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益西彭措堪布开示:远离电脑和手机(《我对在家居士的一番苦口忠言》)

网瘾的三个特征
1、总是想着去上网。
2、每当互联网的线路被掐断或者由于其他原因不能上网时,会感到不安、情绪低落或无所适从。
3、觉得在网上比在现实生活中更快乐或者更能实现自我。


如果自己的相续当中已经有这样的状况的话,我估计你回家都不踏实,天天都想跑到工作室,或者天天想在网吧里面度日子,这样会出大问题。所以,首先要了解这些,必须要看到危险性所在。这些问题确实要注意,否则你一旦进入那样的状态,网络成瘾,那就非常可怜了。我们举几个例子来讲就会明白。


事例:


网瘾少年离奇跳楼
  天津有个13岁的男孩张潇艺,去年12月27号,在到网吧上网36小时(也就是一天一夜,再加上一个大白天的时间)后,站在一栋24层高楼顶上,双臂平伸,双脚交叉成飞天的姿势,纵身跃起,朝着东南方向的大海“飞”去,他要去追寻网络游戏《**争霸》中的那些英雄朋友。
  张潇艺死后,留下了8万字的网游笔记。从他写的笔记中能看到,他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了,甚至跳楼也和游戏笔记中的情节惊人地相似。


有关人士评论说:中国的网游产业存在严重的产业道德问题。沉溺网游并不完全是由于个人意志力薄弱,而和网游产业的销售模式直接相关。网游产业的经营之道,是一种制造沉溺机制,以沉溺心理作为经营动力的模式。在利润的驱动下,网络游戏产业界从游戏的设计与运营,到相关产业链条上都迎合了玩家的沉溺心理,比如内容上以暴力吸引青少年,推销时采取**代言人或者**玩家的方式吸引眼球。


某个中学有位秦老师,今年7月,因为玩游戏被学校开除了。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家里玩游戏,60多岁的老母亲在一旁唉声叹气。秦老师向记者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有一次,他下载了一个“四国在战”的棋类游戏,一玩就上了瘾,常常整晚整晚地泡在网上,杀得天昏地暗,以至于好几次都把上课的事忘了!被开除之后,他这几个月也没有去找工作,他说:“要过足游戏瘾,然后就戒掉,再找一份工作好好干。”


记者问他还要多久才能过足瘾,他想了想说:“不知道。”过后,他叹了口气:“我是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真的想永远活在网络里。”


凡是痴迷网络的人,就好像吃了鸦片一样,每天都必须有固定的时间在网上度过,否则就会寝食不安,心神不定。由于过分地迷恋和依赖网络,他们往往变得孤独而不合群,不想寻找职业,个人财政濒临破产,有这些危险性。比如,那个地方有很危险的悬崖,你说“我要去跳跳悬崖,再看看有没有危险性”,这是愚人的行为,有智慧的人首先观察,如果有危险就不去了,不去跳悬崖了。同样的道理,首先必须要了解这些,不然的话,现在年轻人的脑子里真正得到上师三宝加持的机会很少,好像天天魔在作加持一样,这是很危险的。所以,这个脑子状态是非常不好的,确实容易成为网络成瘾症的身份。


所谓网络成瘾症,以我们佛法的眼光来讲,这就是人类的贪欲在网络环境里快速现行、快速膨胀,当烦恼的强度超过一定限度时,就像弹簧拉得过开,再也收不回来一样。


网络毒害人的一个因素是它能让人无限地放纵欲望,这种没有限制地让烦恼现行,可以让人完全偏离轨道,最终把人缠死在网上。所谓的魔,就是能害法身慧命者,其中一种最毒的手段,就是把你的贪欲挑起来,让它一直不停地现行、不停地增长,这就是从内心这个最根本的层面毁坏人类。一般我们能理解肉体方面的残害,比如让一个人在烈日下不停地往前奔跑,一直到累死为止。这样的事,谁见了都觉得残忍。对于内心世界的事,我们没有很好地观察,其实后者远远超过前者的危害,为什么呢?因为它让你的烦恼不断地现行,最终不只是毁灭一世的人身,而且以猛利、炽盛的烦恼会在无数劫当中沦落三恶趣。


