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不信邪的故事【转】

  一


  我姑父家是农村的,属于成都市邛崃一带。姑父曾经当过兵,家里那块他当兵时带回来的老怀表,就是他时常提起的光辉岁月的见证。姑父一辈子不信鬼神,对他来说,一切宗教及封建迷信,都是很荒唐的事。


  刚分田到户时,姑父家的地里有好几座无主的老坟。他嫌老坟碍事,又占地又不方便耕种,就全给平了。四川这边的老坟墓,有些是用三合土浇筑的。这种三合土硬度很高,不易上潮,不招虫蚁。姑父素来不信邪,竟然把这老坟上的三合土搬回家填了地平,他家里的地面,有一部分就是挖坟墓时挖出来的三合土。


  小时候,有一次我就亲眼看到姑父平坟。挖开的一瞬间,姑父还自言自语了一句:“我还以为是个坑呢”。估计是找个台阶下才说那样的话吧。挖出的棺材板,被拿回家当柴烧,黑乎乎,湿漉漉的,我感觉瘆得慌,但姑父却根本不在乎。被挖出来的遗骨则被放置在地边的小坑里,草草掩埋。


  大约在我姑父四十岁左右的时候,他因牙痛去拔牙,引发了三叉神经痛。从此,他人生的噩梦便开启了。半夜里他经常突然被痛醒,一下子坐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吃饭的时候,刚刚动筷子,突然又痛起来。如此反复不断,长期饱受折磨。


  到了五十岁左右的时候,不但疼痛依旧,而且不分白天黑夜的都能看见“东西”了。他时常看见家里有“陌生人”走动,他拿着棍子往外赶,可怎么也赶不走。有一次,他半夜起来走到山沟里,用石头往水里砸,说是有怪物,只有把水砸干了,才能把怪物赶走。我姑父并没有精神病,他平时和我们说话,做事,都是完全正常的。唯独不同的是,他能看到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并且时常深受困扰。


  姑父五十多点,就走了。


  大概真是挖坟的报应吧,几年前,姑父的坟墓突然裂开了,裂成很均匀的两半,遗骨都露出来了。我姑父没有生过儿女,过继了几个,都是养大了就走了。现在还有一个过继的女儿,是我舅舅过继给他们的,是我的表妹。表妹也很坎坷,过得很苦,这里不细讲了。于是我们几个侄儿侄女凑了点钱,把坟墓重新修整了一下。


  今年,我去姑父家,他们的房子一夜之间塌了一间,我问我姑妈,姑妈也说不上原因,莫名其妙地就塌了。


  这一家子,生者与亡人,至今都不得安宁。(作者:蜀山)


  二


  我姨妈所住的小区扩建时,在挖地基时意外地挖开了一座老坟,遗骨尚存。在场的人一看,谁也不敢擅自处理,赶紧去请示老板。老板过来后,看了下情形,这只能另外找个地方埋了。他答应出几百元工钱,问谁愿意把遗骨收一收,拿到山上去埋掉?在场的人谁也不敢哼气。


  刚巧常到小区收废品的板哥过来了,就有人推荐板哥。板哥答应得挺爽快:“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老板安排人去买了点红布、鞭炮、酒肉、香纸过来,交代板哥用红布把遗骨包了,到山上找个地方重新埋了,放放鞭炮,用酒肉香纸祭祀一下。板哥麻利地把遗骨拾掇拾掇,装在一个编织袋里,拎上酒肉、红布与鞭炮香纸走了。


  从那天后,就再也没见板哥来过。过了大半年吧,那天我姨妈看到板哥又来收废品了,只是人瘦得象一根筋,风都能刮走。我姨妈问他:“这么久没见你,到哪儿发财去了?”板哥说:“还发财,别提了,病了大半年,只差没见阎王”。我姨妈说:“你不是平时身体挺好的吗,怎么病这么久呢?”板哥说:“还不是上次那事,可把我坑苦了。”


  原来板哥那天收了遗骨,并没有按老板的安排拿到山上找地方埋了,而是拎着编织袋,直接到附近的南门河边,把遗骨倒在河水中,酒肉拿回家吃了。哪知随即开始生病,一病大半年。(作者:慕阜南)


  心上莲花点评:


  有的人过世后,很快就进入新的轮回。而相当一部分人,落入鬼道,在入处饿鬼中。这一界的饿鬼,往往以坟墓为依靠,长受饥渴。所以挖了这类逝者的坟,其愤怒与怨恨是可想而知的。


  “踹寡妇门、刨绝户坟”,自古以来被认为是最大的恶行之一,可以说是人神共愤。不管信不信鬼神,对逝者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胆大与无神论的调调,不是无德无行的借口。在这两件事上,不管是不是真有鬼神的介入,能做出这种事的人,这样的心性招来这种报应,也是理所当然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