贫苦的农夫叫做张秋潭,这位农夫就是张四妹的爸爸。张秋潭有一天,他要到果园去耕作,发现一只穿山甲,那个穿山甲就跑到洞里面去躲起来。因为穿山甲比较害羞,牠看到人就会躲起来,本身没有攻击的这种情形。那么张秋潭就发现这个穿山甲以后,他就到洞里面去要把牠抓出来。因为我们知道穿山甲是吃蚂蚁的,结果张秋潭的另外三个小孩子,就冲出来在那边一直叫说,要把牠抓出来,要把牠抓到。这也是共业,所以我们刚才提过说,小孩子要培养一个慈悲心,让他不忍心去伤害动物,那要从小培养起的。


  结果张秋潭的太太听到声音以后赶出来,她当时已经怀孕了,已经怀孕了四个月了,也就是张四妹的妈妈,叫做彭仙女士,当时已经三十九岁了,她当时肚子里面怀了四个多月的小孩。他们一家两个大人、三个小孩,就在这个山洞旁边要抓穿山甲。结果穿山甲不出来,那他们在外面烧木柴,用烟燻,要到洞口里面,把这个穿山甲逼出来。那当然到后来,穿山甲就死在里面。死在里面以后,大概隔了五个多月以后,彭仙女士生产了,结果生出一个可怕的穿山甲人。那个产婆把这个小女生抓出来的时候尖叫一声,骇叫,她就叫一声,啊,怎么是穿山甲?因为生出来很像穿山甲,不像人,全身都是鳞片。所以这个彭仙女士,这个产妇她眼睛睁开,一看到这个小孩的时候,她当场晕眩倒在床铺上,生出一个穿山甲人。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她抱着这个小孩子,毕竟是有这个母爱,眼睛就像下雨一样流下眼泪来,冲洗着这个婴儿浑身的鲜甲,就是她因为有鳞片,上面会有血。她自己已经知道了,那个当时在五个月前,被她跟她先生跟三个小孩围堵在洞口,闷死在里面的那一位穿山甲的灵已经来投胎,到她家来要来报仇了,牠已经再来投胎了。我们讲说子女是债,有讨债、还债,欠命的要还命,欠债的要还债。来了,牠生下来,不是一个女孩子,是一个怪物,怪物降临。结果他们全村,这个村落里面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就非常害怕说,这个怪物是不吉祥,会为我们这个村落带来一个凶恶的灾难。所以要把这个小孩子交出来,不然要怎么样?要把这个小孩子逼死。


  张秋潭跟彭仙女士,两个毕竟都有父爱跟母爱,舍不得这个张四妹,把她交出来,就把她藏在一个,藏在一个斗室里面,一个小房间里面,藏了三十年。因为全村的人都逼他们交出来,所以她这样被囚禁,囚禁了将近三十多年的,一个幽闭的生活,不过有把她取个名字叫张四妹,但是他们家里很穷,也没有钱可以帮她医治。那么这个张四妹出生,十岁的时候,也就是他女儿十岁的时候,这个张秋潭,就是她爸爸,这个农夫就与世长辞了。要死掉的时候,在床铺上,全身蜷卧得像穿山甲一样,也是很痛苦。然后当时他的女儿蹲在床头,来看她爸爸要死掉的时候,他女儿蜷卧的姿势也像穿山甲。


  这个你杀什么,尤其是杀生动物,这个果报都很可怕。我以前去助念一个,在我们台北市大同区昌吉街,那一位居士真的福报不错,是莲友介绍的,他喜欢钓虾跟钓鱼,他光家里的钓竿就两袋,像高尔夫球袋两大袋。人家介绍我到马偕医院去跟他关怀,癌症痛苦得不得了,做化疗。医生说,不要给他打吗啡他就死掉了,因为吗啡会止痛嘛。那我一到的时候,我先说一段佛法给他听,他卷卧的就是这样卷,因为痛苦嘛,就卷起来像虾一样,在病床上听我说法。听到后来非常地高兴,虽然那么痛,但是因为法给他滋润,他已经了解因缘果报。


  我跟他讲说,你往生前,我再来跟你讲一次,我会来送你。我常常去送死人,大陆助念叫送往生,我其实真的送往生,但是很奇怪,我每次去关怀,只要我去跟他关怀,后来就走了,都走得很顺利。所以这些亡者,我相信,因为我都是跟他们长跪说法,求阿弥陀佛加持,求地藏菩萨来帮助他们,能够离苦得乐,业障消除。每一次都是灵验得不得了,不可思议,感应道交,我非常有信心。那这位居士,在马偕医院认识这位居士,后来不晓得是什么,我公事忙还是怎么样,我大概跟他约定一个礼拜。我跟你讲,跟死人、病人约定,绝对不能迟到,不能爽约,一定要去的,我已经试过两、三次了,绝对不能够爽约。


  结果我大概慢了一天、两天,我跟他讲说一个礼拜嘛,他一直在等我说法,我去大概已经超过一个礼拜,大概第八天到第九天,他还没往生,见面第一句话跟我讲什么?黄警官,我为了听你的法,我痛苦一个礼拜在等你,你知道不知道?我说,对不起,我跟你忏悔。我说,我公事太忙了,延迟了一天来跟你说法。后来我在病床上再继续跟他说法安慰。说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