比如二十年前,一个县城里面只有几家电影院,每天只演一场,而且三天换一个片子。虽然很多人爱讲电影,这个贪爱也是烦恼,但是因为选择的范围小,生贪的次数只有几次,所以还不会严重障碍正常的生活工作,不会对人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但是网络上,单单是电影这一项,影片的数量超过了上万部,品种繁多、应有尽有,什么国产片、外国片、喜剧片、爱情片、武打片……你想看什么都能满足你的欲望。这样就可以从早到晚没日没夜尽情地看,一个欲界的烦恼众生正知正念那么微弱,一旦进入这个高危地带之后,就会像饿虎扑食一样,让贪欲无节制地膨胀。这真是一种悲哀、残忍的事。好像魔王这样在说:你不是有贪欲吗?我让你贪,一直让你贪到消尽福德和智慧为止。本来连动一念烦恼都是损阴德、消福报、伤身体的事,何况是千千万万次地起心动念,到没有力量起心动念的时候,一个人也差不多就要被扔到三恶趣的万丈深渊里去了。这其实比把一个人五马分尸还残酷,它能分解你的内心。一旦内心被分裂之后,会在千千万万劫当中得不到暇满人身。


6岁少年患严重网络成瘾综合症,自甘沦陷网游
有一位林先生对记者讲到他的孩子上网成瘾的事情,他说:“已经有两年了,我们骂过也打过,退了学去看医生、吃药,可他这个病一点起色都没有。现在,他一上网就没日没夜,没人关心就不吃不喝,一旦离开网络就精神萎靡、脾气暴躁,还伴有一些强迫症的症状。”林先生告诉记者,16岁的儿子浩浩(化名)肯定是得了“网络成瘾综合症”,两年来家人遍寻药方,却没有任何结果。


对于父母的着急,浩浩却表现出了另一种态度。他认为自己并没有上网成瘾,是父母无法满足他的需求,导致他无所事事,最终只能上网消遣。他的症状是除了睡觉就是玩电脑。


林先生家住中山公园附近的一个新建小区。浩浩母亲把记者领进浩浩的卧室,记者吃了一惊:雪白的墙壁被锐器刮得斑斑驳驳,锐器被强大的外力深深地按到墙壁中,刻下了很多像文字那样的图形;母亲揭开床板上包裹的花布,在床板上,整个人造革的外表被划开,半块人造革不知去向,留下了黄色的海绵内胆。在母亲的指点下,记者在其它的角落内也看到了类似的破坏痕迹。母亲告诉记者,这是当时为了帮浩浩戒断网瘾时,浩浩大发脾气时留下的。


随后,记者又来到浩浩的书房,电脑里面正运行着一个飞行战争的游戏。在电脑椅上,记者发现了一条黄色的被褥,母亲告诉记者:“为了节省下穿衣的时间来上网,他平时都是打赤膊睡觉,醒来就裹上被子后,直接坐到了电脑前。”


林先生谈起儿子成瘾的过程,他一张嘴就先叹气:“初中在学校住读的时候,他翻墙上网吧,为了让他回到家中,我们在家里安了宽带。刚开始时,他一天最多玩10个小时,可是现在只要还能保持清醒,他就一定要坐在电脑前,一上就起码一天一夜。”


由于孩子没日没夜地上网,林先生夫妇俩每天都要将茶水、饭菜端到孩子的书桌前,否则孩子就能一天一夜滴水不沾、粒米不进。母亲说,一旦离开了电脑,浩浩就会无意识地嘴里念念有词,如果这时和他讲什么话,他都置若罔闻,直到半个小时念完后,他突然抬起头询问:“你刚刚问了什么。”


在互联网普及的中国,网络不仅成为大学生学习和娱乐不可或缺的工具,还带来越来越多的“网络瘾君子”。比如,合肥工业大学有个徐小辉,白天在宿舍睡觉,晚上去网吧上网;饭可以不吃,但网不能不上;一天不玩就心里痒,像丢了魂似的。


徐小辉在虚拟的世界里过五关斩六将,获得快慰和满足;但在现实的世界中成绩却一路下滑,到上学期末,已经有7门功课“红灯高悬”,拖欠学分高达21分,差四分,就要降级。他说:“玩多了也会自责,觉得对不起父母。因为家里是农村的,为了我上学还借了两万多元债务。可是越是自责越想逃避,越愿意躲到网络的虚拟世界中,忘记烦心的事情。”徐小辉觉得网络就像精神鸦片,一旦上瘾想戒除非常困难。


我们想一下,一般的凡夫初学者,自己也非常了解自己的身份,是圣者还是凡夫,凡夫当中是大乘资粮道的菩萨还是加行道的菩萨,或者是一地菩萨或者是八地菩萨,或者是马上成佛的一个修行人,或者是真正一个高僧大德再来娑婆世界度化众生,显现很多游戏来利益众生,是哪样的?自己知道哪一种都不是。所以肯定不能做这些,一旦心相续当中有了网络成瘾的过失,这辈子要做一个不错的修行人是非常困难的。


痴迷网游比吸毒还危险,网吧被戏称为大烟馆


世界上,互联网普及率最高的是韩国,在韩国,家庭宽带接入的比例是四分之三,远远高出美国三分之一的比例。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韩国人为世界描绘出了一副可怕的未来景象。


美国有一篇文章报道说,有个韩国人李成涉,28岁,戴着眼镜,身体瘦弱,白天他是一个普通的锅炉维修工,到了晚上,他脱下制服,直接就走进网吧,一玩就是整个通宵。李成涉玩游戏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最后被老板解雇了。此后不久的一天,他在网络游戏《**世界》里“游弋”了50个小时,然后他一头栽倒在地,几个小时后,李成涉死了。


我们思考:是什么造成了网络成瘾,为什么自己无法自拔,家长、老师的劝告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目前也有很多心理专家在研究这个问题,但是总觉得他们的分析没有击中要害。有的认为有害,也有很多人持两面的观点,认为在合理的限度内玩游戏,有益于身心健康。各种各样的观点,让人很难产生决定性的认识。


其实,只有佛法才能让人洞察真相。我们学《广论》时,曾经很多次强调过“信、欲、勤、安”,前前是因、后后是果,那是一条把人心转入贤善的正路。现在从反面看,欲是邪的欲,勤是邪的精进,同样是一对因果关系。


目前我自己的看法,网络上的电子游戏或者其它节目,让人的内心得到一种快意和满足,要注意:就是在这个时候,越享受越增上贪欲,这个贪欲一直往上增强,可以导致成天成夜不下网。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贪心所或者欲心所。


在现实生活当中,对一个普通凡夫来说,没有那么充分的条件让他的欲望充分膨胀。但是现在的网络可以做到这一点。本来我们凡夫心里的贪欲心所是不会随意发展的,但当这种贪欲一过量,人就会被毁灭,而网络上的东西,尤其是游戏,可以强烈、持续地刺激欲望,在贪欲的力量增长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到无法扭转的地步。


所以,我们需要观察,尤其作为一个出家人,做一个修解脱道的人,在菩提道路上一切都要顺利才好,不能在菩提道路上出现种种违缘,种种障碍,不能出现这些增长烦恼的因素。我们脑子正常的时候,在安静处的时候,在闻思修佛法的时候,在跟上师和道友一起修解脱道的时候,在这个时候不注意、不刹车、不停止、不控制,或者再不提起正知正念,那确实非常危险。比如,我们这里的一个年轻人,如果离开这个道场到汉地的城市里,我估计过个一两年以后,就差不多跟没有熏习过佛法的世间凡夫人一样了。所以,还是现在就注意,现在就提起正知正念,尽量以佛法来调伏心相续的烦恼,这是最关键、最重要、最要下功夫的地方。


这个网络的毒品太多了,尤其是电子游戏,它的表现有这样几个方面,就是正投入游戏的时候,超过了自身的理智,可以不吃不睡一直到身心无力支持的时候才下网。但是一旦有了一点精力,以欲心所的驱使,人会迫不及待地又钻进去。哪一天不上网,心里就会感到无所适从,坐立不安,所以和吸毒上瘾性质一样。到这时候,欲的力量可以覆盖住良心,压制住一切善心,比如理智、惭愧、责任感、正知正念、精进等等都会埋没。古人说“玩物丧志”就是这个道理。而且这个欲的力量完全胜过外界劝导的力量,所以家长再说什么、再说多少也没有用了。


讲到这里,大家应该有所觉悟了,千万要记住,不要去沾染这些东西,不然的话,“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是我们这一生当中最需要警惕的地方。同时我们要把这个道理讲给别人听,教诫别人不要在网络当中堕落,这样对自他都有利益。


今天继续讲上网和使用手机的种种危害和过患。首先讲世间的很多心理学专家和专家医生观察,常常上网和常常使用手机容易使身心多病;然后再讲,我们作为一个佛教徒,从修行上来讲,不仅是凡夫众生,而且是末法时代刚强难化的众生,又是欲界的众生,又是初学者,心相续还没有成熟,在这个阶段,常常上网,常常使用手机等,会带来种种修行的障碍。